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佛教史概说 第五章 佛教艺术的发达 第一节 建筑

  

  第五章 佛教艺术的发达

  

  佛教初传中国,在西历纪元前后之际,印度则正由部派执着而转为大乘佛教运动之时,部派学者之中,也有不少与大乘教徒为伍而进出于西北印度。该地系由贵霜王朝(Ksāna)的外护而成为佛教的中心地带。约在西元前三世纪以来,即有希腊人侵入而移住于该一地区,孔雀王朝以后,在大夏(Bactria)民族容受佛教的同时,便使希腊人曾运用万神殿(Pantheion)的雕刻技术,创作佛像以作为礼拜的对象。这些佛像近世因在犍陀罗地域发掘出土,为数甚多,被称为犍陀罗式佛像。但这却是在印度废弃了原来对于佛塔的崇拜之后的事,这从该地发现了好多塔基的遗迹和发掘出土的遗物可以推知。此种新佛像的雕刻法,传入中印度佛教界,便形成了摩偷罗式,接着又产生了笈多式的佛像,并且大为盛行。

  

  另一方面,犍陀罗的佛像雕刻,通过丝路(Silk Road),东传中国而被容受,因此中国佛教建筑物的佛像雕刻之初期作品,也是袭取这种来自西域印度的形式,但由于环境、风土、民族的不同,故亦随着年代的进展,发达成为各自个别的形态。

  

第一节 建筑

  

  印度的佛教建筑,大别为塔(Stūpa)、支提(caitya塔、窟院)、毗诃罗(vihara僧院)。初以木造,后始用砖造或石造,或打成石窟。由于中国自古即在木造建筑上发展,盛行所谓左右对称式的宫殿楼阁的建筑,中国佛教的建筑,因此也多采用楼阁建筑的架构法。即如传说中的最古建筑,后汉献帝初平四年(西元一九三年),下丕(江苏省丕县)之豪土笮融(西元?─一九五年),建立了能够容纳三千人的浮屠寺,作黄金涂像,着锦彩衣,集聚诵佛经,四月八日,举行盛大的浴佛会。这样的规模,是在二层的楼阁之上,加设露盘,九个轮环连成的剎尖,高耸入云。初期佛教建筑之遗物,虽已不存在,但可想定那是在中国式的重层建筑物上,冠以印度式的佛塔形状。当然,这是由于许多印度僧侣来华,传来西方佛教建筑的式样,以中国固有的轩的重层建筑为主体,上面则加配以印度式的佛塔,或者也加入了一些西域的色彩。因为白马寺的九级塔、西晋洛阳太康寺的三层砖塔、石塔寺的三层石塔等之平面,并不全是印度式的圆形设计,毋宁说是西北印度式的方形设计。然其基盘,则为中国模式的发展,各层之轩廊,亦自重层的楼阁建筑而来。连带着也可推想到当时的佛寺建筑,也有了佛像,其形式则相当于佛塔建筑之异于印度的原貌。

  

  到了南北朝时代,佛寺的规模,越形完备。北魏太祖道武帝,于天兴元年(西元三九八年),定都于平城(山西省大同),建造五级之塔,耆阇崛山及须弥山殿,别设讲堂、禅室,完备了堂塔伽蓝,使得僧尼们进入了秩序的集团生活的阶段。世祖太武帝废佛之后,昙曜于云岗开凿大石窟寺,又有文成帝诏命天下郡县,各造佛塔一基,孝明帝也在神龟元年(西元五一八年)令诸郡建立五级佛塔,建于洛阳永宁寺的九层塔,则能远望于百里之外。当时造立佛寺之多,可由《洛阳伽蓝记》而得知,佛寺之内,堂塔栉比,乃是金碧辉煌、庄严灿烂的建筑伟构。

  

  北魏堂塔伽蓝的配置,大概是采左右对称的型式,像日本迄今犹在的四天王寺,可能是最近乎这一类型的发展所成。

  

  尚有王公们将自己的私邸,施作佛寺的例子也很多,这就不难明白,是属于纯中国式的建筑了。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