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佛教史概说 第六章 隋之佛教 国家之统一与佛教 第三节 天台宗

  第三节 天台宗

  

  在江南,首先有涅槃学派和成实学派的繁荣,在北方,则有地论(华严)学派的抬头,更进一步的乃是以《法华经》来开创一宗的天台智者大师智顗(西元五三八─五九七年)。他没有相承在梁代着有《法华义疏》而对天台教学之成立积有奇功的成实论学者、光宅寺法云的宗风,却师承了北齐的慧文禅师以及南岳的慧思禅师,这并不显示他的思想单单继承了偏向于教学的南朝佛教,而是意味着展开了他的新兴的实践佛教。那就是他综合了当时所谓「南三北七」诸家的教相判释,独自创出了「五时八教判」,并以《法华经》为诸经中的最高权威,不断地推进他的这一主张。若以他的教判作为佛教的最高哲理,与华严的法藏之创「五教十宗判」比肩,则成为中国佛教学的双璧。

  

  智顗生于梁武帝大同四年(西元五三八年)荆州华容县(湖北省监利),出家于梁末之乱世,钻研涅槃及法华等,嗣至光州(河南省)大苏山,随从在赴南岳途中的慧思禅师,体得法华三昧法门,七年之后,依师之劝,于三十岁时南归。三十一岁,住金陵的瓦官寺,讲《法华经》。后世即以那年为天台宗的开宗纪元。由此而受朝野尊信,八年之后,去此而入浙江台州府的天台山,行头陀行。因而他被呼为天台大师,称其宗旨为天台宗。他在山中住了九年,旋应陈主之请,再到金陵,于光宅寺,讲《法华文句》。迄陈亡而隋朝统一天下,晋王广(隋炀帝)为扬州总管,就其受菩萨戒,赐号智者大师。后在其故乡荆州创建玉泉寺,作为天台教义主干的《法华玄义》及其作为实践方法的《摩诃止观》,便在此处讲出。开皇十七年(西元五九七年),以世寿六十岁,示寂于天台山。他的著作,除了以上的三种(天台三大部)之外,尚有《观音玄义》、《观音义疏》、《金光明玄义》、《金光明文句》、《观无量寿经疏》(天台五小部)等。其中有好多是由他的常随弟子章安大师灌顶(西元五六一─六三二年),侍于讲席而作成的笔录,故其功绩也堪与乃师智顗并称。他在智顗寂后,专心于教团的隆兴,确立了天台宗的基础,后来被作为天台教学之渊丛来歌颂的天台山国清寺,系由炀帝使司马王弘为了纪念智者大师而建的,实际上该寺的第一代座主乃是灌顶。他自己也着有《涅槃疏》、《国清百录》、《智者大师别传》等书。

  

天台宗自灌顶之后,即入唐代,虽有智威、慧威、玄朗等,维系其一宗的命脉,却被兴隆于当时的禅宗,压抑了它的宗势之振发。到了中唐时代,有玄朗的弟子湛然出世,又将天台宗的教势,恢复到了昔日的盛况。湛然(西元七一一─七八二年)因其出生的地名而被称为荆溪尊者,又被呼为妙乐大师。他是天台宗的第六祖,他的盛名,与华严宗的澄观,并驰于中唐以后的佛教界,世称之为天台中兴。最初他是以一位晋陵荆溪(江苏省宜兴县)的儒者身分,而从玄朗学习天台,终于成了天台宗匠,他的著述颇多,除了《法华玄义释签》、《法华文句记》、《摩诃止观辅行传弘决》(以上是天台三大部之记)、《止观大意》、《止观搜玄记》等有关天台教学的论著之外,对于他宗的则有《金刚錍论》、《止观义例》、《五百问论》等书。另也着有《涅槃经疏》、《维摩略疏记》等多种。到他晚年时代,由于和华严宗的澄观对抗,以致他的思想,不仅是祖述旧来的天台教学,而且加进华严的思想,作了另外的开展。在湛然之后,继承天台宗脉的是道邃及行满,开创日本天台宗的传教大师最澄,便是在这两位宗师座下,传承了天台法门。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