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锻炼说》要略 十三 谨严付授

  十三 谨严付授

  锻炼之说,既毕陈於前矣。(中略)既受锻炼,则人可省发。然人人可以省发,而不必人人可付授也。(中略)然谓一经省发,尽可付授,此又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也。

  学家而堪付授,必其道眼可以绳宗祖,行德可以范人天,学识可以迪后进,爪牙可以擒衲子。然后命之以出世,责之以为人。如印傅印,印文克肖而法门允赖矣。即末法时代,全杖难得,异器难求,亦必久久同住,熟知心行,纵不能超宗异目,亦不至方圆盖,必有几种擅长,稍近绳墨者而后可。

  即不能为长老,而为静主,亦必道眼明,人品正,具佛祖刚骨,而狷介自守,不犯人苗稼者而后然。断非庸陋愚劣,险诐邪僻之辈,所宜插足者也。(中略)

  马祖出善知识八十四人,各为宗主,靡不当器。后来称人材极盛者,为云门、为洞山、为法眼、为汾阳、为黄龙南、为真净文、为东山、为圜悟、为妙喜,而妙喜付授,世谱列九十馀人。而未尝有人议诸老为滥付也。

  其认钵单傅者,如风穴、如杨岐、如白云、如应庵、密庵等。虽孤七匕,宽能克家,而亦未尝必以断绝为高也。

  如必以断绝为高,则四祖何必从庐阜远至牛头乎?南岳何必磨砖?船子何必覆舟?风穴何必痛哭?大阳何必以顶相皮履直裰寄浮山?使求法器乎?(中略)

  时方盛也,佛祖挺生,龙象聚集,有智过於师者,不则亦见与师齐者,广大门庭,无一而非法器。虽付数十人,乃于百人,而不为多,法当开张,不得而不开张也。

  时方季也,师家缺辨验,学者骛虚名,有付数人,而无一人当器者,有付数十人,而无一人周正出世者。羊质虎皮,彼此互相哄诱,即付一人而亦已非。

  於是真善知识,宁令断绝,而走孤高,以为补救。(中略)虽云不付,而中流砥柱,道眼具存,旷百世而光明洞然。谓之断绝可乎?泛滥门庭,虽则多付而日中灌瓜,结果何在?不转眼而败坏狼籍,谓之接续可乎?

  总之,明纲宗、知锻炼,则初步不难出入。悟后不轻放过,谨慎与流傅。皆为法门之幸。毁纲宗,忽锻炼,则流傅有滥觞之过。太慎又有断绝之,皆非法门之福。

  虽然如是,善知识者,为佛祖入草求人,为人天开凿眼目,宁慎无滥;宁少而真,毋多而伪;无俾稂莠稊稗,得以混乱嘉种。则慧命必永远而昌大矣。

  故余苦口,和陈锻炼,而终之以嘱慎流傅,以为末后一句。夫重纲宗、勤锻炼、持谨慎,此三法者,皆世所未闻而难行者。(下略)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