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锻炼说》要略 七 奇巧回换

  七 奇巧回换

  省发一也,然机下透脱,与冷地触发,其功用回然不等。

  冷地参究者,就体消停,不得善知识钳锤移换,每十年二十年,而不得省发,即或暗地点胸点肋,至两刃交锋,即出手不得。

  机下透脱者,其偷心必死,疑根必尽,解路必绝,至险崖机下,转处得力而游刃有馀。是故从上古锥,论悟道者,必贵乎机下也。马祖、百丈、黄檗、临济、以至汾阳、慈明、东山、圆悟、大慧诸老,皆大机大用,电闪雷奔,不可近傍,一锤、一祝、一捱拶、一回换,命根顿断,正眼洞明,大龙大象,云兴雾拥,宗门斯鼎盛矣。

  至元代以后,列祖锻炼之法不行,止贵死坐冷禅,寒灰枯木,古庙香炉,冷啾啾地,不动不摇,以为得力,反诋诸祖机用,以为门庭施设,黜五家纲宗为奇名异相,牢笼学者,而宗风遂大坏矣。

  是故夺人、夺境、夺法,临济七事不明,左咬右咬,咬去咬住,岩头活法不谙,则必不能当机移换。其法既失,有请益者,止有开示死话头,念其灰心冷坐,相率入枯木堂,习不语禅。妙喜呵为默照邪禅者,反室中秘授以为至宝。傅至明叶,此教盛行。繇是走禅门者,类以枯坐之久暂,叙功夫之胜劣,提著悟字,如呼父名,如犯国禁,而参禅一法,遂为葬送人根之地矣。

  幸天童悟和尚,以一棒辟其门庭,而奋大机用;三峯藏和尚,以七事行其锻炼,而究极纲宗;本师灵隐礼和尚,復以五家妙密,多方通变,而广被羣机。

  繇是料揀,照用、宾主,回换之法,復见於世,而宗门日月,赫然中兴矣。盖学家参禅,不得洞悟,病有多端:有扞格而不前者,有廉纤而不断者,有死衔话头而不起疑情者,有沉坐冷灰而竟当本分者,有认扬眉瞬目为全提者,有执一言半句为了彻者,有穿凿公案为博通者,有卜度纲宗为究竟者,有一切铲抹为向上者,有不上机境为独脱者,有以古今公案为分外枝节者,有以最后牢关为强移换入者。总因不经师匠,不得真悟,不透纲宗,偏知异见,举起千差。

  所贵善知识者,因病与药,看孔下咸。如郢人削垩,运斤成风;如疱丁解牛,披却导窾。一机之下,一句之间,能令学人枷锁顿脱,心眼洞开,其法在於善用回换。回换不一,有法战之回换,有室中之回换,有回换之回换,有不回换之回换。

  法战之回换者,众中逼拶,学人出语,有隙即攻,有瑕即系。能返掷者,更加以追踪之句;死机下者,即示以活人之刀。转辘辘,活卓卓,务令学人无处立脚,即与断命根不难矣。

  室中回换者,学人或明前而不能明后,或道头而不知道尾。或箭欲离弦但须一拨;或泉将出窦,止在一通。长老不妨令其再问,或代一语而即悟;或更一字而廓然。此神仙国手而最奇巧者也。

  回换之回换者,佛性谁无,别曰谁有?而其僧即悟。入门逢弥勒,出门见达摩。别曰入门逢甚麽,出门见阿谁?而其僧亦悟。乃到胡张三黑李四,昨日是今日不是等。此回换之回换也。

  不回换之回换者,如何是曹源一滴水?答是曹源一滴水;丙丁童子来求火,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等。但重举一转,而前人即彻。此虽不回换,而亦回换也。

  善知识者,於是诸法,如承蜩,如弄丸,如贯虱,发之而必应,用之而无滞者,何耶?曰:以能用纲宗而以活机接人故也。得纲宗,则料揀熟而回换得行。手精眼快,明辨来风,一任旋乾而转坤,移星而换斗。向上牢关,可令人人透脱。止重本体禅而不谙纲宗,则前人一机一境,横拈竖弄,死守胶盆。长老无道以回换,则药汞银禅,得以假鸡偷关竟过,而悟不彻头矣。然则,欲锻炼禅众者,纲宗所系,岂细故哉?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