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恨的本质(水莲)

  怨恨的本质 

  水莲 

    当一个人被侮辱毁谤,被侵夺陷害,或被戕害杀戮时,他的“怨”、他的“恨”,或他的“仇”在哪里呢?

    怨恨,必须依附在一个固定不变的实体时。才能显示出怨恨的意义,我们之所以感觉到有“怨恨”,那是因为我们强烈的执着有一个“我”,在受侮辱、伤害、杀害,但“我”是什么呢?

    如果“我”是身体的话,那么身体会腐化,也终将腐朽,那么,当其时,我们的“怨恨”要依附在哪呢?要依附在终将腐朽,不存在的身体里吗?故知,执着有一个身体,可以受侮辱、伤害、杀害而生的“怨恨”,其实,就像执着确实有空中花、水中月一样的虚幻,因为当我们的身体消失了,那时,我们的怨在哪里?恨在哪里呢?

    如果说身体不是“我”,而是感觉身体存在的那个“心”才是“我”,是我们的“心”,在感觉受侮辱、伤害、杀害,是我们的“心”在怨在恨。

    但什么是“心”呢?”“心”有固定不变的实体,“心”是永恒的吗?

    当我们说是“心”时,其时并没有一个实质不变且永恒的主体叫“心”,因为“心”是刹那变迁不住的,当我们说“过去”时,“过去”心已过去,已过去的心念是不存在的,当我们说“未来”时,“未来”心还没有到,还没到的心念是不存在的,当我们说“现在”时,“现在”心刹那不住,刹那不住的心念也是不存在的!

    故知我们所认为存在的“心”,也并没有一个实质不变的主体,它生了又灭,灭了又生,生生灭灭,如“梦”如“幻”,如“泡影”,如“露”也如电”!

    当我们连一个实质的“心”,都尚且还找不到时,那么,我们感觉被侮辱、被伤害、被杀害所产生的怨和恨,要依附在哪里呢?如果连“心”都找不到,那么所谓依附在“心”上的“怨恨”,不也是如空中花、水中月般的虚幻吗?

    所以,我们之所以有怨,之所以有恨,全部是由于虚幻的“心”,和虚幻的坚固“执着”所产生,由于这样虚幻的执着心,让我们永生都沉溺于爱欲生死的轮回苦海中!

    当看透了“怨恨”的本质后,我们“宽容”的本质也于是浮现。

   摘自《现代因果录》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