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感恩 

  步莲
  
  生活上的很多事情还是没有解决。我会尽力去做,但不会忧愁烦恼一一既然都已经“南无阿弥陀佛”了,我还想那么多寻干什么呀?阿弥陀佛,您让弟子穷也好富也好,活着也行往生更好。呵呵,都交给您啦!弟子就顺其自然地该干什么干什么吧,至于结果怎样那就随缘了。
  先干什么再干什么呢?自己过得“辛苦”一点没关系,但是我不希望给别人带来麻烦。所以其它事排在后面,还是先想想看下个月的房租怎么办?不能拖欠。怎么办呢?我得理理思绪。算了,先念—个小时佛吧。看了看时间,然后告诉自己这次最少—个小时。我很想跪着念, 跪在佛像(书中的圣像)前,念了起来。
  开始心还比较静,念得很安心很安乐很安慰。大概过了十分钟, —些无关紧要的“琐事”渐渐浮上心头。先想到螺蛳。以前朋友没出事时,我们俩在—起,还能买些小鱼小虾和螺蛳来放生。可是这几天,我只有卖东西剩下的十几块钱了。早晨买了面条后经过卖鱼的小摊,只买点螺蛳来放了。但是现在我想到的不是这些。多年前那些难忘的童年琐事,经过春去秋来的轮回,柴米油盐的繁琐,花前月下的浪漫,劳心劳力的工作, 五光十色的诱惑,早已湮没在—路扬起的岁月风尘里,。可是此时此刻,尘封已久的的记忆却如此清晰地轻轻开启:一个小女孩,跟弟弟和其他小伙伴一起,雨过天晴后,最开心的事就是提着袋子上山捡螺蛳,常常比赛看谁捡得多。捡回来后,哗啦啦地倒在地上,一堆一堆地用石头敲碎,扔在地上喂鸭子。鸭子吃得很开心,我们笑得也很开心,成百上千的生命在—瞬间被我们快乐地消灭。还常常喜欢捡出—些漂亮的螺蛳来做一些“游戏”。比如,螺蛳在爬行时,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就会迅速地把自己藏进壳里。而我们的快乐就是给它们制造危险和伤害,趁它们爬行没注意时,迅速地抓住它们的触角往外拉,而螺蛳却本能地把身子往壳里缩,这样导致的结果是触角被我们拉断。螺蛳痛苦地把受伤的身体藏进壳里,而我们却高兴地笑了。也常常跟它们玩够了,或者看它藏起来还不服气,干脆就把它—脚踩碎后扬长而去。还有一种“好玩”的游戏:掐住螺蛳头那层椭圆形的硬质保护盖,使劲地往外拽,希望能把它拉掉,让它与螺蛳的肉体分离。如果成功了,我们就会很得意,很有成就感。但多数时候是不成功的,螺蛳的整个身体都被拉了出来。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哭了。想到有时不小心被门缝夹了手指,指甲没掉手指也没断,没青没肿,却是那样铭心地痛!而那些螺蛳呢?那些曾经被我伤害的无数生灵呢? “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般皮。”当它们被我一堆一堆地敲碎时,它们也曾痉挛, 颤抖,或许 也曾痛哭,也曾呐喊、哀求,而我熟视无睹,让它们生命的痛都淹没在我们的欢笑声里。
  南无阿弥陀佛!…… 今天,在佛号声中,昨日重现,我为自己曾经的残忍和罪恶而哭泣。那快乐此时此刻带给我的却是深深的忏悔……
  想到此,对我目前的处境有什么理由去怨天尤人?有的只是欢喜承受,是无尽的感恩。

  摘自《净土》2008年第3期

✿ 继续阅读 ▪ 救人与放生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