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最不知道的是什么?

  人,最不知道的是什么?

  觉真

  以研究人、研究人的本性、研究人的异化、研究人的存在而闻名于世的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 1889-1976)在经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痛苦体验之后,他对于人可以出卖别人,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那样凶残、谋害与不公,总想找出其原因。他终于从希伯来民族的《创世纪》中找到了最原始的源头:

  亚当与夏娃犯罪。上帝询问:“亚当!你在哪里?”

  “上帝!我不好意思见你。”亚当躲在丛林里答非所问。

  “奇怪了,是否你偷吃了禁果,而不好意思见人?”上帝追问。

  “是你造给我的那个女人叫我吃的!”上帝静默了一会儿。

  “夏娃!你为什么叫你丈夫吃那禁果?”

  “是那条蛇叫我吃的!”夏娃同样推诿。

  这是在《圣经》中也有记载的一个着名故事。从这个故事,我们至少可以看出以下四点:1、人能知错,知愧,但是,人会推(诿)。2、人会掩盖自己。3、人容易上当,太过相信别人。4、人对自己不负责任。一定要查责任,责任都在别人那儿。把这四点,集中到一点,就是人不知道自己有责任。所以海德格尔终于找到了人类从最初就具有不负责任的原始性格。

  据说哲学界一致公认的是:海德格尔的最大贡献在于他用最有说服力的分析,把人性赤裸的存在揭示出来,从而告诉我们只有用解放人性中的责任感,才能打通人际之间的友爱关系,以人与人之间的整体性──亦即人类的整体性,来完成人的真正存在,以人类的整体意识来完成人生在世的生存目的。

  我这只不过借用海德格尔的“发现”作为一个引子,来印证我们佛教徒的理想和誓愿。我们一早上殿,先诵偈:

  愿今得果成宝王,还度如是恒沙众。

  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伏请世尊为证明,五浊恶世誓先入。

  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

  这是我们皈依三宝,身入佛门时所发四宏誓愿、增上誓愿的形象化说法。都是说的众生有苦,菩萨有悲,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这就是佛菩萨的责任自觉。佛经中常讲,如母忆子,如母怜子,母子天性,子苦母救,这就是母亲的责任自觉。马克思说:无产阶级要首先解放全人类,只有解放了全人类,无产阶级才能最终解放自己,这就是马克思的责任自觉,无产阶级的责任自觉。海德格尔呼唤人类要从不负责任转到尽责任,只有人人尽责任,人人都有责任自觉,那么,人的存在才能真正实现。可见海德格尔的呼唤同二千六百年前佛陀的呼唤是完全一致的。

  近来从报纸上,常读到十几岁的孩子,离家出走的报导,香港有大陆也有,电视台还有专题节目经常讨论。佛教讲因缘。离家有离家的因,出走有出走的缘。一个孩子,正在读书、求学、成长的年龄,忽然抛书弃家、走了,不知流落何处?怪孩子吗?孩子有气。怪父母吗?父母有泪。怪老师和学校吗?老师和学校有委屈。怪社会吗?你找不到责任人。谁都没有责任,恰恰是谁都有责任,谁都不能没有责任。归根到底,当然是孩子自己本人有不可忽视的责任。

  ──问题却是我们不知道自己的责任。

  小皇帝(小公主)们,享受的是依赖的爱,是别人无条件给予的爱。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父母爱他,爷爷奶奶姥姥爱他,学校、老师当然也爱他。他所享受的关心、体贴、照顾,全是应该的。他享受了这种爱,却不知道自己有珍惜这种爱、维护这种爱的责任。如果有一点点关心不够,体贴不到,照顾不周,或者稍不遂意,那就很可能一场“暴风雨”来临,以最极端的方式,学电影电视的情节,车站、码头、孤山野庙,漂泊去也。哪管你父母多少眼泪,家庭多少心血,老师多少自我谴责,学校、班级多少不安和影响,对社会又造成多少伤害!他没有一点个人责任。──假如他知道自己有责任,也就不会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的孩子,毕竟是少数。人类的恶行还有很多,偷盗、爆窃、抢劫、仇杀、色诱、强暴、谋害、欺诈,……尤其街头公然施暴,眼见弱者被虐、遭祸,周围观者如堵,无人制止,无人相救,群体失语,历史失忆,社会不公,正义何存?人,为什么失去了责任自觉?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责任?

  家庭伦常悲剧,时有所闻。父母的责任,丈夫的责任,妻子的责任,兄弟姊妹的责任──是否都已尽到自己的责任?还是不知道自己有责任?

  人类向大自然滥施开采,恣意掠夺,江河污染,环境破坏,生态失衡,大地震怒。南亚海啸,死亡25万,受灾人口200余万,报由业感,共作共受。人,有没有意识到自身的责任呢?有些国家,为了旅游收入,知情不报,难辞其咎──是不是也不知道自己有责任?

  在某校,期末考试。学生都已坐好了,等着。一位监考老师迟到五分钟,腋下还特意夹来两本与考试无关的书。学生应考,他找一空位坐下,翻开带来的书。学生考试两小时,他在那里看了两个小时的书。学生反而以吃惊的眼光看看他。他不知道自己的责任?

  佛学,就是生命管理学。学佛,就是让我们管好自己的生命。管好生命,就是要尽责任。尽什么责任?尽生命角色的责任。所以,管好生命,也可以说首先是管好自己的生命角色。我以老师为例吧。一个学校的教师,他大概有五种生命角色。1、知识的传播者,(责任是传播知识),2、团体的组织者(责任是组织好全班的教学),3、纪律的维护者(责任是管理秩序,维护集体纪律),4、家长代理人(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里,老师的责任就要代家长照顾他们,关心他们,教育好他们),5、模范公民(言传身教,责任就是为学生做出表率)。可见,尽责任本是尽自己的生命角色的责任。

  如前所述,一个正在读书的孩子,我想也有三个生命角色:1、对父母而言,他是儿女。儿女的责任就是关心父母,孝敬父母,有维护家庭,体谅父母的责任。2、对学校而言,他是学生。学生的责任,就是尊敬老师,严守校规,专心致志,好好学习,掌握知识与技能,完成学业。3、对一个班级而言,他是这个团体的成员。他就有维护本团体荣誉的责任,不能给本团体造成危害。如果他知道了自己这三个生命角色的责任,他还能逃学、离家、出走吗?

  最让我感动的是:我们的教主释迦世尊,是十分孝敬父母的,当他获知父亲净饭王逝世时,他赶到父王灵前,手执炉香,默哀前行,为灵柩引路送葬,尽了为子的责任。尽管他已出家,成为一名方外比丘,可是他对生身父母的孝心,已为我们树立了典范和榜样。

  话又说回来,我们身为佛徒,当行佛事。我们的生命角色是什么呢?顾名思义:法师,是传播佛法的老师。和尚,是人天师表。比丘,是具足四义──净乞食、破烦恼、净持戒、能怖魔的乞士、义士。僧,是“和合众”,是有僧律僧仪的团体,是推广佛法,住持佛教,弘传三宝的集体。那么,我们的责任是什么呢?当然,一位出家人,一位修持者,他的生命角色还远不止此,如前所引,四弘誓愿,增上誓愿,也都是我们的责任。每读佛教史,常让我记起:世尊八十年一期寿命,最后在拘尸那城外,双林树下,右胁而卧,示现入大涅槃。他的弟子阿难尊者,依依难离,哭得无比伤心。有一位阿那律尊者提醒阿难说:“别哭啦,佛陀灭度后,佛教今后的大事该怎么去办?赶紧去问问佛。”阿难问什么大事?阿那律提示他四件大事。阿难这才跪在佛前,请佛开示。第一,佛在世时,大家以佛为师。佛灭度后,以何为师?佛答:依波罗提木叉无上戒法为师。第二,佛在世时,大家依佛而住,佛灭度后,依何而住?佛答:依四念处住。(四念处:一观身不净,二观受是苦,三观心无常,四观法无我。念者,能观的智慧;处者,所观的境界。)第三,佛灭度后,结集经律论三藏时,在诸经之首,先写下哪几句话?佛答:当述信、闻、时、主、处、众六种因缘。第四,对僧团中一些恶性比丘,佛住世时,佛会调服他们,佛灭度后,当以何法对治他们?佛答:用默摈之法对待恶性比丘,即在僧团中把他们孤立起来,他们自知无趣,或心生惭愧,自然转变,或者自动离开了。上述阿难所问四事,史称佛陀的四大遗嘱。其实,这不正是佛陀临终垂训我们的四大责任么?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二六时中,我们是否知道自己的责任、想过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呢?如果没有自己的责任自觉,岂不有辱僧格,有负法乳佛恩,能无羞愧?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