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佛教史概说 第十章 唐代的佛教(四)法相宗与密教 第二节 玄奘三藏

  第二节 玄奘三藏

  

  玄奘三藏(西元六○○─六六四年)是河南陈留人,童年出家,游历各地,学过涅槃、毗昙、摄论、成实、俱舍等学,因鉴于异说无定,便想找到阿毗达磨论和唯识学的原典,加以考究,故于唐太宗贞观三年(西元六二九年),独力从长安出发西行。冒着途中的许多危险,沿着新疆省的天山北路,经过西土耳其斯坦及阿富汗尼斯坦,进入印度,最后住于那烂陀寺。当时的那烂陀寺,是大乘佛教的大本营,不用说印度,即使亚洲各地,也有很多的修道者和留学僧,齐集到该处去,因为主持该处的戒贤论师,是位最杰出的高僧。据说那时的戒贤,已有一百零六岁了。玄奘师事戒贤,学习了瑜伽、显扬、婆沙、俱舍等诸论,以及护法(Dharmapāla西元五三○─五六一年)的唯识学,均有极深的造诣。此后,访问了印度各地的佛陀遗迹,留印先后经历十七年,于贞观十九年,回到帝都长安之时,带回的东西,除了佛教及佛舍利外,有大乘经论、小乘诸派的三藏、因明、外道哲学的原典等计六百五十七部。所以受到朝野人士的热烈欢迎。记载他当时旅行见闻的《大唐西域记》,非常有名,到了十九世纪,便和他的传记《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都被译成了英文与法文。

  

  唐太宗见到玄奘回国,非常高兴,迎于长安弘福寺,优遇甚隆,待大慈恩寺竣工,更建翻经院,以玄奘为上座,使之从事于携回梵本的翻译。直到高宗麟德元年(西元六六四年)玄奘六十四岁,示寂于玉华宫寺为止的二十年间,和他的许多弟子们,共同译出的佛典,主要的有《大般若经》六百卷、《瑜伽师地论》百卷、《大毗婆沙论》二百卷、《俱舍论》、《成唯识论》以及《摄大乘论》等,共计译出经论达七十六部千三百四十七卷,把他学自印度的新的佛教学,介绍了过来。这一翻经的工作,乃是奉了太宗之敕而进行的国家事业,在设备完善的大规模下,使得全国的名僧及显官,也多参加了译场;译经的成果,更为世界文化,放了一大异彩。初在弘福寺,译出《瑜伽师地论》时,太宗为制〈三藏圣教序〉、皇太子(后之高宗)亦为制〈述圣记〉,其受重视于太宗及高宗的程度,由此可见。

  

  玄奘的译风,是以其正确的语言学知识,对原典作忠实的逐语翻译,所以奏请将其所译,称为新译,以前所译的,称为旧译,以利于区别。但是,新旧两译,各有长短。

  

  当时的长安,以玄奘为中心的教团,风靡一世,门下数千,其中最有名的是:窥基、圆测、普光、法宝、神泰、靖迈、慧立、玄悰、神昉、宗哲、嘉尚等人。此后,虽没有研究梵文原典的后继人才,但以传承玄奘的唯识学而成为法相宗初祖的窥基作中心,他的门下极盛。又由于玄奘是位伟大的旅行家,他的旅行,激发中国人的观念,而产生了《西游记》的小说故事,被后世当作民族英雄的偶像看待,这也是值得特别提起的事。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