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本行集经》

「本缘部」经文190卷03页码:P0655
隋 阇那崛多译

  《佛本行集经》十五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净饭王梦品第十七
  尔时作瓶天子。以神通力。欲令太子发出家心。即于其夜。与净饭王七种梦相。时净饭王。眠卧床上。于睡梦里。见如是相。第一所谓梦见。有一大帝释幢。其幢周匝。有于无量无边人。举从迦毗罗城东门出。第二所谓梦见。太子乘十大象。驾驭众车。从迦毗罗城南门出。第三所谓梦见。太子驾驷马车。端坐其上。从迦毗罗城西门出。第四所谓梦见。杂宝庄严一轮。从迦毗罗城北门出。第五所谓梦见。太子在迦毗罗城之中央大街衢内。手执一捶。挝打大鼓。第六梦见。此迦毗罗城之处中。有一高楼。太子坐上。四面散掷无量诸宝。而其四方。复有无量无边亿数诸众生。来将此宝去。第七梦见。此迦毗罗城外不远。有于六人。举声大哭。号咷流泪。各以两手。自拔头发。宛转于地
  时净饭王。于梦里见如是之相。心大惶怖。恐畏毛竖。遍体战栗。惊悸疑怪。忽然而寤。觉已即唤所当宫内诸大臣来。而敕彼等作如是言。卿等知不。我于今夜。梦见如是大恐怖事。七种次第如前所列。皆悉说之。复敕语言。汝等善持此等诸梦。莫令忘失。明日坐殿。可于众内奏我令知。而诸臣等。闻王敕已。即白王言。谨如王敕。实不敢违。天晓王坐。即于众中。具以夜梦。谘奏王知。时净饭王。闻臣白已。即召国内善解占梦诸婆罗门而告之言。汝等大智。解我所梦。有何果报。我梦如是。如前所说。彼等大智诸婆罗门。闻王敕已。各共思惟。量宜可否。而白王言。大王。当知我等未曾闻如是梦。我等闻已。心意迷荒。不知此梦有何果报。时净饭王。闻诸占梦婆罗门等作如是语。心复忧愁。作如是念。或我太子。不得作于转轮圣王。莫复得已而还坠落转轮王位。今我心内。极大忧愁。谁能决我如此疑结
  尔时作瓶天子。在于净居宫殿之内。遥见净饭大王如是忧愁不乐。见已忽然从彼天宫。隐身而来。化作一梵婆罗门身。头有螺髻。以鬘为冠。智能聪明。端正盛少。着黑鹿皮。以为衣服。立在净饭王宫门外。唱如是言。我能善解净饭王梦。决断所疑。时当门人。闻婆罗门作此语已。速疾往诣净饭王所。长跪谘白净饭王言。大王。当知门外有一婆罗门立。口称是言。我善能解一切诸梦。时净饭王。即便敕唤此婆罗门。令入宫中。入已欢喜。即宣敕问彼婆罗门。作如是言。汝巧智能大婆罗门。今知已不。我于昨夕夜半之时。见如是等七种梦相。第一见有一帝释幢。无量无边。百千人民。左右围繞。共举此幢。从迦毗罗城东门出。乃至去此迦毗罗城。道里不远。见有六人。举声大哭。以手拔发。我今恐怖。心意回遑。梦相既然。未知善恶。汝可为我一一解之。时净饭王。作是说已。默然而住。听其解释
  尔时作瓶天子。即白王言。大王。当知王所梦见。一帝释幢。有于无量无边人民。左右围绕。共举此幢。从城东门而将出者。此是大王悉达太子。与于无量百千诸天。左右围繞。当舍太子。从宫合内。踰城出家。此梦是彼于先瑞相
  又复大王所见。太子乘十香象。驾驭众车。从城南门而出行者。彼出家已。即便证得于萨婆若及以十力。此梦是彼于先瑞相
  又复大王所见。太子乘驷马车。从城西门而出行者。彼出家已。证萨婆若。具足而得四无所畏。此梦是彼于先瑞相
  又复大王所梦。杂宝庄严一轮。从城北门而出行者。彼出家已。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后于天人前。转于无上微妙法轮。此梦是彼于先瑞相
  又复大王所梦。太子在迦毗罗城之中央四衢道内。手执一捶。击大鼓者。彼出家已。证得菩提。转法轮时。诸天各各扬声唱言。其音上彻乃至梵天。传相告知。响遍色界。此梦是彼于先瑞相
  又复大王所梦。太子在迦毗罗城之处中楼上而坐。四面散掷种种宝者。彼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于诸天人八部众前。当散如是众妙法宝。谓四念处。及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八道。种种诸法。此梦是彼于先瑞相
  又复大王所梦。去此迦毗罗城。其外不远。见有六人。举声大哭。手拔发者。太子出家。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菩提已。而于彼时。有诸六师。其心应当生大忧恼。所谓富兰那迦叶摩婆迦罗瞿奢子阿耆那只奢甘婆罗波罗浮多迦咤耶那那阇夷禆耶私致只子尼干陀若低子等。此梦是彼于先瑞相
  尔时作瓶天子。为净饭王。解说梦已。白大王言。大王。宜应心生欢喜。勿怀恐怖忧畏不乐。何以故。此梦吉祥。获善果报。须自庆幸。慎莫有虑。如是安慰净饭王已。忽然不现
  时净饭王。闻婆罗门如是解梦说。云吉祥善果报已。即为太子。更重增加五欲之具。令太子心染着爱恋。望不出家。尔时太子。在于宫内。恣意而受五欲之事。不可思议
  佛本行集经道见病人品第十八
  尔时作瓶天子。复更思惟。此之护明菩萨大士。在彼宫内。着于五欲。放逸情荡。已经多时。世间无常。盛年易失。护明菩萨。应当早舍宫内出家。我今可先为其作相劝请觉悟。令速厌离。如是念已。作瓶天子。神通力故。亦是护明菩萨大士。宿福因缘。坐于宫内。忽然发心。欲出园林观看游戏
  尔者太子。召唤驭者而告之言。谓善驭者。汝可速疾庄严好车。我欲出城向于园苑。游戏悦目观看丛林。是时驭者。白太子言。如圣子敕我不敢违。驭者既闻太子如是教令语已。即往奏白净饭王言。大王。当知太子今欲出向园林观看善地。时净饭王。出敕宣令国内人民。悉使庄严扫洒清净迦毗罗城。并遣除却一切诸草沙砾荆蕀朽木土堆粪秽臭处皆令平坦。乃至园内。所有女名树木之者。还令以女璎珞之具而庄严之。男名树木。以男璎珞。而用挍饰。乃至道上。于太子前。或老或病。不听出现。莫使太子见已生于厌离之想。是时驭者。庄挍车已。进太子言。已严车讫。唯愿圣子。善自知时。是时太子。即乘宝车。乘已执持大王威神巍巍盛德。从城南门。渐渐而出。欲向园林观瞩嬉戏
  尔时作瓶天子。即于太子前路。化作一病患人。连骸困苦。水注腹肿。受大苦恼。身体羸瘦。臂胫纤细。痿黄少色。喘气微弱。命在须臾。卧粪秽中。宛转呻唤。不能起举。欲语开口。纔得出声。唱云叩头。乞扶我坐。是时太子。见彼病人。乃至口言唱扶我起。太子见彼病患人已。问驭者言。谓善驭者。此是何人。腹肚极大。犹如大釜。喘息之时。身遍战栗。臂胫纤软。身体尪羸。痿黄无色。或复唱言。呜呼阿娘。或复称言。呜呼阿爷。悲切酸楚。不忍见闻。依托他身。方能起止。时作瓶天子。以神通力。教驭者报于太子言。愿圣子听。此名病人。太子复问彼驭者言。称病人者。此是何名。驭者报言。大圣太子。此人身体。不善安隐。威德已尽。困笃无力。死时欲至。无处归依。父母并亡。无处告诉。已无归依。无告诉故。此人不久。自应命终。欲得求活。极大困苦。必当不济。望觅差日。无有是处。唯待时耳。大圣太子。以是因缘故名病也。而有偈说
  太子问于驭者言  此人何故受是苦
  驭者奉报于太子  四大不调故病生 
  太子复问于驭者言。此人为当独一家法。为当一切世间众生悉有是法。驭者报言。此之病法。非独一家。一切天人众生杂类。皆悉未免。太子复言。我亦此病。未过未脱。会当似彼成如此事。呜呼可畏。太子即告其驭者言。谓汝驭者。若我此身。不脱是病。具兹病法。难得度者。我今不假至彼园林游戏受乐。可回车驾还入宫中。我当思惟。驭者答言。如太子敕。是时驭者。既受教已。回车向宫。是时太子。还入宫内。端坐思惟。我亦当病。病法未现。岂得纵情
  时净饭王。问驭者言。太子游园。受欢乐不。驭者报言。大王。当知。太子欲向城外出游观看池沼。而于半路。见一病人。乃至口言愿扶我起。见已即敕。回车而还。宫中静坐。思惟系念。时净饭王。闻此语已。心内思忆阿私陀仙授记之语。决定真实。太子莫复舍家出家。我今可为太子更加五欲之事。增长太子。令着五欲。不舍出家。时净饭王。即益太子五欲之具。复倍增长。而有偈说
  太子久住宫合中  欲出向园受五欲
  路见一瘦羸病者  便生厌离欲想回
  端坐思惟老患因  我今未超何得乐
  色声香味等诸触  最妙最胜不可厌
  大士昔行善业缘  今受极乐无有比 
  如是次第。太子在于宫内之时。具足而受五欲功德。昼夜无绝
  佛本行集经路逢死尸品第十九
  尔时作瓶天子。复于一时。发如是念。此之护明菩萨大士。在于宫内。极意欢娱。今时已至。护明菩萨。宜早出家。我今可为彼大士故劝请。令出厌离五欲舍家出家。是时作瓶天子。心欲劝发于护明故。作意令从宫内而出向彼园林观看善地。是时太子告驭者言。谓善驭者。汝可速驾驷马宝车。我欲出城诣园游戏。是时驭者。闻太子命。即疾往奏净饭王言。大王。当知太子欲出观看园林。时净饭王。敕令庄严迦毗罗城。扫洒街巷。荆蕀沙砾朽木土堆粪秽瓦石。皆悉净除。乃至园内。所有诸树。是女名者。女璎珞严。男名字者。男璎珞饰。复振铃铎。唱如是言。莫令更有一人不祥。在太子前。或老或病。乃至太子眼见之后。生于厌离。是时驭者。即为太子。严备好车讫已。进上白太子言。圣子。善听。庄挍车讫。唯愿知时。太子坐车。威神大德。从城西门出。向于外观看园林。时作瓶天子。于太子前。化作一尸。卧在床上。众人舁行。复以种种妙色刍衣。张施其上。作于斗帐。别有无量无边姻亲。左右前后。围繞哭泣。或有散发。或有搥胸。或复拍头交横两臂。或复二手取于尘土持坌面头。或出种种悲咽音声。泪下如雨。大叫号恸。酸哽难闻。太子睹之。心怀惨恻。问驭者言。谓善驭者。此是阿谁卧之床上。以种种华。庄严围繞。乃至杂色。刍摩衣服。作于斗帐。人舁而行。大众周匝。称冤叫哭。说偈问言
  王子妙色身端正  问善驭者此是谁
  卧于床上四人舁  诸亲围繞叫唤哭 
  尔时作瓶天子。以神通力。令善驭者报太子言。大圣太子。此名死尸。太子复问善驭者言。死尸是何。驭者报言。大圣太子。此人已舍世间之命。无有威德。今同石木。犹如墙璧。无有别异。捐弃一切亲族知识。唯独精神。自向彼世。从今已后。不复更见。父母兄弟妻子眷属。如是眷属。生死别离。更无重见。故名死尸。向于太子。而说偈言
  已舍心意等诸根  尸骸无识如木石
  诸亲号咷暂围繞  恩爱于此长别离 
  太子复问善驭者言。谓善驭者。我亦有此死法以不。又此死法。我已超未。驭者报言。大圣太子。太子尊身。于此死法。亦未免脱。世间一切。若天若人。所有亲族。眷属识知。各各有是别离之事。彼不见此。此不见彼。而说偈言
  一切众生此尽业  天人贵贱平等均
  虽处善恶诸世间  无常至时无有异 
  尔时太子。闻说此已。报驭者言。若我此身。同有是死。死法未过。又我即今不得见天及以天中所有眷属。彼等又亦不见于我。我今何假向彼园林游戏快乐。可速回车还入宫内。我当思惟。是时驭者。闻太子命。如是言已。即回车驾。还向宫中。尔时太子。至宫内已。端坐思惟。我当必死。既未能得超越死法。系念默然。思惟如是。世间果报。会归无常。而太子初欲入宫时。有一无智愚痴相师。立在大王宫门之外。熟视瞻仰太子面颜上下形容丈夫之相。大声唱言。汝诸人辈。一切当知。从今日后。至七日内。此之太子。七宝自然成就来应。时净饭王。问驭者言。汝善驭者。引导太子。至园林中。颇得称心。受欢乐不。驭者长跪。奉报王言。大王。当知太子今出。不至园林。时净饭王。问驭者言。太子何故。不至园林。驭者白言。大王。善听。太子出宫。于其中道。见一死人。卧在床上。四人扛舁。乃至亲属。围繞哭泣。见已即回还入宫内。思惟不乐。时净饭王。闻此语已。心内思惟阿私陀仙所记。必实太子。莫复舍我出家。我今可更增益太子五欲之事。令其染着。勿使出家。时净饭王。与其太子。增加服玩种种充足。而有偈说
  无量劫海功德行  太子以见命终人
  心大怅怏怀忧愁  还入宫内思当死
  昔置此城宫殿妙  太子年盛极端严
  五欲称心甚自娱  犹在千目欢喜苑 
  如是次第。太子在于宫内。具足而受五欲。恣意欢喜
  佛本行集经耶输陀罗梦品第二十上
  尔时作瓶天子。见太子出观死尸。回厌离世间五欲之事。还宫内坐。经六日后。复更如是。重思惟言。此之护明菩萨大士。以着五欲。心迷放逸。不肯弃捐。今时已至护明菩萨。应须速疾舍离出家。我今可为作劝请缘。时作瓶天子。为发太子出家心故。亦是作瓶天子。宿福因缘感动。自令太子兴意。欲向园林内游
  尔时太子。召唤驭者。而敕之言。谓善驭者。急严驾乘。我欲入园。驭者受命。即往启奏净饭王言。大王。当知太子今欲出向园林游戏观看。时净饭王。敕令清净种种庄严迦毗罗城。如前不异。乃至振铎。告城内言。莫使一人在太子前。老病及死。六根不具。令太子见。生厌离心。驭者受教。进好贤车。太子知时。即坐车上。威德尊重。从城北门引驾而去
  尔时作瓶天子。以神通力。去车不远。于太子前。化作一人。剃除须发。着僧伽梨。遍袒右肩。手执锡杖。左掌擎钵。在路而行。太子见已。问驭者言。谓善驭者。此是何人。在于我前。威仪整肃。行步徐庠。直视一寻。不观左右。执心持行。不似余人。剃发剪髭。衣色纯赤。以树皮染。不同白衣。钵色绀光。犹如石黛。时作瓶天子。以神通力。教彼驭者白太子言。大圣太子。此人名为出家之人。太子复问彼驭者言。称出家者。此行何行。驭者报言。大圣太子。此人恒常行善法行。远离非行。善平等行。善布施行。善调诸根。善伏自身。善与无畏。能于一切诸众生边。生大慈悲。善不恐怖于诸众生。善不杀害于诸众生。善能护念于诸众生。太子。以如是故。名为出家。太子复问彼驭者言。汝善驭者。此人善能造作诸业。何以故。言法行者。此是善行。乃至善能不害众生。是故汝今将车向彼出家人边。驭者承命。白太子言。如太子敕。即引车向出家人所。是时太子。至已谘问彼出家人。作如是言。尊者大士。汝是何人。时作瓶天子。以神通力。教彼出家剃发之人。报太子言。太子。我今名为出家之人。太子复问。仁者。何故名出家人。彼复报言。太子。我见一切世间诸行。尽是无常。观如是已。舍于一切世俗众事。远离亲族。求解脱故。舍家出家。作是思惟。行何方便。能活诸命。此事知足。善行法行。乃至善能不行杀害一切诸命。太子。以如是故我名出家。太子又言。仁者。所为此业大善。汝若能观一切诸行。是无常法。能知如是。乃至善与一切众生。无怖畏者。乃至心能不起杀害于诸众生。又能活命施其安隐。而有偈言
  观见世间是灭法  欲求无尽涅盘处
  怨亲已作平等心  世间不行欲等事
  随依山林及树下  或复冢间露地居
  舍于一切诸有为  谛观真如乞食活 
  尔时太子。为敬法故。从车而下。徒步向彼出家人所。头面顶礼彼出家人。三匝围繞。还上车坐。即敕驭者。回还宫中。是时宫内。有一妇人。名曰鹿女。遥见太子。归来入宫。因于欲心。而说偈言
  净饭大王受快乐  摩诃波阇无忧愁
  宫内婇女极姝妍  谁能当此圣子处 
  尔时太子。闻此所说偈颂声已。遍体战栗。泪下如雨。心内爱乐涅盘之处。清净诸根。趣向涅盘。而作是言。我今应当取彼涅盘。我今应当证彼涅盘。我今应当行彼涅盘。我今应当住彼涅盘
  尔时净饭王。在宫殿内。诸臣百官。左右围繞。太子忽然。入到王边。合十指掌。曲躬而立。白父王言。唯愿大王。今可听我。我欲出家。志求涅盘。大王。当知一切众生。皆有别离。时净饭王。闻其太子作是言已。如象摇树。遍体战动。支节怡解。泪下盈目。语声呜咽。报太子言。我子太子。此意且停。子今非是此出家时。我亦曾经年少之时。诸根动时。而亦未见世间众患。不行法行。又亦未曾见诸恶欲。而行苦行。子起是心。甚不堪忍。我子童子。年少之时。心意未定。诸根未伏。而欲住彼阿兰若。时不堪苦行。我子童子。待我年老。我若时至。欲行法行。我当舍国付子王位。而入空闲。行于苦行。我子童子。若子反逆。不顺我心。违我语言。行于法行。子于现世。得不善法。以违尊语。是故我子。此精进心。且急舍离。住于宫中。安意家内。行于俗法。我子童子。凡世间人。先须受于五欲之乐。然后发意。向出家心。太子报言。大王。今者不可得障子出家心。何以故。譬如有人。从彼焚烧炽然猛焰火宅之中。欲走出者。此是健人。不可遮断。大王。诸有生者。会有别离。若人觉知世间之中。皆有别离而不能捐别离法者。此非善利。又如有人。作事不成。死时将至。而不疾为。此非善智。即为父王。而说偈言
  若睹一切决无常  诸有之法终散坏
  宁忍世间诸亲别  死命欲至事须成 
  时净饭王。更复殷勤重语太子。我子童子。决定不得舍我出家。又诸大臣。依昔世论。各以所见。谏太子言。大圣太子。可不闻乎。劫初已来。韦陀论中。昔诸王辈。年少之时。各在自境。如法治化。至年老时。嫡胄相承。各将世子。以绍王位。然后向山。修行法行。以是义故。大圣太子。不得独违先王之法。时净饭王。闻诸大臣作是语已。泪下如雨。一心谛观太子之面。眼睛不瞬。是时太子。心内狐疑。忧愁不乐。还入宫中。太子至宫。诸婇女等。遥见太子。皆悉欢喜。从坐而起。或手合掌。或面娇姿。或舞或歌。或身承奉。见太子坐。各以欲心。妭态炽盛。围繞太子。相共娱乐。如自在天在于宫内。威德巍巍。众相显赫。欢乐亦然
  尔时太子。以共同生。诸相诸好。一齐等者。恒常庄严。日夜游戏。又见太子如是诸相显赫炳着。心生如是希有之想此是月天。自下于地。彼等婇女。见于太子如是相貌。极起羡心。或复扬眉。或有目视。或口察语。或手相招。以是太子威神力故。令其欲心不能炽盛。复不能笑。太子亦从父王边出。时净饭王。即唤驭者。而告之言。谓善驭者。太子不至彼园林乎。驭者报言。大王。当知。太子欲向彼园林中。于其半道。见有一人。剃除须发。身服染衣。执杖持钵。见彼人已。回车入宫。端坐思惟
  尔时净饭王闻是语已如是思惟。大仙私陀言不虚妄。定恐太子舍家出家。我今更可增益五欲。令其染着勿使出家。时净饭王。更加五欲。教住宫内。心受快乐。不许出家。重说偈言
  太子道见出家人  身体着衣树皮染
  睹已志求无上道  深心唯乐在出家
  观老病死苦无边  又见出家乞食活
  厌离世间舍三患  慕乐解脱求无为
  生老病死诸疮疣  太子欲离彼等苦
  道上见彼出家者  心生大喜此是真
  欲舍贪等诸恚根  我应剃除入山薮
  太子欲求至真法  见彼沙门大喜欢
  乘善驷马调御车  欲出三界故观苑
  半路见彼舍俗服  心喜此是上菩提 
  尔时净饭王。更为太子。广设五欲。所有功德。事事加益。悉使增多。复于旧宫城郭之外。四面周匝。守护牢防。别更筑于崇巨高垒。繞于旧院。坑堑极深。其墉堞头。安置种种七宝罗网。罗网节目悉悬鸣铃。宫合门扉。严加禁卫。晨夕出入开阖之时。使有大声。闻彻四远门外。复置无量兵车象马。及人团队相捉。皆被鞍甲。悉使精牢。其次复于宫院之外。安置无量百千壮士。形容端正。可喜无双。悉能破他所有怨敌。身带甲冑。手执三叉弓箭长刀戟槊镩棒。诸如是等。种种武仗。防护太子。内外城门。复教宫内。严加约敕。诸婇女等。昼夜莫停。奏诸音乐。显现一切娱乐之事。所有女人。幻惑之能。悉皆显现。以欲枷缚。使着欲心。勿舍出家
  

  功德无量:如果您发现本经文有误/缺,可以点我为众生修正此经

  

  《佛本行集经》由菩提下网站(putixia.net)提供分节阅读,后面还有【45】个分章。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