《入菩萨行论》讲记(二十五)

  为修持成佛要发殊胜菩提心!
  为度化一切父母众生要发誓修持成佛!
  为早日圆成佛道要精进认真闻思修行!
  
  今天接着讲入菩萨行论。
  
  辛二(生起断除欲乐)分三:一、披上断惑盔甲;二、莫因痛苦而厌倦;三、坚持不懈对治烦恼。
  
    壬一,披上断惑盔甲:
  
    乃至吾未能,亲灭此惑敌,
  
    尽吾此一生,不应舍精进。
  
  乃至我没有彻底断除、摧毁这些烦恼怨敌之前,我在有生之年绝不能放弃精进。
  
  前面我们已经观察过,烦恼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我们的一切痛苦就是来自于烦恼。现在我们要摆脱痛苦,就要消灭烦恼。我们已经知道了到底是谁在作怪,到底是谁在伤害我们,我们在这里发誓,在这些烦恼怨敌没有彻底消灭之前,我绝不罢休,我要精进地修行,要对治烦恼,要彻底断除烦恼。
  
  我这样发誓或者去做,是非常应当的,也是非常合理的。为什么?
  
  于他微小害,尚起嗔恼心,
  
    是故未灭彼,壮士不成眠。
  
  “于他微小害,尚起嗔恼心”:比如对于暂时造成微不足道损害的普通怨敌也会生起嗔怒之心。其实他对我们的伤害是微不足道的,他没有伤害我,是我们自己的业力所感。但是我们很多时候认识不到,以为是他人、对方伤害我了,心里非常嗔恨,非常愤怒,要消灭这个敌人。
  
  “是故未灭彼,壮士不成眠”:一个嗔恨心、报复心特别重的人,一旦有人伤害他,一旦有人跟他作对,他肯定要消灭这个敌人。在没有消灭之前,没有报复之前,他甚至夜不成眠,连觉都睡不着,白天就不用说了。为什么睡不着觉?因为生气,因为想报复。
  
  其实对方也没有伤害我们,即使伤害了我们,也是微不足道的。一般的世人,尤其是脾气特别暴躁或者嗔恨心特别重的人,他非要报复,非要消灭这个敌人。若是没有报复或者没有消灭敌人之前,他白天吃饭没有胃口,晚上睡觉睡不着。
  
  相对而言,这些伤害真的没有什么,而这些烦恼怨敌无始劫以来一直藏在我们的心里,让我们造业,让我们下地狱遭受无穷无尽的痛苦。为什么从无始劫以来到现在,我们一直在六道中轮回,遭受了无穷无尽的痛苦?到底是谁在作怪?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就是这些烦恼,没有别的。它们对我们的伤害特别大,时间、过程也特别漫长,一直在驾驭我们,一直在利用我们承办它们自己的利益,一点都不顾及我们的感受,不顾及我们所遭受的痛苦。所以我们今天下决心:若是不消灭这个怨敌,绝不罢休,绝不放弃。这是非常应当的,因为烦恼对我们的伤害太大了,给我们带来的灾难是不计其数、不可思议,既然现在我们发现了,就不能不管,不能不对治了。
  
  再说,我们都渴望解脱。若是要解脱,必须要断除痛苦的根——烦恼。如果不断烦恼,我们无法能够摆脱轮回,无法能够摆脱痛苦。如果我们真心渴望解脱,就要跟烦恼作对,断除这些烦恼怨敌,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也会找很多痛苦的原因,但是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原因。我们为什么痛苦呢?不是因为没有钱没有权,不是因为没有吃没有穿。真正的原因是烦恼。这些烦恼敌人一直藏在我们的心底,我们还能获得安乐吗?还能获得解脱吗?我们现在找到了根,找到了真正的原因,所以不能再坐视不管了,也不能再不去对治这些烦恼了。从现在开始,我们要跟烦恼作对,去对治烦恼,这是唯一的选择。
  
  壬二(莫因痛苦而厌倦)分三:一、观察所断之罪过而不厌倦;二、观察对治之功德而不厌倦;三、观察自己承诺而不厌倦。
  
    癸一、观察所断之罪过而不厌倦:
  
    列阵激战场,奋力欲灭除,终必自老死,生诸苦恼敌,
  
    仅此尚不顾,箭矛著身苦,未达目的已,不向后逃逸。
  
    世间所谓的这些敌人,不用你去追杀,自然就会死。
  
  若是我们仔细去思维,世间的这些敌人烦恼深重、苦难重重,统统都能成为悲悯的对境。为什么?因为都是那么烦恼,那么痛苦。他们跟我们生气的时候,加害我们的时候,他们的内心也是非常痛苦的,也是在一个愚痴的状态下,由嗔恨心来控制驾驭,也是不自由的。在这样一个愚痴的状态下,在这样一个不自由的状态下,他们的内心能有快乐吗?不会有的!如果仔细去思维的话,就知道他们真的很可怜,我们没有什么可生气的。而且,不用你去杀害他们,他们的生命也是无常的,到时候自然而然就会死,不用你去消灭。所以,我们没有什么可嗔恨和愤怒的。
  
  我们在沙场排兵布阵进行作战的时候,无论遭受任何令我百般痛苦的损害,也必然是意志坚定、兢兢业业、毫不怯懦,想方设法,竭尽全力消灭敌人,不顾被箭矛等兵器击中的痛苦,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是指包括我们在内的世间人在战场上作战或报仇,尚且要经历很多的痛苦,但是仍然能不顾一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个嗔恨心重的人在作战的时候,尽管他也知道很危险,甚至会丢掉性命,但是他什么也不顾,心里充满了嗔恨。其实,“敌人”并没有进行伤害,或者对他的伤害非常的微不足道,但是他仍然会不顾一切,消灭敌人。
  
  况吾正精进,决志欲灭尽,恒为痛苦因,自然烦恼敌,
  
    故今虽遭受,百般诸痛苦,然终不应当,丧志生懈怠。
  
  今天我们那就情况不同了,为什么呢?我们所面对的敌人,只有以智慧去对治,才能消灭它。若是不以智慧去对治,它永远不会消灭,将永远藏在我们的心里,加害我们。一切痛苦之因的烦恼怨敌不是一时加害我们,而是恒时在加害我们,而且对我们的伤害也非常大。
  
  无论遭受任何令我百般痛苦的伤害,都要意志坚定、毫不怯懦地予以摧毁。我们在对治烦恼、消灭烦恼怨敌的过程中,肯定也要遭受一些痛苦,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肯定有点难度,也会遇到一些违缘,但这都是非常值得的。
  
  如前面所讲,为了那样一个世间敌人,尚且会不顾一切地去消灭,更何况面对我们真正的敌人呢?你看,无始劫以来,它对我们的伤害多大,而且一直在伤害我们。若是再不去对治它们、消灭它们,它还会让我们继续六道轮回,遭受无穷无尽的痛苦。所以,我们一定要消灭这个敌人。
  
  这个过程中也许要经历一些痛苦,但都是正常的。现在共修的时候、闻法的时候,有的人稍微有点头疼、脚麻了,就不想听、不想修了。这些苦都算什么啊?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在因地的时候,仅仅为了四句佛法,在身上点燃过成千上万盏灯。我们稍微遇到点困难就退缩了,比如遇到路况不好,就不高兴;若是一切顺利,就很高兴。其实太顺利时,你应该不高兴,因为求法的过程越艰难,业消得越快;修法的过程越痛苦,业消得越快。你们看看,过去的大德高僧们是以怎样的心态和毅力求法的?就是不顾一切艰难困苦、严寒酷暑,这样求法,最后才成就的。
  
  什么叫求法?怎样才能得到法?你求法的过程越轻松、越容易,就越得不到正法。若太轻松、太容易了,你觉得自己得到了佛法、已经修持了正法似的,但实际没有。若是求法,就要以坚韧忍不拔的毅力,就要诚心诚意。你的心越诚,信念越坚定,所得到的法越多,越殊胜。现在得法容易,但是真正有成就的人非常少,为什么?因为得法太容易了,不懂得珍惜,所以不会有成就的。所以,得法越难,求法的过程越艰难,你才会越珍惜。只要你珍惜了,成就也就快了。
  
  以前很多法都是不传的,就像现在不传大圆满正行一样,为什么呢?如果现在这么轻松地传给你,你这么容易就能得到,你是不会珍惜的。若是你不珍惜,你也不会有任何的成就。尽管法是殊胜的,但是对你来说不会有什么利益。
  
  所以,大家求法、修法,应该不顾一切。现在我们学修的条件这么好,有的人还不知足,还觉得很困难。哪有舒舒服服成就的?哪有轻轻松松解脱的?没有,都是千辛万苦最后才获得成就的。我们的历代祖师们个个都是大圆满成就者,都是即身成佛的。你看他们依止上师的过程,都是二十年、三十年来一直寻找上师、依止上师,最后才获得成就。所以不是舒舒服服、轻轻松松就能成就的。
  
  有的人认为,我参加一次百日共修就可以成佛了吧?哪有这么容易啊!人家十年、二十年寻找上师、依止上师,千辛万苦,持之以恒,坚定修行,最后才成就。你只学修一百天,还懒懒散散的,根本没有精进修行,哪有这样就成就的?解脱哪有这么容易?成就哪有这么容易?
  
  我们修行就是要对治烦恼,降伏烦恼,息灭烦恼怨敌,没有别的。你学得再多,修得再多,若是没有去降伏烦恼,没有去消灭烦恼怨敌,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仍然是在虚度光阴。
  
  我们要消灭烦恼怨敌,就要意志坚定,不能怯懦。其实烦恼并不可怕,若是你去对治,并不难;若是你不去对治,它一定会伤害你,而且这个伤害非常大。如果你敢跟它对抗,敢跟它作战,有决心消灭它、摧毁它,它也是很好对治,很好降伏的。如昨天所讲,烦恼并不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勇士,它连手脚也没有啊,所以,不能怯懦,不能总败在烦恼的脚下。
  
  癸二、观察对治之功德而不厌倦:
  
    将士为微利,赴战遭敌伤,战归炫身伤,犹如配勋章。
  
    吾今为大利,修行勤精进,所生暂时苦,云何能害我?
  
  将士为了那么微不足道的利益而作战,在毫无意义的作战过程中被敌人打伤,尚且为了表现出英勇无畏,而将身体上的伤口像庄严勋章一般来炫耀,还觉得自己是英雄好汉。其实,若仔细观察,这些也没有什么。而我们为大利,为了成办解脱,成办自他的究竟利益,而跟烦恼作战。你敢跟烦恼作对,在摧毁烦恼的过程中,肯定也会遭受一些痛苦、灾难,是应该的,这些对你没有损害,只有利益。
  
  我们在求法、闻法的过程中,要遭受一些痛苦或有一些灾难,对你来说,这些其实不是伤害,应该认识到这些是自己跟烦恼作对,在降伏烦恼的过程中遭受的痛苦、灾难,应该高兴,应该当作一种利益与功德。
  
  渔夫与屠户,农牧等凡俗,唯念己自身,求活唯生计,
  
    犹忍寒与热,疲困诸艰辛。我今为众乐,云何不稍忍?
  
  世间的这些渔夫、屠夫、农民等,仅仅为了自己小小的利益——吃饱穿暖,尚且会不顾一切,忍耐严寒酷暑等千辛万苦。现在社会上所谓的一些商人也是,不顾一切地拼命赚钱,就是为了生计嘛。为了赚点钱,为了能够得到小小的利益,我们遭受过多少痛苦啊,殴打辱骂,什么都经历过。“我要做生意,我要上班……”,都觉得这些是大事,而学佛修行是小事。要上班啊,那肯定就学不了佛了。上班怎么了?无非是为了生计,为了个小小的利益嘛。“我要做生意,我要管理公司……”所以不学佛正常、不修行正常,都理所当然似的。其实也无非是为了生计而已,就是为了吃饱穿暖,还能怎么样啊?“我赚钱以后可以上供下施,可以做好事啊!”算了吧,真正赚钱的那天,真正发财的那天,你就更吝啬了,更舍不得了。很多千万富翁坐拥好几个亿的资产,但是都很吝啬,活生生地成了饿鬼。人没有满足的时候,都贪得无厌,哪有知足的时候?若是知足的话,那就行了,就成了。但人没有知足的时候,越有越觉得穷。真正穷的时候,还不觉得穷;真正有点财物受用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很穷了。越有越觉得穷,越舍不得。华智仁波切讲过,这叫活鬼——活着的饿鬼。
  
  他们为了世间、暂时的利益尚且会不顾一切,那我们为了究竟的利益、究竟的解脱,更应该不顾严寒酷暑,不顾一切艰难困苦。这是应当的。
  
  你看,百日共修条件这么好,还说吃不了苦。什么叫“苦”?你把苦当成乐,把乐当成苦了,这叫颠倒!“受不了苦”,这里有苦吗?“有,我很痛苦……”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到哪里都是痛苦的。逃避不是好办法。如果你有烦恼的事,有痛苦的事,说明自己的心量没打开。你把自己的心量打开了,这些烦恼痛苦都会烟消云散。若是心量打不开,在哪里都一样,即使下山了、到家了,事更多,就更痛苦了。所以,我们现在忍受那么一点痛苦,那是应当的。
  
  为了一切众生的安乐,我为什么不能忍受呢?必须要忍受!即使再艰难,我也要忍受。什么都不重要,解脱重要;什么都不重要,修行重要。“为了解脱,为了修行,我要忍受一切”,要有这个决心,心里不能怯懦。“既然我现在选择学佛了,已经选择出家了,无论什么时候,哪怕天要塌、地要陷了,也不放弃修行,不放弃三宝”,要有这种毅力,要有这种坚定的信念。成就要靠这种毅力,成就要靠坚定的信念。
  
  癸三、观察自己承诺而不厌倦:
  
    虽曾立此誓,欲于十方际,
  
    度众出烦恼,然我未离惑。
  
    出言不量力,云何非癫狂?
  
  自己又思维自己的誓言。在佛菩萨面前,自己已经发誓了:要救度十方天边无际的一切有情脱离烦恼。我们把大话都说在前面了,我们当着佛菩萨的面发誓了,“我要救度众生,让无量无边的众生摆脱烦恼”。我怎么说出这样的话的?是不是疯了?因为连我自己的烦恼还没有断掉,连我自己都还被这些烦恼束缚着,不得自由。我没有断烦恼,现在还烦恼重重,若是这样,我就没有能力度化众生,让众生摆脱烦恼。现在我一观察自己的内心,到现在都没有立下抵抗烦恼的志气,一点都没有想与烦恼作战。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还说“要救度一切众生”,简直是疯子!
  
  既然我已经当着佛菩萨的面发誓了,现在不能继续这样,一定要与烦恼作对,一定要把自己的烦恼怨敌消灭干净,然后帮助众生摆脱烦恼,摆脱痛苦。
  
  我们就是要通过这种种的方式,站在不同的角度,去深入思维。
  
  壬三、坚持不懈对治烦恼:
  
    故于灭烦恼,应恒不退怯。
  
    吾应乐修断,怀恨与彼战,
  
    似嗔烦恼心,唯能灭烦恼。
  
  一定要毁坏烦恼,我必须要做到持之以恒,无有退怯。在断烦恼的时候,我应当贪执,应该特别执着断烦恼这件事情,怀着憎恨心与烦恼作战。我应该对烦恼保持怀着嗔恨心。其实一般情况下是不能执着的,但是对断烦恼这件事一定要执着;一般情况下是不能憎恨的,但是对烦恼这个怨敌是必须要憎恨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对治烦恼,才能把烦恼一网打尽。
  
  这种“贪”“嗔”是要有的,“贪”是指执着断烦恼,“嗔”是指憎恨烦恼。对烦恼有憎恨心,真正把烦恼视为敌人,然后去消灭它,这样的心、这样的意念是摧毁一切烦恼的因。
  
  有人可能会有疑惑:不是不能执着吗?对断烦恼的执着,对烦恼的这种憎恨,是不是也都是所断啊?是不是也要断除啊?暂时而言,这些不是所断,暂时不用断,就是要以这种心态去对治烦恼,断除烦恼。当你断一切烦恼的同时,最后这些也随之断掉了,到那个时候自然而然就没有了。这些看似是一种所断,但实际也不是一种所断。古时候用燧木和燧垫两种东西摩擦生火,火点燃时,这两个东西自然也就燃成火了。同样,你真正以这种贪执与憎恨的心态去断烦恼,能真正把烦恼都断掉,同时这些所谓的贪执与憎恨也就消失了。
  
  吾宁被烧杀,或遭断头苦,然心终不屈,顺就烦恼敌。
  
  在断烦恼的过程中,我宁愿遭受烈火焚身、被残忍杀害或者砍断头颅的痛苦,也绝不会拜倒在烦恼仇人的脚下而任其摆布。
  
  大家要有这种勇气、这种决心:烈火焚身,我可以忍;残忍杀害,我也可以忍;砍断头颅,我也能忍!但我绝不会败倒在烦恼这个敌人的脚下,绝不会向它投降,我永远会跟它作战,直到把它彻底消灭。
  
  现在痛苦的真正原因找到了,就是烦恼。一定要断掉烦恼!大家有没有这样的决心?这个非常重要,这是成就的根本。
  
  总之,能断除烦恼该是多么令人心生欢喜!如果用这些窍诀,烦恼不仅可以断掉,还容易断掉,大家生欢喜心吧!
  
  辛三、能断除烦恼而生欢喜:
  
    常敌受驱逐,仍可据他乡,
  
    力足旋复返,惑贼不如是。
  
  世间的普通怨敌被一次性驱逐出境之后,他们还会住在其他地方,重整旗鼓,等到实力雄厚之时卷土再来,跟你作对,来加害你。一般的敌人是这样的,但是烦恼这个敌人就不是这样了。你把它驱逐出去了,从根上把它断掉了,它再也不会生起来,再也不会伤害你了。这样看来,烦恼还是容易断的。
  
  外在的敌人很难消灭,如果你真要消灭敌人的话,就去消灭内在的敌人——烦恼。内在的烦恼没有了,外在的敌人自然就消失了。
  
  对烦恼敌人,如果你一次性从根上断除它的话,它就不可能再度复返。但这要从根上断除啊!如果只是压制一下还不行,它还会再生起;如果是从根上断除,它就再也不会生起了。所谓从根上断除,就是要用无我和空性的智慧来对治,没有别的。诸如慈心、悲心等其他的,只能暂时压制一下,不能彻底断掉。若是能彻底断掉,以无我和空性的智慧去断掉,它再也不会恢复,再也不会来伤害你的。
  
  惑为慧眼断,逐已何所住?
  
    云何返害我,然我乏精进。
  
  “慧眼”指智慧。断烦恼要以智慧去断,这是唯一的方法。
  
  在前面讲过,以神通神变解决不了烦恼,若想断除烦恼,就要靠智慧。什么是智慧?证悟无我、证悟空性,这个智慧才是真正的智慧。只有由它来对治烦恼,才能彻底断掉烦恼。这样断掉了烦恼,它就再也不会生起来了。但我们总是对治不了烦恼,断不了烦恼,这是因为自己没有智慧。
  
  惑非住外境,非住根身间,
  
    亦非其他处,云何害众生?
  
  其实你一观察烦恼的自性,它是空的,是不可得的。这些烦恼没有在色法等外境中,没有在耳根等内在的根中,也没有在精神和肉体(物质)中间。也就是说,它不在外边,也不在里面,也不在中间,所以烦恼是不可得的。你到外境上去找烦恼,找不到;然后在内心里面找烦恼,也找不到。在哪里?你一步步去找,头发、头、手脚、心脏……,找不到。外境上找不到,内在身心里面也找不到,向里面找不到,向外面也找不到,里外的中间处也找不到,所以烦恼是不可得的。它就是如幻如梦,和梦境一样,和幻术一样,根本就不存在自性。它是显而无自性,看似有,实际不存在。如果你真正找到了烦恼的自性,从中能安住的话,那你当下就息灭、摆脱一切的烦恼了。
  
  其实,烦恼本身也是菩提,因为烦恼也是空性的。烦恼看似有,实际上没有,这是“显而无自性”,即大空性。烦恼生起来时,可以去观察它的自性,寻找它的实体,然而找不到。经过观察,烦恼不是事实存在的,也是如幻如梦的。
  
  惑幻心莫惧,为智应精进,
  
    何苦于地狱,无义受伤害?
  
  “惑幻心莫惧,为智应精进”:这样一观察,烦恼如同幻术,它的自性根本就不存在,所以没有必要对烦恼有畏惧。前面观察时,它好像很可怕一样,一直藏在我们的心里,加害我们;但是若以智慧再去观察的话,它也没有自性,它也如幻如梦,因此没有必要去害怕它,对它有任何畏惧。
  
  断烦恼是要靠智慧的;依靠智慧,烦恼并不可怕,其自性、本性是不存在的。自己应该以智慧精进修行,很容易可以摆脱烦恼。烦恼自性也是不存在的,如幻术。
  
  “何苦于地狱,无义受伤害?”: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还要听这些烦恼的,还要下地狱遭受这些无意义的痛苦呢?
  
  烦恼的自性是不存在的,以智慧很容易就能断掉。若烦恼没有了,轮回也没有了,也不用遭受地狱的痛苦了。现在一看,这么简单,为什么还要遭受这些无意义的痛苦呢?不应该。
  
  刚开始讲烦恼对我们的危害,最后若是好好以智慧去对治烦恼,烦恼也是很容易断掉的,这样我们也没有必要遭受轮回的痛苦,没有必要遭受地狱的痛苦。所以,大家清醒一点,智慧一点,不要遭受这些无意义的痛苦!让自己早日摆脱痛苦。
  
  己三,摄义:
  
    思已当尽力,圆满诸学处,
  
    若不遵医嘱,病患何能愈?
  
  “思已当尽力,圆满诸学处”:我们仔细思维前面所讲的内容、不放逸的意义,为了奉行经论中所说的一切菩萨的学处,务必努力做到不放逸,然后精进地修行,学一切菩萨的学处。为什么呢?这才是佛教给我们的摆脱烦恼痛苦的唯一方法,是佛教给我们的解脱的方法、成就的方法,这就是修行。
  
  “若不遵医嘱,病患何能愈”:假设我们今天有病,到医院看病,若是不听医生的嘱咐,不按医生的安排去治疗,很难痊愈,很难摆脱病苦。《华严经》中云:“善男子,汝应于自己作病人想,于法作妙药想,于善知识作名医想,于精进修行作医病想。”你到医院治病,就要听医生的;同样,我们要解脱,要治疗贪嗔痴等烦恼的病,就要听善知识——名医的,然后要精进修行——医治,最后才能真正地断除烦恼,才能摆脱痛苦,这是唯一的途径。这很重要啊!
  
  我们为什么痛苦,为什么烦恼?大家现在都明白了,都找到原因了。应该怎样去对治,怎样去摆脱痛苦,现在都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大家现在应该很明白了,应该怎样才能摆脱烦恼,应该怎样才能摆脱痛苦。所以,作为一个学佛人,作为一个想解脱的人,应该要按照教义,按照窍诀去修行啊,这都很重要!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犹波涛,愿度苦海诸有情!
  
  以佛所获三身之加持,法性不变真谛之加持,
  僧众不退意乐之加持,如是回向发愿悉成就!
  
  达雅塔,班赞哲雅阿瓦波达呢耶所哈!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