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揆禅师之“痴绝”(甸甸)

  石揆禅师之“痴绝”

  文 / 甸甸

  一说起谛晖禅师,便很自然地会想到石揆禅师,他们两人时常“斗法”,且斗得不亦乐乎,甚是有趣。不过,他们两人有一件事做得却相反。谛晖曾收受养好友之子恽寿平于灵隐寺里,不过,不多时主动送他回家去家人团聚了。而这个石揆却不。话说从头:有沈氏儿,自幼父母亡故,成为富家的佣工。一天,他随主人到灵隐寺进香。石揆无意之中发现了这个小孩儿,觉得此儿非同寻常,大惊之余,愿乞此儿为弟子。主人见石揆大和尚看中了他们家的佣工,心生欢喜,便答应让沈氏之子留在寺里。这时,沈氏之子才七岁。

  石揆禅师对此儿情有独钟,他要吃肉,便给他吃肉;他要穿好衣裳,便让他穿好衣裳,留头一头黑发生活在寺里。还专门为他请来了塾师,教他读书习字,为他取名“近思”。近思非常聪明,通举子业。年将弱冠,有一个督学来杭州督考,塾师悄悄地让近思去应考,结果考中府学第三名。过了个把月,石揆召集合寺诸僧说:“近思是我的小沙弥,什么时候瞒着我入学为生员了?啊?”

  他生气得不得了,把近民思叫来,让他跪在佛前,强行剃了他的头发,并为他披上袈裟,改名“逃佛。”

  石揆禅师是爱弟子心切,怕他离开自己离开寺里,从此走上仕途,不披袈裟披锦袍,这不是他的初衷。他的初衷是让近思在寺里好好地研习佛法,将来继承他的衣钵。所以,当他得知近思偷偷地去考取府学第三名,赶紧快刀斩乱麻,削其发,披其衣,改了名字,以为这样,便能留他在寺里。谁知他的这一举动触怒了沈近思的同学们,他们数百人联名上控巡抚督学。当时有一个名叫顶霜泉的人,系仁和(今即杭州)学霸,他见近思才貌俱佳,便率家僮数十人,把近思抢了去,让他戴上假头发,还让他的妹妹配给他,设宴聚集一批生员学子前来赋诗作贺。

  督学府里的一些人,虽与石揆有交情,然因众怒难犯,迫不得已,准许了诸生之控状,并允沈近思蓄发为儒。本来事情至此也就罢了,然诸生还不服,气势汹汹地要去殴打石揆师解恨。督学府没办法,只得命石揆的两位侍者到庭,各打了五十大板。群愤始平。

  石揆心痛啊!好端端的一脉法像,就这么成了儒林之士!一月后,石揆让侍者撞鼓召集合众寺僧,各持香一炷礼佛毕,哭着说:“灵隐寺没有大福份不能撑持。沈近思风骨严整,在人间为一品官,在佛家为罗汉身,所以我一见倾心,欲以此座(即衣钵)传给他。又因一念争胜之故,让他入学以继承我孝廉出身之衣钵,此皆含嗔未灭之故啊!现在,侍者被打,为辱莫过于此,老衲还有什么脸面当这个方丈!儒家之改过,就是佛家之忏悔,我将赴释梵天王处忏悔百年,才能得道。”

  说完,他让诸弟子速持他的禅杖一枝,白玉盂钵一个,紫衣袈裟一袭,往迎谛晖禅师为他补过。群僧合拿,跪在地上哭道:“师傅您不是不知道,谛晖禅师已逃出三十年,音讯俱无,您让我们从何处去迎接呀?”

  石揆禅师告诉弟子说,谛晖在在云栖第几山第几寺,户外有松一株,井一口,你们只要按此去访就可以了。说完,趺坐而逝,鼻垂玉柱两尺长。诸僧接他所说的话,果然找到了谛晖禅师。看来,石揆与谛晖一生斗来斗去,石揆还是非常佩服谛晖的,否则,示寂之前,不会让弟子去找他。从此也可见得他们之间的深厚情谊。

  沈近思后来中了进士,官至左都御史,卒谥“清恪”。他每次谈到石揆禅师的时候,经常流泪,他觉得石揆对他恩重如山,他仍能清晰地记住,他儿时在寺里的情形,那时候,石揆待他不亚于父亲对待自己的孩子。所以,每每谈到石揆,他都会流泪。

  佛教界少了一脉佛像,而在儒坛里多了一个沈近思。可见得石揆禅师是非常有眼力的,当初一见年幼的沈近思,他便一见钟情,此非慧眼莫辨啊!

✿ 继续阅读 ▪ 忍辱多力(甸甸)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