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本行集经》

「本缘部」经文190卷03页码:P0655
隋 阇那崛多译

  《佛本行集经》三十七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富楼那出家品第四十
  尔时憍萨罗聚落。去迦毗罗婆苏都城邑。其间不远。有一村陌。彼村有一大婆罗门。为净饭王作于国师。其家巨富。多饶财宝。乃至屋宅。犹如北方毗沙门天宫殿无异。彼婆罗门。有于一子。名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隋言满足慈者)。极大端正。可喜少双。为诸众人之所乐睹。巧智聪慧。细意细心。能诵一切韦陀论彻。既自解已。复能教他。具解三种韦陀旧解尼干陀论。[口*祁]辀婆论。解破字论。又能宣说往昔诸事五明之论。一句半句。一偈半偈。皆能分别。亦复通解受记之论。于世辩中。悉皆具解六十种事。有大人相
  净饭大王。悉达太子。当生之日。其弥多罗尼子。亦共同时而生。彼人本性。厌离世间。志求解脱。于烦恼中。恒有惊怖。心常寂定。往昔已曾见诸佛来。彼诸佛边。种诸善根。作多福业。熏习其心。志涅盘门。不乐烦恼。于一切有诸生死内。皆悉远离已作于行。诸缠坏烂。取因为力。至成熟地。到圣法故。时富楼那。独坐思惟。我父既为输头檀王而作国师。须多经营。备多种技。处王法中。代王断事。又复其儿悉达太子。决定与彼输头檀王。一种无异。应当必作转轮圣王。我父若无。我身决定与彼悉达转轮圣王而作国师。我父既为小王国师。今以如是无暂闲时。况复欲作转轮圣王大国之师。普于国内。辨事有闲。终无是处。我今预前。当作何事。当作何计。我今唯有舍家出家
  时富楼那。如是念已。当菩萨夜出家之时。夜半默然。不谘父母。共其朋友。足三十人。从家而出。径往至于波梨婆遮迦法之中。请乞出家。居在雪山。苦行求道。彼等诸人。勇猛精进。不暂休息。其三十人。一时成就。获得四禅并及五通
  时富楼那。苦行仙人。自思惟言。我今应可内自观察悉达太子受圣王位时节至未。而富楼那。以天眼观。睹见世尊在波罗奈鹿野苑中。证得无上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转无上微妙法轮。为诸天人分别说法。见已即至诸朋友边。而告之言。汝等今可生欢喜心作大踊跃。今彼悉达大圣太子出家。已证无上菩提。证菩提已。已转无上清净法轮
  世尊今日。现在于彼波罗奈城鹿野苑内。为诸天人说法开示。汝等今可共我相随至于彼边行于梵行。是时彼等诸朋友辈。欢喜报言。仁语善也。我等顺从
  时富楼那苦行仙人。举身即共三十朋友。从雪山下。飞升而行犹如雁王腾于虚空。至波罗奈鹿野苑下。往诣佛边。到佛所已。顶礼佛足。以两手执世尊之足摩挲顶戴。举头以口。呜如来足。起在佛前胡跪。以偈赞叹佛言
  昔在兜率陀天上  正念化作白象形
  托身欲入摩耶胎  来至释种家作子
  如妙莲花不着水  在于母胎不污身
  彼母受乐无量欢  不贪五欲唯乐法
  唯行善行舍诸恶  观尊在胎如铸金
  欢喜踊跃不知厌  看不知足更复睹
  尊在胎内常说法  诸天人起慈悲心
  皆悉欢喜饮法膏  世尊初生发妙语
  我脱众生生死苦  右胁出已七步行
  无畏犹如师子王  我是如来终灭苦
  世尊初生浴池水  水不冷暖弥岸平
  浴讫涂香庄严身  空中自然盖拂现
  世间希有见此事  是故我等顶礼尊 
  说是偈已。富楼那等若干仙人。举声从佛。乞求出家。如是白言。唯愿世尊。哀愍我等。我等心愿。欲得出家。慈悲怜故。度脱我等
  尔时佛告富楼那言。汝富楼那。今可速起。当随汝意。我与汝等。从心所愿。时富楼那。得如来听其出家已。乞受具足。及其朋友二十九人。彼长老辈。既得出家受具戒竟。未久之间。各各用心。独卧独行。独坐独立。勇猛精进。行坐空闲白玛若拙。各各别行用心谨慎。不曾放逸。恒住空闲。时节不久。若善男子。求大利故。正心正信。舍家出家。为欲求于无上梵行。已尽欲边。见诸法相。欲修诸通。即证彼法。已断诸生。得梵行报。所作已讫。不受后有。彼等一切。诸长老辈。既证知已。悉成罗汉。以心善得一切解脱。皆成大德。一切皆悉能作大事。利益众生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作如是言。汝等当知。说法人中。最第一者。即此富楼那弥多罗尼子是也。而有偈说
  世尊在于波罗奈  微妙语告诸众言
  此是满足真比丘  说法人中最第一 
  尔时世间。一切合成九十一阿罗汉。谓佛世尊。并五比丘。长老耶输陀。及耶输陀波罗奈国。同时所生有四朋友最胜长者。胜中复胜诸善男子。谓毗摩罗。善臂满足。并及牛主。又耶输陀。在家估客。行贾商人。五十朋友。次善男子长老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并及知旧二十九人
  佛本行集经那罗陀出家品第四十一上
  尔时阎浮南天竺地。有一国土。名阿盘提。彼国土中。有一聚落。名猕猴食。其聚落内。有一巨富婆罗门姓大迦旃延。其家多有资财珍宝。奴婢六畜。谷麦豆麻。屋宅园林。种种丰足。乃至如彼毗沙门宫。无有殊异。彼婆罗门。聪明智能。读诵受持三韦陀论。博通诸物。一事十名[口*祁]辀婆等。文句字论。往昔过去。一切诸事。五明之论。知句半句。分别世间诸受记论及六十种。大丈夫相。皆悉具足。读诵通知。与严炽王作国大师。时彼国师大婆罗门。第一长子。辞家游历他国。学问不知厌足。处处寻师。具解诸论。技成就已。还归本家。既奉见父。即谘白言。善哉阿爷。我今学问。种种通达。为我聚集一切大众。我欲诵出韦陀论等及诸技能。父闻欢喜。即为集众。儿见人集。即在众前。所诵一切韦陀论等及诸技能。皆不隐藏。悉并诵出。而彼大众。即便共尊彼国师子。推为上座。其父即将种种珍宝。而供养之。时彼国师大婆罗门。复更别有第二之子。名那罗陀(隋言不叫)。其父告彼第二子言。汝那罗陀。今可舍家出至他国受学诵习韦陀诸论。令如汝兄。而那罗陀童子之兄。当诵一切韦陀论。时其那罗陀。一闻即便一切受持。时那罗陀闻此语已即白父言。善哉阿爷。我已通解一切韦陀及咒术等。阿爷今可为我。聚集一切大众。我于众前。诵诸韦陀及以技能。其父闻子如是语已。心生希有。即集大众。集大众已。诸种安置。时那罗陀。在大众前。诵诸韦陀一切论等。尔时大众。闻已各各心生欢喜。赞叹彼言。善哉善哉。大智童子。快能诵习诸韦陀论。其父复将种种财宝。以用供养
  尔时长兄。闻弟诵通一切诸论。心生苦恼。作如是念。我无量年。游历诸国。学习种种所诵咒论。心虑烦劳。方始诵持诸咒术得。其那罗陀。云何闻已。皆少时间。受持净遍。而其少年。尚得如是。若后成长。必定应当作王国师。以是因缘。我须方便除灭其体。如是则我得成大利。若不然者。终夺我位
  尔时其父。知自长子内心。如是于那罗陀。私生恶念。既觉知已。作是思惟。我此小儿。聪慧可怜。勿令为兄之所夺命。作是念已。应须方便莫令其知
  尔时南方有一城。名优禅耶尼。去城不远。有频陀山。其山中有一老仙人。名阿私陀。在中居住。彼仙洞解一切韦陀并及诸论。以得四禅。具五神通。是那罗陀童子外舅。是时国师大婆罗门并及其妇。即将其子那罗陀身。往彼山中。对共付嘱阿私陀仙。以为弟子。其阿私陀。既受领得那罗陀已。教诏显示。不久成就获得四禅具五神通
  尔时梵志阿私陀仙。将其弟子那罗陀身。即出山向波罗奈城。即于城外。造立草庵。在中居住。昼夜六时。作如是教。大声唱言。善哉善哉。汝那罗陀。佛今出世(如是三称)。汝应彼边。剃落出家。修行梵行。必当长夜大得利益。大得快乐。自利身已复应利他
  尔时彼老阿私陀仙。作如是语。教其弟子那罗陀已。不经多时而取命终。阿私陀仙。命终之后。时彼梵志私陀仙人。所有世间利养名闻。悉是弟子那罗陀得。时那罗陀。以世利养名闻多故。贪恋着心。无有正念。更不作想。求觅胜上。不信有佛有法有僧
  尔时海内伊罗钵龙(隋言藿香叶)王。既受龙身。心生厌离。欲求解脱。不乐于彼秽浊恶想。而作是念。往昔世尊迦叶如来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亲授我记。汝大龙王。从今已去。过若干年。若干百年。若干千年。若干百千年。若干百千万亿年。当有一佛出现于世。号释迦牟尼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而今已过如是无量无边亿数百千万年。叵有彼佛释迦如来。出世以不
  尔时复更有一龙王。名曰商佉(隋言螺)。彼龙王宫。常有无量龙众聚会。而彼会处。多诸龙王。百千云集。伊罗钵龙。亦在彼宫。是时有一夜叉之王。名曰金齐。与伊罗钵龙王善友。亦在彼龙众会中坐
  尔时伊罗钵龙王。即于众中。告夜叉王。作如是言。仁者。汝今颇知世间释迦如来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出现世未。是时夜叉报龙王言。大善龙王。我实不知释迦如来出现已未。虽然龙王。但我今知。彼旷野中。有于一城。其城本是夜叉宫殿。名阿罗迦盘陀(隋言圹野宫殿)。彼城先来有二偈文。而彼偈云。若无有佛出现世间。终无人能读此偈者。设复有读。亦不能解此之偈意。若当有佛出现世。时即得读知。无人解义。唯有如来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能说此义。或有从佛闻而得解
  尔时伊罗钵龙告彼夜叉王如是言。仁者。汝今可往至彼读取彼偈得来以不。是时金齐夜叉之王。从伊罗钵龙王边。受如是言已。即便往至彼阿罗迦盘陀宫殿。受读彼偈得已。速疾还向伊罗钵龙王边。到已即白伊罗钵言。大善龙王。今日应当心生欢喜。所以者何。释迦牟尼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大圣如来。今已出世。何以得知。遂能令我得读彼偈。我已受持彼偈将来。若有人能解此偈意复能宣说。即应当知此是真佛
  尔时伊罗钵龙王心大欢喜。踊跃遍身。不能自胜。即从金齐夜叉王边。受取彼偈。尔时商佉龙王有女。名曰常分。端正可喜。最上花色。众人所爱。世无有双
  尔时彼会诸龙王等。作如是念。我今应当至月八日十四十五或二十三及二十九并三十日。将好金器满盛银粟。于银器内满盛金粟。将此龙女。庄饰其体。以妙种种璎珞严身。从此龙宫出。置于彼恒河岸上。着于露地。说此二偈。以示众人
  在于何自在  染著名为染
  彼云何清净  云何得痴名
  痴人何故迷  云何名智人
  何会别离已  名曰尽因缘 
  时彼龙王。说此偈已。遍告一切诸世间言。若有能解诵此偈者。我等即当以此金银盛满粟等并及龙女。持用布施。即取彼人。作于佛想。若当有人传从他闻来为我说。亦然布施。时商佉王及伊罗钵诸龙王等。欲见世尊。渴仰世尊。思迟世尊。恒以白月黑月八日十四十五。将好金器满盛银粟。于银器内复盛金粟。及彼龙女种种严身。将至恒河岸上。安置住于陆地。彼二龙王。相与而说此二偈言。在于何自在。乃至尽因缘。复作是言。若有人能解此偈义。我等将此二器金银。并及端正可喜龙女。以用布施。而彼龙王。说于此事。声闻八方。所有山林。或复在水。或在陆地。或婆罗门。或复长者。各相谓言。白月黑月。恒以六日。彼二龙王。从水而出。将于二器。盛金银粟。及一龙女。璎珞严身。从恒河出。在岸某方陆地住立。说此二偈
  在于何自在。乃至尽因缘。作如是语。若有人能读解此偈。我等将此二器及女而布施。彼时婆罗门。及长者等。从二龙王。闻如是语。悉从八方竞来。集会彼龙王处。各自唱言。我能读解此之二偈。及至龙边。读偈不得。又不解义。或复有人。读此偈已。反还问彼二龙王言。此偈何也。复问此偈其义云何
  时那罗陀童子仙人。居止在于摩伽陀国。为诸人民而作导师。彼国男女。尊重供承赞叹歌咏那罗陀仙。各相谓言。此摩那婆。自既知已。复教他知。自既见已。复教他见。是时彼国摩伽陀内。所有人民。作如是念。此那罗陀仙圣童子。既自知见。教他知见。我等于彼二龙王边。闻斯二偈。无人能诵。无人能答。我等今可至那罗陀童子仙边。到已应说如此之事。作是念已。摩伽陀国诸婆罗门。及长者等。即便往至那罗陀仙童子之所。到已详共白那罗陀童子仙言。仁若知时。恒河岸上有二龙王。一名商佉。二名伊罗钵。常以白月黑月六日。从恒河水。出于陆地。将金银器。盛粟及女。乃至谁能解此偈义。即施与彼说此二偈。偈云在于何自在。乃至尽因缘
  尔时那罗陀仙人童子。作是思惟。我今既为此摩伽陀国内人民。作于尊师。此之人民。皆供养我。尊重承事钦仰于我。又复谓我自知见已。转能教他。我今若于是人民前。言我不解此二偈义。此之人民。即毁辱我。一切利养名闻阙少。我皆失之。作是念已。即便告彼摩伽陀国诸婆罗门大长者等。作如是言。我共汝等。一时往诣二龙王边。请说二偈。寻取其义
  尔时童子那罗陀仙。共摩伽陀长者人民婆罗门等。左右围繞。推那罗陀童子仙人。最为上首。向二龙边。到已告言。二大龙王。愿为我等。说于二偈。我得闻已。思惟取义。尔时商佉二龙王等。即为彼仙。说二偈云。在于何自在。乃至尽因缘
  尔时童子那罗陀仙。告彼二龙。作如是言。我今于汝二龙王边。受此二偈。从今已去。过七日外。当来汝边答报偈意。时彼二龙。白那罗陀童子仙言。如仁者教。作如是事
  时那罗陀。从二龙王。受得偈已。还向本处。时摩伽陀。一切人民。憍萨罗国。一切人民。及鸠留国。般遮罗国。诸人民等。传闻童子那罗陀仙。从商佉龙并伊罗钵二龙王边。受持二偈。谓言从今去出七日。还来到此。说二偈义。而彼人民。驾诸杂乘。所谓象车马车牛车。及步人等。相与云集
  尔时恒河此彼两岸。有于八万四千众类。閦然集聚。皆共欲听那罗陀仙。及二龙王解说偈时。时波罗奈居住在城。有诸六师。各自称言。我是尊者。所谓富兰迦叶摩萨迦梨瞿奢梨迦阿耆多祁奢迦摩罗波罗浮多迦遮耶那删阇夷毗罗师谁富多罗尼干他若祁富多罗等
  时那罗陀童子仙人。即便向彼诸六师边。欲问偈义。到已即问此二偈意。而彼六师。既不能解此偈义意。更复增上。于仙人边。起瞋恚心。还反问于那罗陀仙。作如是言。此之二偈。有何意也
  尔时世尊。初证正觉。居住在彼波罗奈城鹿野苑内旧仙人林。时那罗陀童子仙人。自心如是思惟念言。此沙门在波罗奈城鹿苑旧仙所居林内。我今可向彼边借问此二偈意。复重思惟。自余沙门。及婆罗门。耆年大德。堪为一切国王作师。久来出家。所谓富兰迦叶。乃至尼干陀若祁富多罗等。我至彼边。问此二偈。犹不能解。况复如此年少沙门。生来未久。出家始尔。我问于此二偈之意。彼讵能答。更复思惟。年少沙门。或婆罗门。不可辄轻。所以者何。或彼年少沙门之人。或婆罗门。亦有聪明快智能者。我今但可往诣于彼大沙门边。问此偈义
  尔时童子那罗陀仙。即诣佛边。到佛所已。共佛相瞻。慰喻面款。种种善言。巧语谈话讫已。即便却一面坐。其那罗陀摩那婆仙一面坐已。即白佛言。大德尊者。沙门瞿昙。我欲谘问尊者一义。未审尊者。许我以不。是时佛告摩那婆言。汝摩那婆。随所有问。我当为解。时那罗陀摩那婆仙。得佛许已。即便说偈。而问佛言
  在何自在王  染著名为染
  彼云何清净  云何得痴名
  痴人何故迷  云何名智者
  何会别离已  名曰尽因缘 
  尔时世尊闻彼说已。即还以偈答那罗陀摩那婆言
  第六自在故  王染名曰染
  无染而有染  是故名为痴
  以没大水故  故名尽方便
  一切方便尽  故名为智者 
  尔时童子那罗陀仙。从佛得闻如是偈已。心意开解。生大欢喜。踊跃遍身。不能自喻。闻已即便奔走往诣彼商佉所。及伊罗钵二龙王边。到彼二大龙王边已。即便告彼二龙王言。汝等龙王。说偈问我。时二龙王。依以二偈。问那罗陀童子仙言。在何自在王。乃至尽因缘
  尔时童子那罗陀仙。还以二偈答龙王言。第六自在故。乃至名为智
  尔时伊罗钵龙王。闻此偈已。心作如是思惟念言。我今已得无上世尊。我今已得胜修伽陀。我今已知世尊出现。知修伽陀。大圣世尊。今为我生为我出世。为我觉悟(如是再称)
  时伊罗钵二大龙王。如是念已。白那罗陀摩那婆言。仁摩那婆。实为我说。此是仙意自辩才力。为从他闻而解此义。仙摩那婆。我实不见。今世间中。及以天上。若有沙门婆罗门等。或天或人。能自辩才达是二偈。能自说者。无有是处。唯除如来无上世尊。或佛沙门。从彼等边。闻而方辩
  尔时童子那罗陀仙。即便以偈告伊罗钵二龙王言
  如龙王说非我辩  大圣世尊已出兴
  诸相具足庄严身  彼能如是辩才说 
  尔时伊罗钵龙王。即还以偈白仙童子那罗陀言
  大仙言是佛语者  为当睡卧梦里闻
  若是分明对面承  唯愿仁今重赞说 
  尔时童子那罗陀仙依所睹见。即更以偈答龙王言
  天人自在大丈夫  今居波罗鹿苑内
  既转无上法轮已  犹如师子吼胜林 
  尔时伊罗钵龙王。复更以偈白那罗陀童子仙言
  仁今所言佛世尊  我不闻久今闻说
  既闻与仁相共诣  观彼希现难思议
  昔睹今复得重观  正觉如来诸相好
  今日始更出现世  难值犹若优昙花
  经历多时乃一兴  清净犹彼空中月
  诸相具足庄严体  正觉最上胜菩提
  久远旷绝不闻声  清亮犹如梵音响
  若诸众生得闻者  从佛得入解脱门 
  尔时伊罗钵龙王。说偈赞叹佛世尊已。复更重白那罗陀仙。作如是言。那罗陀仙。仁言佛也。时那罗陀摩那婆仙。答龙王言。我言佛也(梵本再问再答)
  龙王复言。那罗陀仙。如此鸣吼。出世甚难。所谓彼佛佛世尊也。那罗陀仙。彼阿罗呵三藐三佛陀。今在何方
  时那罗陀摩那婆仙。即整衣服。偏袒右肩。合十指掌。向佛在方。示龙王言。汝等龙王。若欲知者彼佛如来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今在某方
  时伊罗钵龙王。知佛处已。即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向佛所在。合十指掌。三称此言。南无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如是三说)
  时伊罗钵龙王。白那罗陀童子仙言。摩那婆仙。相随共向彼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所。礼拜供养。时那罗陀报龙王言。善哉龙王。我等共去
  时伊罗钵并及商佉。二大龙王。自余无量诸龙眷属。那罗陀仙摩那婆等。八万四千诸众生辈。欲向佛所
  尔时伊罗钵龙王。作是思惟。我今若以变化之身。见于佛者。此我不善。我今宜以自许报身。往见世尊
  尔时伊罗钵龙王。至其龙宫。以自报形。而欲见佛。从北天竺特叉尸罗城。向波罗奈国。强有三百六十由旬。时彼龙王出欲见佛。其头已至佛世尊所。而尾犹尚在自本宫。而彼龙头。其状犹如独树造般。其项犹如象鼻放水。耳目犹如憍萨罗国铜钵之器。口出光炎。犹如重云出于闪电。气息作声。如云雷鸣。作伽荼伽荼声。而彼八万四千众类。一切悉随伊罗钵行。而伊罗钵。遥见如来极大端正光相非常。心生欢喜。乃至犹如虚空中星庄严显赫。既睹见已。向于佛边。生清净心正信之心。踊跃欢喜。进向佛所
  尔时世尊。既遥睹见伊罗钵龙渐渐而来。见已告言。善来善来。伊罗钵龙王。经历多时不曾相见。王今身体安隐以不。少病少恼。及诸亲眷。并无疾耶
  

  功德无量:如果您发现本经文有误/缺,可以点我为众生修正此经

  

  《佛本行集经》由菩提下网站(putixia.net)提供分节阅读,后面还有【23】个分章。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