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佛教兴起的原因(圣严)

  大乘佛教兴起的原因 

  圣严 

  佛灭之后,大乘的暗流虽在潜移默化,却未能影响到它所处的时代思潮。直到西元纪元前后,大乘佛教依旧保持缄默的状态。
  促成大乘兴起的原动力乃是般若思想,般若思想则尊源于大众部的“现在有体”之因缘生法的基础。在大众部中即唱有“世出世法,悉为假名”的口号,据南传的论事一九·二的记载:制多山部(案达罗地方的大众部自由派)主张“空性含于行蕴”之说,此即是缘起空性的教理。
  般若思想为大乘的先河,般若出于南印案达罗地方,已为近世学者所公认。在现存的小品般若经中也说:“此般若波罗密多经,佛灭后起于南方,从南方进于西方,从西方进于北方。”这已暗示了大乘佛教发展的路向,由南而西而北,生于南印而成熟于北印,西北印本为婆罗门的教区,所以流行梵文,为投合梵文环境,传来中国的大乘圣典也均出于梵文本的翻译。
  因此,大乘佛教既是小乘佛教(大众部)的延伸,也是对于小乘佛教(特别是有部)的反抗,它使得被小乘佛教定型而几乎僵化了的佛法重行回转到佛陀的本怀而复活起来。大乘佛教站在出类拔萃的立场,以小乘之名贬低部派佛教的地位。同样的,部派佛教特别是有部的学者站在自以为是正统的根本佛教的立场,对新兴的大乘佛教起而还击,唱出大乘非佛说,大乘是魔说的口号。到了无著的大乘庄严经论、显扬圣教论、摄大乘论,又竭力为大乘是佛说而辩护。从实际上说,双方均有理由,也可以说双方均有一点偏激,因为小乘既由原始佛教而开出,也是大乘佛教的源头,未必全是自私自了的小乘;大乘既有原始教理的根据,纵非皆出于佛说,何至于即成为魔说!这一现象若从其结果说,也都值得尊敬,倘不如此,新旧思想便分别不出,因其相反适相成。到了法华经中,大小三乘会归一乘,便调和了大小之争。大乘佛教的圆熟得助于有部的思想基础者很多,有部对于唯识的成熟尤其有功。

  摘自《印度佛教史》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