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辱多力(甸甸)

  忍辱多力

  文 / 甸甸

  寒山问拾得:“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说:“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年轻时,我曾经就此一问一答作过一篇小文《且仁且忍》,其实,那时候的忍耐力是极其有限的,写这篇文字,也无非是自我排解罢了,并没有真正理解“忍辱”的意义。

  人生在世,苦一点累一点不算什么,最让人难以容忍的是受人污辱!虽说有人能以“忍辱”而留于青史,如韩信之“胯下之辱”,越王勾践之“卧薪尝胆”等,但这毕竟属于少数,大多数人是忍不起这个“辱”的,无非是审时度势,不吃眼前亏罢了,所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是也!

  真正能够忍辱的人,内心是清净的,无垢无染,如日当空。在佛教界,忍辱工夫好的,广钦老和尚算一个。他于福建承天寺出家,自认为无福报,故去住山洞,一住十三年!其间,降伏老虎诸行状,有所证悟。之后回到庙里,仍不敢住寮房,要求守大殿。他每晚在大殿上打坐。几天后,监院师召集大家宣布说,昨晚大雄宝殿的功德箱被盗了。这个功德箱是庙里的主要收入,从未发生过被盗之事。过去大殿没人守着,都没出现过被盗之事,现在有人守殿还出现了这种事情!很显然地,把矛头直接指身广钦老和尚。觉得即使不是他偷的,责任也要他负!本来大家对他很是敬仰的,住洞十三年,降伏老虎什么的,现在,见大殿功德箱被盗,肯定与他脱不了干系,于是大家都非常鄙视他!广钦老和尚也不申辩,任由居士与法师们对他指责、辱骂。行住坐卧,与往日一样,没有什么变化。一星期之后,监院师又集合大家宣布说,没有功德箱被盗这回事,我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考验一下广钦师住山洞十三年,到底有没有功夫。现在证明他真有功夫!这个监院也是真是的,这种事也好考验的,盗三宝之物,其罪非轻,可是要下阿鼻地狱的呀!所幸是广钦老和尚,如是换作别人,早就被气死了!老和尚破了人我之相,三轮体空!没有我被污辱,没有污辱我的人,更没有污辱这回事儿!犹如百丈禅师所说的那样:“烦恼,以忍辱为菩提。”一场莫大的污辱,就化为云烟,飘然而去。本来一场大火就要烧掉一大片功德林的,结果,广钦老和尚以忍辱力,使得火焰化成红莲!转烦恼为菩提,诚哉斯言!

  还有一个忍辱故事,说的是日本的白隐禅师。从前,有位姑娘未婚先孕了,其父追问她,孩子父亲是谁?姑娘说是白隐禅师。其父一听,平日里像佛菩萨一样供奉白隐禅师的,谁知他却会做出这种事来!他找到白隐禅师,愤怒地用棍子痛打了他一顿。白隐禅师半句分辩的话都没有,一切都忍了下来。等姑娘把孩子生下后,又把孩子扔给了他。他每天悉心照料着孩子,到各方去讨奶水喂养孩子,不怕别人的讥笑、谴责、鄙视与辱骂。后来,姑娘的情人避过风头之后,看到白隐禅师为他背黑锅,良心上过不去,就与姑娘一起前来向禅师请罪,并向大家说明了真相。姑娘的父亲知道自己错怪了禅师,连忙前去赔罪。禅师说:“你们把孩子领回去吧,好好养育他。”没说别的什么话。一个断除了“我执”之人,待人处世跟世人大相径庭。

  《四十二章经》记载:沙门问佛,何者多力?佛言:忍辱多力,不怀恶故,兼加安健。忍辱之事做得最好的是释迦牟尼佛!他在当忍辱仙人时,遭遇歌利王污辱,割截他的身体,他毫无怨言,丝毫不起嗔恨之心,还说,他成佛后,首先要度他。他说到也做到了,这个歌利王就是释迦牟尼佛成佛后,于鹿野苑初转*轮时所度的憍陈如!

  忍辱一词,说说容易,做起来难!就连宋代的苏东坡也同样免不了。说起苏东坡,大家都知道,他的佛学造诣颇为深厚,有“五祖转世”之说。他的悟性很高,见解非同一般,其诗词文章,常含禅机,可见得他的佛学功底不是一世二世所修得的。当时,他被贬官后,与佛门中的法师走得很近,尤其是佛印禅师与他关系很好,两人时常讨论佛法。一次,苏东坡打坐后,觉得自己好象开悟了,写了一首偈颂:“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天中天”喻佛,“稽首”意即顶礼,“毫光照大千”,是说佛的光明普照大千世界。“八风”指的是“称、讥、毁、誉、利、衰、苦、乐。”称是当面称赞,讥是当面讥讽,毁是背后诋毁,誉是背后赞扬,利是有利益的事,衰是倒霉的、衰败的事,苦是苦恼之事,乐指快乐之事。我们整天都在八风之中兜圈子。苏东坡觉得自己的境界很不错,已经达到八风吹不动的境界了。他自己感到很得意,便派人过长江把偈颂送给佛印禅师看。佛印禅师是个开悟之人,一看诗偈就知道苏东坡并未见性,于是便在偈语后面批了“放屁”两个字,叫送偈者带回去。苏东坡一见佛印禅师的批语,火冒三丈。这么好的偈颂,居然说“放屁”!他立刻过长江找佛印禅师评理。佛印禅师知道他来了,就笑嘻嘻地迎出来说:“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苏东坡一听,惭愧得无言以对。这说明忍辱要没有真工夫,是忍不下来的。处于顺境时,觉得天下之辱没有什么不可忍的;一旦逆境现前,早把“忍辱”两字丢到脑后了,该骂的骂,该打的打,把平时看上十分茂盛的功德林烧得光光的,剩下一大片灰烬,冒着黑烟!

  故“六度”里面的“忍辱波罗蜜”是很难的,如果不了解心的本质,便很不容易修持。只有识心达体者方能视忍辱为常事,如布袋和尚有一忍辱偈子相当有名,其中有几句很有意思,他说:“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在面上,随他自干了;我也省力气,他也无烦恼;这样波罗蜜,便是妙中宝。”因为他了知,所谓的“辱”也是当体即空,了无可得。无辱之体,更何来忍辱之相呢!

  凡夫忍辱是有限度的,一旦过了这个限度,便爆发了,忍不下去。真正忍辱要有菩萨的的悲心才行,《解深密经》云:“我人行忍,特别是菩萨行忍,不是由于他人势力强大,自己敌为过他,恐怕他,怖畏他才行忍辱的,也不是由于自己有染爱心,贪图他人什么,希求他人什么,他人给予我的凌辱我才忍辱的,而实在是为了利益有情,见到众生本性是苦,不忍在本性是苦的诸有情上更加其苦,这才实行忍辱的。”众生苦啊,长劫以来,流转于无明的生死之中,无有出期,故若有菩萨之悲心,看到众生污辱自己,何恨之有!惟有满腔的怜悯与同情而已!并由此而发菩提之心,愿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使他们尽早地离苦得乐。

  一念悲心起,百辱化云烟!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