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荷一味(刘墨海)

  禅荷一味

  刘墨海

  花之君子者也,我更赞扬它“清风傲骨气节在,狂风暴雨不低头”的清廉君子品性,故在绘画这条道路上,我偏钟爱画荷,与荷为伴感悟人生。几年前经人介绍,我与佛结缘,致心研习禅学,试图将禅意与荷相为融合,达到心荷一体,一者不二,不二者二,使莲荷更趋于人格化。我在四时观察莲荷的生、住、灭、异时实际上也是在观察自心的生灭现象。

  荷的一生都给人以美的享受,春天历尽苦寒的莲藕,沐浴春风,生出像羊羔角一样的嫩芽,无论多硬的泥土它都能破土而出,充溢着不可抗拒的蓬勃生机,令我惊奇。不足一月,大小荷叶争先恐后地绽满荷塘,荷梗就像墨线牵动着荷花你追我赶,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一年之季在于春,我开始对荷写生,去感受荷芽那顽强的生命毅力,我的春荷之作常用《只要有钻劲,定有出头日》、《严寒冻不死,春风吹又生》、《新缘》等句来表现和赞扬它。

  夏日是荷花盛开的季节,碧绿如盖的荷叶托起洁白如玉,红颤胜火的荷花。宋朝杨万里有诗云:“红白莲花开共塘,两般颜色一般香。”我常用《红花绿衣盖池塘,半池莲花满塘香》、《我爱你洁白芬芳》、《迎日荷花连天红》等作题来赞美盛夏的荷花。

  夏季是我写生的大好时机,我常同时观察几朵荷花从开到败生命的全部过程。利用年休假,从早六点到晚九点连续观察半个月,才发现其中的奥妙。小荷苞长到五六天之后,以早七点逐渐开放,八点至十一点是全开放状态,到中午十一点后,在强烈的阳光下慢慢开始合闭,下午是半开半合状态,晚八点以后全合闭成一个荷苞状。如天气晴朗,能重复开放三天,不过第三天开放没有头一次开放的时间早,推迟一小时左右,劲头也没有第一次速度快。到第四天八点半以后才慢慢开、花瓣边开边落,到中午全部脱落。细观察发现荷花开满时大都十八瓣、荷叶筋都在18- 21根之间,莲蓬于大都是l3-36粒,环形排列有序。

  夏日,每当风雨骤至,我便急奔荷塘,看雨听风,痴迷这风雨之中的荷姿,荷在风雨之中更能显示它的宁折不弯腰,宁伸不低头”的品格气质。在大自然中风声、雨声、荷叶互相撞击声,荷梗莲叶起来倒下,倒下又起来与狂风暴雨顽强搏斗的场景、千姿百态、气象万千,更为感人、动人、鼓舞人,就是用尽赞美的词句也无法表达出此场景的壮观。我只能把感悟的心情表现在我的画作之中,故我善表现风雨之荷,代表作有《风雨之中度春秋》、《宁折不弯腰》、《风雨伴我去狂舞》……

  金秋是大自然的奉献,也是一年辛勤劳作之后的馈赠。我赞美秋天,更赞美秋荷,秋荷也是象征对禅荷观想修证的结晶。经过风霜雨露的侵蚀,秋池碧水中映饰下的残荷就像图中的块面,莲蓬星罗棋布散满荷塘的每个角落,恰似图中的墨点;荷梗横七竖八变化无穷,好似图中的墨线。点线面皆有,画面自然生动,为再现荷花精神,我写生采取灵活方式。满池的荷,任凭调动。我先画一组有姿态的荷叶,可这组荷叶中没有花和莲,我再把别处有姿的花和莲按照构图需要安插在这组荷叶中,而后用荷梗连接起,就是一张满意的写生,作画时把几张写生稿放在一起,取合加工删繁就简就是一幅生动的画作。借金秋之光,我的秋荷之作累累,如《历经沧桑》、《天工雕秋荷》、《秋来夺不去傲霜自在心》。

  寒冬降至,风雪来临,荷叶把自己的全部养分贡献给泥土里的莲藕,身虽愈瘦,根愈肥,你靠着我,我依着你,相依为命,偶尔有几根荷梗用尽毕生精力支撑几片残叶与风雪叫板:“凭我志梗硬,任你风雪吹,立在冻土里,来年更丰美。”世人画雪梅甚多,吾人画荷显圣心。

  初冬的残荷叶上盖上层白雪,天空飞着雪花,黑白对比强烈,就象一幅幅带有装饰性的版面,格外入画,我善于用宣纸背面攀点正面加弹白粉点来烘托雪荷气质。作品有《浴雪漫舞共天地》、《身瘦藕肥》,《荷塘飞雪》《相依图》,除荷之外,何曾有我,除心之外,何曾有荷,心荷俱遗,禅乎!荷乎!通过观荷画荷,我深深感悟到生活是艺术的源泉,艺术是宇宙人生真谛的外现。莲荷是没有语言情感的无情众生,需要有情之人去表现它、感悟它,把它表现为有血有肉,有情有意的拟有情物。从而达到物我相融,物我双忘的最高绘画意境。佛教讲:“一切唯心造”所以我作画题跋常以拟人手法表达自己对生活感悟,取自然之“真”,得物之“妙”。通过对大自然的观察描写达到自我精神与自然的融通合一。因此,我时有“不知我在画荷,还是荷在画我”。我想这也许是禅荷一味的真如境界吧。

  摘自《邯郸佛教》2006年第3期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