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像的诞生(丁方)

  佛像的诞生 

  丁方

  佛教在印度的产生是印度文明史的重大转折,同时也对印度的艺术产生了巨大影响,这一影响最为突出的体现是具有希腊特点的“经典雕像”首次在南亚次大陆出现。来自地中海世界的希腊雕像的要素为印度的佛教世界所接受,充分说明具有普遍人性意义的价值内涵与审美趣味怎样跨越了民族和地理的阻障而成为人们的共识。佛教造像史上有一段众所周知的空白:在佛陀圆寂后的200多年里,竟然没有出现佛的形象!这期间信众们使用了一系列象征性的手法——菩提树、足印、*轮、佛塔、空的讲经宝座等等来象征佛陀,但终究没有出现佛陀本身的形象。对于该现象历史学家们众说纷纭,在我看来,与其说是释迦牟尼有过关于“不要崇拜偶像”的训诫,倒不如说是因为佛教徒们没有找到“经典”的造型,来对应他们所要崇拜的佛。的确,据说佛陀在世的时候曾告诫过弟子“遵循我的教诲,不要崇拜我本人”,但真正伟大的信仰毕竟需要借助形象的显现才能完成对人心的穿透,所以,佛像的最终诞生,乃是精神史发展之必然。
  阿育王时代佛教艺术的“经典”来源于埃及、两河流域的“雄狮”,以及波斯阿德门尼王朝的柱式,而一旦亚力山大大帝将希腊城邦的建制与格局带到了巴克特里亚、索格底亚那,以及印度河两岸辽阔的土地时,希腊艺术的力量不仅使亚历山大的后裔引以为傲,而且令周边的部落和王朝诚心羡慕;高级文明的征服力在此刻化为一股宽广的凝聚力,把不同的信仰、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民族有机地融合在一起。阿育王派遣的传道师首先感化了崇尚精神文化的希腊人。据《善见律毗婆沙》卷二记载,阿育王于公元前259年派遣大量传道师去世界各地宣扬佛法,传教僧人的脚印遍及整个印度次大陆、希腊、埃及、叙利亚、马其顿、缅甸、柬埔寨、斯里兰卡。著名传道师末擅提Madhyantika被派往迦湿弥罗、健陀罗,摩珂勒岂多Maharakkhita被派往希腊人所占据的庾那世界传教。末擅提在迦湿弥罗、健陀罗地区的传教收获丰硕,当地龙族人纷纷皈依。大勒岂多则收获更巨,通过竭尽心力的说法辩论,在信仰祆教的巴克特里亚的希腊王国境内得17万信徒,1万人当场剃度为僧众,以致当时的巴克特里亚国王狄奥多托斯一世、二世随即颁布命令驱逐袄教而扶植佛教。另一方面,希腊人的神像也使佛教徒们发现:唯有这样的雕像才是它们寻求了二百多年的真正体现佛陀精神的形象。
  根据考古发掘证明,约l世纪前后,佛像首先在巴克特里亚一犍陀罗地区出现。这一地区曾先后是希腊/大夏王国和贵霜帝国的统治中心,深受希腊文化的影响。现藏于巴基斯坦卡拉奇国立博物馆的犍陀罗式佛头像,被公认为是最早的佛像,它直接借用了希腊艺术中阿波罗神的样子,并贯以佛陀的其他特征。也就是说,佛的慈悲精神征服了希腊人,使他们心甘情愿地提升自己的信仰,皈依佛教;反过来,希腊人艺术的造型亦征服了佛教徒,使他们如饥似渴地学习希腊人的雕刻技艺,以使“佛”的人性形象重返世间,这一切努力的最终结果便是“经典雕像”——佛像的诞生。
  初始期的佛像具有经典雕像的所有特征,它那匀称的比例、端庄的神态和明晰的结构象征着佛陀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觉醒的人”的精神之伟大。在精神史的层面上,它标示着从第一轴心时代五大思想高峰(希腊的哲学、印度的佛陀、中国的诸子百家、美索不达米亚的袄教、犹太教的弥赛亚)过渡到基督教文明这一伟大转折;在造型史层面上则象征着地中海文明与印度文明相遇后互相激发后的丰硕成果。

  摘自《中国佛教艺术》第一辑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