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辩中边论

  读辩中边论

  正果法师

  一本论的传译和解题

  辩中边论是慈尊弥勒菩萨说的。据唯识学的历史家的说法,佛陀灭后的九百年间,印度一般讲佛学的学者们,不是偏执有,就是偏执空;当时的大论师无著菩萨,为了纠正这种偏执,特请慈尊为说此论,无着记录成颂,传授其弟世亲,令作解释而成释论。故本论的颂文是慈尊说,释论是世亲所造。本颂和释论流布于世之后,当时的印度学者们,尤其是讲说大乘法相唯识学的学者们,竞相研究,奉为辩解中道法义的宝典。译传到中国汉地,法相宗奉为六经十一论的论典之一,是一本十支论中的“离僻处中支”。译传到中国西藏,西藏学者们尊为慈氏五论之一。故本论在印度和中国的汉藏文佛学系统上,都是一部很有权威的论着。

  本论在中国汉文系佛典中有两种译本一是陈朝真谛三藏法师译,名“中边分别论”,分上下两卷;一是唐朝玄奘三藏法师于龙朔元年在玉华寺嘉寿殿译,沙门大乘基笔受,成为上中下三卷,名“辩中边论”。现在读的为玄奘法师所译的论本。

  如本论述说““辩”者显了分别异名,“中”者正善离边之目,“边”者邪恶有失之号;即是明显正邪论也。”中与边是所明的正邪义理,辩与论是能显了决择的教文,以能显了决择的教来辩别中边正邪的理,名“辩中边论”。

  在本论最后“释名愿施分”中,颂出所明中道法,显示具有深密等五义。颂说“此论辩中边,深密、坚实义,广大、一切义,除诸不吉祥。”世亲于中边二字,释为三义一、本论于心行上能双辩处中及二边行,如虚妄分别及诸障等是二边行,菩提分法与波罗蜜多等净智是中道行。二、本论能双辩中边二种所缘境,如遍计执等是边所缘境,依他、圆成是中所缘境。三、本论正辩远离初后二边的中道法故,如辩无上乘品说,圣道智生,烦恼染灭,如灯破暗,非初非后,即是远离初后二边的中道妙法。故本论所辩远离二边的中道,异有五种殊胜义一、深密义,二、坚实义,三、广大义,四、一切义,五、除诸不吉祥义。

  二全论组织和各品大意

  本论共一百一十三颂,分为辩相、辩障、辩真实、辩修对治、辩修分位、辩得果、辩无上乘七品。依窥基法师所着本论述记的判释初三品辩境,次二品辩行,后二品辩果,如下

  初归敬颂是世亲所造,次一百一十二颂都是弥勒说,其中一百一十颂正辩宗义,末了二颂是释名愿施。

  就全论组织的论辩的纲要来看,七品中前六品是通辩声闻、独觉、菩萨三乘的中边义,第七品才是别明重心所在的无上乘。辩相、辩障、辩真实三品是通辩中边义,属境辩修对治与辩修分位二品属行;辩得果品属果。第七辩无上乘品,专明最极无上的大乘,别立一品。

  以下,简单地试谈各品大意。

  一、辩相品。此品总有二十二头,辩明一切有漏与无漏的、杂染与清净的法相。初十一颂是辩虚妄分别,依九相诠妄以立染,显虚妄分别之有。如释论说“此前总显虚妄分别有九种相一有相、二无相、三自相、四摄相、五入无相方便相、六差别相、七异门相、八生起相、九杂染相。”后十一颂辩圆成实,依五门诠空以立净,显有所知空性。如颂说“诸相、及异门,义、差别成立;应知二空性,略说唯由此。”染净相是一切相的根本所依,故本论首先辩相,因此辩相品居于第一。

  二、辩障品。障,是复蔽遮碍,能作违损。复所知境,令智不生;碍真涅槃,令不证得。此品总以十七颂详辩五障、九障、因障,以及觉分、十度、十地的别障,故名辩障品。障,是趣证菩提涅槃的违害法,欲证菩提涅槃者,必须先于障碍法有所认识,才能修习应病与药的法门,故于辩相品后说辩障品。

  三、辩真实品。不妄名真,非虚称实。即于所缘境遮谬伪,拣虚妄,若有若无,如实而说,故名真实。此品广辩十种真实,如论颂说“真实唯有十谓根本与相,无颠倒、因果,及粗细真实,极成、净所行,摄受并差别。十善巧真实,皆为除我见。”此品总有二十三颂,初二颂列十真实名,二十一颂别解十真实义。虽然在辩相品已说三性有无,实即已显真实之义,但前依境说,此品是于境起行说,以三性为依,显示其余的九种真实,故须别辩。在了解诸障应除之后,须于境辩不谬不妄,认识现有现存的义理而依之起行,故于所知境中第三立辩真实品。

  四、辩修对治品。善染相翻为对,制伏断除为治;于善法数数修习生增,于杂染数数制伏断除,名修对治。前面三品依能诠教观所诠理为境,此下二品即依所观理而实践修行。异生有虚妄分别的颠倒,修一切菩提分法即能对治,故此品辩所修对治即菩提分法。论文说“已辩真实,今次当辩修诸对治,即修一切菩提分法。”此品总有十四颂初十二颂别明道品,广解菩提分法;第十三、十四两颂,辩明凡圣大小修习道品的差别,说声闻、独觉修习对治是从自利出发,但为欣求离系,得于涅槃;菩萨修习对治是从二利出发,不为己身速得离系,但为证得无住涅槃。

  五、辩修分位品。所在名位,位别不同名分。即指前所修道品有所经历不同的阶段,依所修浅深以成位,故于修对治之后明其分位。此品总有四颂说明修行分位广有十八,略则唯三。十八位中前九通说三乘诸位,后九位唯说大乘菩萨。最后以不净、净不净、清净三位,随其义之所应,摄十八位。

  六、辩得果品。得,是成就义。前五品所说境行,并是修因,因行既满,必有成就的果法,故明第六得果品。即依教观理,依理修行,由行得果,故在观理修行之后说果。修有漏无漏的差别,果亦有净不净的不同,此品总以二颂辩明五果十果。论颂说“器说为异熟,力是彼增上,爱乐、增长、净,如次即五果。复略说余果后后、初、数习,究竟、顺、障灭,离、胜、上、无上。”五果中异熟唯有漏,增上、等流,士用三果通有漏无漏,离系果唯是无漏。十果中从后后至究竟无上,是总说从凡夫乃至佛果;从随顺以下,是说前果的差别义。

  七、辩无上乘品。前六品是通辩声闻、独觉、菩萨三乘的中边义,第七品辩无上乘,即专辩最极无上的大乘的正行、所缘、修证三种无上,显示胜因能得胜果,不同于二乘的因果。如论颂说“总由三无上,说为无上乘。谓正行、所缘,及修证无上。”此品总有二十九颂初一颂总标三种无上;次以二十六颂辩正行无上,正行即十波罗蜜多行,以最胜、作意、随法、离二边、差别、无差别六种正行相,显示菩萨所修十种波罗蜜多行最为无上;次第二十八颂辩所缘无上以安立、法界、所立、能立、任持、印持、内持、通达、增长、分证、等运、最胜十二种所缘相显示菩萨的所缘无上;末后第二十九颂辩修证无上,以种性、信解、发心、正行、入离生、成熟有情、净土、得不退地受记、佛地、示现菩提十种修证相显示菩萨的修证无上。

  三本论的中道义

  本论所辩的中道义理虽贯彻于全论各品中,但最扼要而重点辩明的是在辩相品中的第二第三两颂。颂说

  虚妄分别有,于此二都无,

  此中唯有空,于彼亦有此。

  故说一切法,非空非不空;

  有无及有故,是则契中道。

  颂文虽然只有八句,但已把本论所诠辩的中道义理透辟无余地辩明了;而且成为后期法相宗诸论师们阐述中道义理的原则性的根据。故这两个颂文,在法相唯识学的典籍中和法相唯识学的理论体系上,都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与价值。这里,通过论文的精神把两首偈的意义简单地试述一下,也许可能有助于明白本论所辩中边义理。

  一、“虚妄分别有”。此中所说的虚妄分别,即指凡夫有情三界心心所法,如本论第九颂说“三界心心所,是虚妄分别。”故“虚妄分别”,即所取能取的能分别的心心所。这能“分别”的心心所,原是依因托缘而生起的依他起法,有体有用,能分别取境,能生起计执,故说它是“有”。但此有漏的心心所法是染分依他,如其显现生起,非真非实,故说它是“虚”;是颠倒错乱,故说它是“妄”;因此总说三界有漏心心所是“虚妄分别”。此虚妄分别虽是颠倒错乱、显现非真,但“有”其幻相体用,非如妄情所计之法体用俱无,故说为“虚妄分别有”。由有此虚妄分别故,才有烦恼系缚、生死流转,正因为有此虚妄分别故,才有净道修习、涅槃证得;染净因果依此而得建立。若不许虚妄分别是有,则系缚解脱俱不得成;以无染可断、无净可证故。如本论第五颂说“虚妄分别性,由此义得成。非实有、全无;许灭解脱故。”这颂承第四颂说的“境无故识无”的道理而来,以成立虚妄分别的识虽非真实有,但亦非全无,因为“有”虚妄分别的颠倒乱识生起故。法相宗坚持要灭除了虚妄分别性,才能证得清净的解脱;若不许有虚妄分别性,则无染无净,系缚解脱应皆全无;如此则有拨无染净的过失。

  二、“于此二都无”。“此”,指虚妄分别;“二”,即实有对立的能所二取的体性,亦即实我实法。二取体性纯是妄情计执的显现,是遍、计所执性,相用俱无,即是说“于此”虚妄分别上的“二”取体性全“都无”有。这从本论下文说到虚妄分别的自相中可以得到论证,如本论第四颂说“识生变似义,有情、我及了。此境实非有,境无故识无”。颂义是说,诸识生起时所变的境相皆真实,虚妄显现似计所执有实体性,故说名似。似,即指如所显现的境是相似于真实的有,其实只是“识生似变义”。是说第八阿赖耶识生起时,由识体分转变似色等诸境相现,还为第八识能缘见分所缘的器界境,“义”即境故。以此例推说明识生变似“有情”,即第八识生起变似自他有情五根相现,是第八识见分所缘的根身境。识生变似“我”,即第七染污末那识生起,缘第八识常相续起的见分而从自识变似为我相。识生变似“了”,即前六转识生起——自识变似所了别的六尘境相。此上三类能变识变似色等境义,以及有情、我相、六尘四种所缘境,都非实有的虚妄法,从自识变有而非真,故说“此境实非有”。所取的似义等四境既然是无有实体,则能取所缘境的诸识亦应非是实法。从境无实性故,亦显能缘诸识的实性是无,颂文结句说“境无故识无”。从上面这个说明虚妄分别自相的颂义中,很明显地可以知道虚妄分别的现起变似法,是如幻有法,虽有能缘所缘的作用,却没有实性;于如幻有法上执有二取实体,纯属妄计,毕竟非有,故说“于此二都无”。

  三、“此中唯有空”。“此”,指虚妄分别;“空”,指二取空所显的空性。即是说,此虚妄分别中原没有能取所取的实体,但有离于二取的空性。空性,就是真如。如本论于空性异门颂中说“略说空异门谓真如、实际、无相、胜义性、法界等应知。”空性真如非无体性,依二取空得显故,即二取空时真如得显,以空为门,从能显义边说之为空,不堕“空无”。空性,是虚妄分别的实性,此虚妄分别上决定有空性,故说“此中唯有空”,“唯”即决定之义。空性以离有离无、离一离异为相。如第十四颂说“所知空性其相云何颂曰无二,有无故,非有,亦非无,非异、亦非一,是说为空相。”由此可知,空性有相,即有远离色声香味触男女生异灭诸相的无相之相。此空性若执为空无所有的无,则堕入大过失中。如本论第二十二颂说“此若无,杂染一切应自脱;此若无,清净功用应无果。”

  四、“于彼亦有此”。“彼”,指空性;“此”,即指虚妄分别。颂义显然是说,于彼都无二取的空性中,亦有此虚妄分别。

  空性是真谛,虚妄分别是俗谛。虚妄分别中有空,即俗谛中有真谛;空中亦有虚妄分别,即真谛中亦有俗谛。俗谛事相与真谛理体,非即非离,非一非异。论文解空性相说“此空与虚妄分别非异非一。若异,应成法性异法,便违正理,如苦等性;若一,则应非净智境,亦非共相;此即显空与妄分别离一异相。”空性与虚妄分别的关系显然是非即非离非一非异的真俗二谛,故论颂说“此中唯有空,于彼亦有此。”

  五、“故说一切法”。“一切法”,通指有为无为,有为即虚妄分别,无为即空性。

  六、“非空非不空”。“非空”,指有为无为,“非不空”,即二取实体。

  这两句颂文的意义是说由前第一颂所辩有无的道理,故于有为无为一切法说非空非不空。由于空性及虚妄分别是有,故说“非空”;由无所取能取实体,或我法实性,故说“非不空”。

  七、“有无及有故”。此中“故”字,应读成“有故、无故、及有故”。有,指虚妄分别,此是“有故”。无,即二取实性,此是“无故”。即是说,于虚妄分别中有真空性,于真空性中亦有虚妄分别;总显真中有俗,俗中有真,俗空互有,真俗相形安立,所以颂于说有说无之下加上“及有故”,这个“有”是不偏于有无之有,正显中义。

  八、“是则契中道”。由前所辩“非空非不空,有无及有故”的道理,阐显出的是一切法二谛有故,非如执空者一向说空;二取实体无故,非如凡夫执实我实法的不空;进而更阐显本论所说的非空非不空的真实理趣,“是”远离空有二边妙“契中道”的教义,这种中道的教义也是善符般若等经所说一切法非空非有的义理的。

  总观上两颂所辩的中边义理,是以虚妄分别的心心所法为中心,依三自性以辩明中道,使堕于执有执无的偏执者得以除遣有执与空执二边而住于正善的中道。在摄一切法归有为之主的理论体系上来说,一切法皆是唯识所变,皆非离识显现,皆是以能分别心为其体性;故颂说“虚妄分别有”。实际上着重在不离识的色心等法都是有的,约摄境从心和唯约染分依他起说的。虚妄分别上本无二取实性,但凡夫的有漏心不能认识此义,于虚妄分别上妄计“有”对立的二取实体,因此构成遍计所执性,成为增益见,是为有执边。周遍计度的心既于一切法起了遍计所执性,就不能如实地见到依他起的如幻相,也就不能见到二取空所显的空性圆成实了。有为的依他起性,无为的圆成实性,都是实有的,但由于无明烦恼熏习随逐的虚妄分别心上不知不见,构成了于本有事理损减为“无”的损减见,是为空执边。执空执有,俱为边见,堕此邪途,即不能获得修解脱行,证大菩提的清净正见。本论为了遣除堕于二边的执见使边执者弃舍偏执、树立中道正见,故以“虚妄分别有”的主题上依三性来显了中边义理,辩明正善与邪恶。如下论及颂说

  但有如是虚妄分别,即能具摄三种自性。颂曰

  唯所执、依他,及圆成实性;

  境故、分别故,及二空故说。

  于三自性中,二取实体是“遍计所执性”,是妄请计执的迷乱境相;虚妄分别是“依他起性”,是依因托缘而生起的缘生相,空性是圆成实性,是诸法圆满成就真实不虚的实性。遍计所执性相用都无,故是非有;依他起及圆成实这有体性,故是非无;非有非无,如实知有知无,不堕二边,即是正善的中道。

  “辩中边论”的主要内容,如是如是。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