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锻炼说》要略 六 机权策发

  六 机权策发

  天下凡事利用顺,而独禅门利用逆,为人治事喜於善,而锻炼学人则喜於恶。不恶,不足以称天下之大善也,不逆,不足以称天下之大顺也。(中略)

  锻炼不用威,则禅众疲怠无由策发,必不能使透关而彻悟。策发不用权,则严规肃矩,只成死法,亦不能使愤厉而向前。故锻炼一门,事有千变而机用至活也。

  善能使人省发者,行坐定香,不可太久,坐太则昏倦必生而话头无力矣;行太久则足力疲倦而坐便昏沉矣。故禅门常规,行坐必香一炷,而余酌而中之,短香可以一炷,长香止用折半。坐半炷,则静参必精彩,稍欲倦而下单经行矣。行半炷,则动参必猛利,足欲疲而抽解消息矣。

  然,参禅打七,至时日稍久,夜分过半,禅众渐趋倦怠,为长老者,以甘言诱之而不加劝也;以和颜接之而不加厉也。即策之以香板,则模糊如故也。此时欲作其气、贾其勇,惟有奋大机权,施大毒辣,发大忿怒。或閧堂诟骂,或旋刚捶打。所谓多人愤恨语、不可听闻语、如火烧心语。崩崖裂石、抛向面前,而禅人之昏倦,廓然立散矣。(中略)又如临大壑、对深项

  临济曰:“或把机权喜怒。”至汾阳慈明,惯用此法也。非所谓嫡骨相承者哉!

  故善知识者,其心至慈,其用至毒,所具者诸佛菩萨之心,而所行者阿修罗王之事,乃可以撬动三有大城,而不惧也。无厌胜热,未尝伤一蠢蚁。

  而屠裂割剥,穷刑极罚,增人厌怖。通此用者,乃可为人抽钉拔楔,敲枷打锁。不然则死守善道而已,自救且不了,而能为人乎?

  大慧曰:“诸方说禅病,无有过湛堂者,只是为人时,不刃不紧。”

  圆悟曰:“下手时,须至苦至毒,方始不虚付授也。”

  神仙秘诀,父子不傅,从上锻炼门庭,类皆如此。使不用此策发,犹驾马者,止令伏枥,不加鞭影,虽有骅骝骥,追风天马,亦困监车矣。安所得飞黄腰里之用哉?

  然则近世有通宵打七,竟不放参者,如何?曰:此法似极猛利,而实最场炼魔足矣。参禅保社,不必进也。真欲求省发者,其吃紧处在中夜放参一睡,次日方得志气清明,精神英爽,发起真疑,力求透脱。不达比机,死以捱香为事,参不三日,行则云雾,坐则醉梦,昏沉之至也,厌如泰山。而所谓话头者,付之东流矣。尚望其心华发明也哉?岂惟参禅不得,而昏沉中更加乱想,著景发谵,见鬼见神,繇此出矣。是谓不达方便之痴禅也。(中略)故深明锻炼者,通方便、识机权、远过患,而后可以为善知识也。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