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护诸根

  防护诸根

  正果

  护持净戒中,接触事事物物,其具体的作法就须防护诸根,诸根即眼耳鼻舌身意,前五是色根,第六是心根。五根以心为主,故防护诸根中,以制心为主,制心一处,无事不办。佛陀在《遗教经》中教导说:“汝等比丘,已能住戒,当制五根,勿令放逸,入于五欲。譬如牧牛之人,执杖视之,不令纵逸,犯人苗稼。若纵五根,非唯五欲,将无涯畔,下可制也。亦如恶马,可以辔制,将当牵人坠於坑埳。如被劫贼,苦止一世,五根贼祸,殃及累世,为害甚重,不可不慎。是故智者,制而不随。持之如贼,不舍纵逸。假令纵之,皆亦不久,见其磨灭。”

  护根法要,凡有三喻。一、牧牛喻。牛喻五根,牧人喻比丘,执杖喻戒念,苗稼喻诸善功,即定慧等法。二、恶马喻。恶马喻五根,辔制喻戒念,坑埳喻三恶道。因为放纵五根,不惟妨善,又必坠恶。故说非唯五欲,将无涯畔矣!三、劫贼喻。如被劫贼,苦止一世,五根贼祸,殃及累世,其祸甚於劫贼。倘非制而不随,岂得名为智者。又假令纵之,皆亦不久见其磨灭,如刀刃上的蜜,不足一餐,小儿舔之,徒遭割舌之患!

  经文又说:“此五根者,心为其主,是故汝等当好制心。心之可畏,甚于毒蛇,恶兽,怨贼,大火越逸,未足喻也。譬如有人,手执密器,动转轻躁,但觐於密,不见深坑。譬如狂象无鈎,猿猴得树,胜跃踔踯,难可禁制。当急挫之,无令放逸,纵此心者,丧人善事。制之一处,无事不办。是故比丘,当勤精进,折伏汝心。”

  五根是色法,顽钝无知,依心而转,皆以心为主。所以欲制五根,莫如制心。心之可畏等。明心有三障:一、心性差别障,贪分烦恼,吸食善根,过於毒蛇。嗔分烦恼。吞害善根,过於恶兽。痴分烦恼,损减善根,过于怨贼。等分烦恼,焚烧善根,过於大火越逸。故云未足喻也。譬如有人以下文句明轻动不调障。蜜器,喻五根受五尘乐。动转轻躁,喻转识随逐诸根,念念不定。但观於密,喻六识唯缘现世六尘,不见深坑,喻不知未来障碍。狂象无鈎,喻心无三昧法所制。猿猴得树,喻心缘六尘境生染。故当急挫,令入调柔不动三昧。次文纵此心者,丧人善事,明失诸功德障。次文制之一处,示无二念三昧相。次文无事不办,示起多功德三昧相。精进折伏汝心一句,示调柔不动三昧相。

  防护根门,在《瑜伽师地论》第二十三卷说名为根律仪。总开为五句。兹分述如下:

  一、密护根门。“云何名为密护根门?谓防守正念,常委正念。广说乃至防护意根及正修行意根律仪。如是名为密护根门。” 密护根门,就是於所防护的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严密防护,不令生起过失。防守正念和常委正念,防护意根及正修行意根律仪。即举能防护的正念,以解释所防护的六根。由於安住正念防守眼根,及正修行眼根律仪,乃至防护意根,及正修行意根律仪,即说明以正念为根律仪的体性。文中虽举正念,实亦兼具正智,总以正念正智为根律仪体。

  《瑜伽师地论》卷七十说:“复次,若有苾刍,欲勤加行密护根门;应以四相,了知妄念过失,及以四相,了知不如理作意。云何四相了知妄念过失?一、缺念,二、劣念,三、失念,四、乱念。缺念者:谓於密护诸根门法,不听不受,不善了知。劣念者:谓於彼法,虽听、虽受,难善了知;而不常作,非委悉作,若修,若习,若多修习。失念者:谓虽修习,亦多修习;然或有时不正了知而有所行。乱念者:谓即於彼非杂染中,生杂染想。杂染中生非杂染想。云何以四相了知不如理作意?一、是烦恼生因,二、与杂染生相应,三、毁坏羞耻,四、起错乱犯。烦恼生因者:谓如有一,执取於相,执取随好。由此因缘,於是处所,恶不善法,随心流逸。与杂染生相应者:谓即於彼,恶不善法,俱现前行。毁坏羞耻者:谓如有一,於所羞耻而不羞耻。又即於彼恶不善法现在前时,而无羞耻。起错乱犯者:谓即因彼无羞耻故;或犯所犯罪,或思舍所学。”文义清楚易知,不用解释了。

  二、防守正念。“云何名为防守正念?谓如有一密护根门增上力故,摄受多闻思惟修习。由闻思修增上力故,获得正念。为欲令此所得正念,无忘失故,能趣证故,不失坏故。於时时中,即於多闻若思若修。正作瑜伽。正勤修习,不息加行,不离加行。如是由此多闻思修所集成念,於时时中善能防守,正闻思修瑜伽作用。如是名为防守正念。”

  增上即顺益,胜因之义。由於前面严密守护根门的胜因之义。增上即顺益协助促进力量,恐於六根生起过失,住於正念防守六根。复恐正念有所散失,故摄受多闻、思惟、修习三慧。由闻思修三慧促进力量故,获得正念得现前。又为了所得正念,一、无忘失故,二、能趣证故,三、不失坏故,即於闻思修,正作相应,正勤修习,不停息加功用行,一时一刻也不离开加功用行。由此多闻、思惟、修习所集成的正念,於时时中善能防守,修相应的瑜伽作用,正念不失,六根就能不流逸散乱,如是名为防守正念。

  三、常委正念。“云何名为常委正念?谓於此念,恒常所作,委细所作。当知此中恒常所作,名无间作。委细所作,名设重作。即於如是无间所作,殷重所作,总说名为常委正念。”

  常委正念,就是对於正念无间断地和殷勤敬重地摄持修习而作为,即能制伏色声香味触法,防护六根生起过患的所缘,所以名为常委正念。

  简单地说,防守正念,是於正念能不忘失。常委正念,即於无忘失念得到保证任持的功力。即由如是功能势力,制伏色声香味触法这六种引生六根生起过患的强烈之缘,是防守正念和常委正念的差别。

  四、念防护意。“云何名为念防护意?谓眼色为缘生眼识,眼识无间生分别意识。由此分别意识,於可爱色色将生染着,於不可爱色色将生憎恚。即由如是念增上力,能防护此非理分别起烦恼意,令其不生所有烦恼。如是耳鼻舌身广说当知亦尔。意法为缘生意识,即此意识有与非理分别俱行;能起烦恼。由此意识,於可爱色法将生染着,於不可爱色法将生憎恚。亦由如是念增上力,能防护此非理分别起烦恼意,令其不生所有烦恼。如是名为念防护意。”

  心的生起,有率尔、寻求、决定、染净等流的五心差别。眼根色法为缘,生起眼识,次即生起分别意识起诸烦恼。如率尔眼识相逢违逆和生相顺的色尘时,立即生起分别的意识寻求心和决定心,如果不防护此分别意识,其次即入於染净心位生诸烦恼,故说名为将生。入於染净心位,多念相续即名等流。於可爱色不可爱色染着憎恚,即是已生烦恼。其次文中类推耳等四识,当知亦尔。谓耳等如眼识俱行分别意识,由正念增上力,能防护非理分别生起烦恼的意识,令其不生所有烦恼。意根法尘为缘生意识,即明率尔意识。即此意识,有与不如法的非理分别同时相应俱行,能够生起烦恼。由此意识,於可爱色法和不可爱色法将生染着憎恚。即此率尔意识与彼次後寻求,决定前後俱行,当起染净位中烦恼,故论说将生。论的前文说色色,後文说色法者,五识缘色体意识缘色法,是其差别。色法者,谓缘彼色上生住导减,是缘色处假立的四相法名为色法。亦由如是正念增上力,能防护此寻求,决定分别意识,令生染净位净识,不生所有烦恼。如是名为念防护意。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