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自由人(林清玄)

  真正的自由人

  林清玄

  有浮云富贵之风,而不必岩栖穴处;无膏盲泉石之癖,而常自醉酒耽诗。
  《菜根谭》
  一个人虽心地洁净,有视富贵功名如浮云的风范,也不必因而隐居于深山岩穴中。人虽无沉耽于清泉山石等山光水色的癖好,亦可独自吟诗啜酒,而常有悠然自得的乐趣。
  竞逐听人,而不嫌尽醉;恬淡适己,而不夸独醒,此释氏所谓不为法缠,不为空缠,身心两自在者。
  世人常在追逐名利而汲汲营营,自己虽未与之共事,亦不必对世人追求名利之心感到不齿。己心恬静淡泊,但求适己之道,而不必夸耀世人“众人皆醉我独醒”,此即为佛教中所言,不为法缠,不为空缠,身心俱能超出烦恼束缚,得着真自由的人。
  由于本文肖长,故将之分为二。“富贵、浮云”乃出自于《论语·述而》:“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膏育泉石”,是指对于清泉山石的热爱成癖,有如不治之病一样。“病入膏盲”出于《左传》成公十年,晋侯奇梦:
  晋侯梦大厉被发及地,搏膺而踊,曰:杀余孙不义,余得请于帝矣。……公觉,召桑田巫。巫言如梦。公曰:何如?曰:不食新矣。公疾病,求医于秦。秦伯使医缓为之。未至,公梦疾为二竖子。曰:彼良医也,惧伤我,焉逃之?其一日: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医至。曰:疾不可为也。在肓之上,膏之处,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公曰:良医也。厚为之礼而归之。
  此后,不治之病称膏盲,病症则称为二竖,乃出自于此也。
  “尽醉”、“独醒”则出自于《楚辞·渔父》: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释氏所谓不为法缠,不为空缠”中的“缠”乃意为羁牵。法、空皆属佛家法。万物事理的理法称之为“法”。诸法因无现实性,故曰“空”。“空”乃空寂之意也。
  能从这一切羁牵中超脱出来的人,才是真正得着自由的人。

  摘自《禅与悟》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