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本行集经》

「本缘部」经文190卷03页码:P0655
隋 阇那崛多译

  《佛本行集经》十六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耶输陀罗梦品下
  尔时国师。有于一子。名优陀夷(隋言聪辩)。聪明智能。众论辩巧。时净饭王。即遣唤彼优陀夷来。来已王语作如是言。汝优陀夷。黠慧多智。今可往侍悉达太子。以方便力。教我太子。令心安隐。爱乐宫中。勿使厌离舍欲出家。时净饭王。更复召唤一切释种眷属。聚集而语之言。汝等宗族。我意疑虑。悉达决不住家居。汝等今者佐助于我。作何方便令其不离。时诸释种报大王言。我等详共守护太子。其有何力。能强出家
  尔时净饭王。及诸释种。于迦毗罗城东门外。安置五百勇健童子。善能用兵。巧解神射。多有方便。悉皆大力。犹如壮士。力敌少双。一一童子。有五百车而自围繞。一一车边。复有五百劲捷壮夫。各各围繞。如是次第。南西北门。亦复如是。乃至各有五百人防。如上所说。复有宿老诸释大臣。悉皆各住十字街巷四衢道头。递共守护悉达太子。时净饭王。别置五百最胜壮健诸释侍官。其身悉皆带持铠甲。乘象乘马。四面围繞净饭王宫。各各在于合门内外。通夜持更
  尔时国大夫人摩诃波阇波提憍昙弥。在于宫内。集聚婇女。而语之言。汝等当知。从今已去。昼夜莫睡。将诸明宝。置高幢上。勿令夜暗。又复处处别然苏油香灯蜡烛。恒教覆火。勿使灭无。诸门管钥。好牢关闭。非时不得令人横开。身体庄严。皆着璎珞。各各连手。犹如钩锁相捉而住。围繞太子。莫听浪行。若执弓刀。或持叉棒。或拄戟槊。如是坐立。或执或对。种种器仗。昼夜用心。勿令不觉。太子行动。彼若出家。我宫空虚。无可娱乐
  时优陀夷国师之子。侍卫太子。入储宫内。见于太子。住在殿中。思惟而坐。宫内婇女。皆悉默然。见如是已。语彼诸女。作如是言。汝等一切巧解谈论。语言戏谑。善承人意。变戚为欢。端正可怜。世间无比。各各自有如是[仁-二+(敲-高)]能。今日云何默然而住。可忘失耶。如是功能。应当如彼北郁单越国土所作庄严之事。又复汝等。堪为北方毗沙门天护世大王。而作妃后。况复人间宫内不堪。汝等婇女。岂可令此太子离欲。若如汝等。犹能令于真正圣人教行五欲。况复今日不能令此释迦太子染着世间。汝等婇女。能作美言。回怒令喜。巧取他心。妇人之身。所有方便。幻惑之术。假使女人亦能行欲。况复男儿不着汝等。若世间人。得共汝等同于一处。能不行欲。终无是处。而说偈言
  汝等婇女辈  大有方便力
  巧能幻惑他  善示汝境界
  假使离欲人  真正诸仙等
  得见于汝者  必应生欲心
  况复此太子  观汝等娱乐
  不能行五欲  终无有是处 
  如是汝等。自境界中。巧解方便。我见汝等。具足皆有如是方便。而遂不能令王太子于汝等边欲心染着。我甚不悦。汝等更可人人加意。出巧方便。而令悉达太子见已于汝等边别生欲心。勿令厌离。汝等婇女。可不闻乎。昔迦尸国。有一仙人。名提波耶那(隋言埏上生)。被孙陀梨淫女诳惑。而彼仙人。如天无异。诸天犹尚不能奈何。被孙陀梨淫女惑故。随彼步行。来入城中。又复往昔。有一仙人。名为独角仙人之子。生小已来。未经欲事。当于彼时。有一淫女。名曰商多(隋言寂定)。诳惑彼仙。遂令失禅及五神通。又复昔有仙人。名曰毘商蜜多(隋言化支)。多时苦行。经于十年。无所啖食。当于彼时。有一淫女。名弥迦那(隋言一者)。极大端正。彼仙亦复被其诳惑。诸如是等大神仙人。多有被于诸淫妇女之所诳惑。牵取教行世欲之事。况复今日悉达太子。盛壮少年。身体柔软。大王之子。善解诸事。汝等至心。承事供奉。令于汝等生染着心。勿使其断王之体胤。彼等婇女。于国师子优陀夷边。闻是语已。向于太子。示现种种巧媚幻惑。令生增上胜妙欲心。或有婇女示现舞形。或有婇女出微妙声唱颂歌赞。或作音乐。或出可笑奇异面形。或造百种语言辞句。或复有于太子之前示现逶迤巧妙行步。或复有将杂异种种妙好鲜华以奉太子。或作种种百和之香涂太子身。或于口中吹指造作种种鸟声。或复谘白作如是言。圣种王子。愿听我等所作种种世俗欲情语言嘲调。而王大子。在于宫内。闻如是等诸种欲戏。作是思惟。世间之中。被于苦逼。所谓生老及病死等。恼患既然。不知厌离舍彼等苦。求归依处。我今云何巧作方便。能舍此等世间诸苦生老病死。又复彼等诸婇女辈。多种示现歌舞音声。或复种种诸妙欲事。而彼悉达太子。见已不生希有恋着之心。时宫女中。有一婇女。自手将一末利华鬘。前出系于太子颈下。而太子眼熟视不瞬。观彼女人。即还自解末利华鬘。解已手持从窗牖中。掷弃于外。时国师子优陀夷。见太子端坐正念思惟不着世间有为境界。又不染爱妙色声香。如是见已。其优陀夷。聪明智能。巧解种种殊方善论。谏太子言。大圣太子。我被大王敕来至此友娱太子。我今谘白。愿太子听。我以太子于世事中心意不动。而说偈言
  我略说友相  恶谏善劝行
  厄难相救济  是名真善友 
  时优陀夷说此偈已。复作是言。大圣太子。我今既是圣子之友。诸事好恶。须共平量。见异默然。而欲舍我。不名为友。是故我今欲向太子有所谘白。依如友心。唯愿领纳。太子。当今盛壮年少。我今观看太子之心。不作善事。而欲舍离诸婇女等。嫌恨其边。有何可恶。凡系缚心。随顺是也。爱着之情。欲态为本。妇女之体。唯以丈夫敬重为欢。若太子心。必不爱着五欲之事。世间富贵荣华是难。但当以口美言善语。慰喻宫人。令其意悦。而说偈言
  妇人敬是乐  敬为乐最上
  无敬唯有色  如树无有花 
  尔时太子。从国师子优陀夷边。闻是语已。即作种种善巧语言哀愍之声。犹如云阴隐隐雷震微妙之声。犹如善美和合音声柔软。报答优陀夷言。汝优陀夷。我亦知汝。为我良朋。为我善友。好心开发。谏晓我意。我今亦知汝意。向我亲密厚重。我今亦不违逆汝心。汝今见我。有如是过。我今顺汝。但我非是不知世间五欲之乐。我观世谛一切诸事。了达分明。我以世间无常败坏。以是义故。此处可畏。心意不乐。而说偈言
  世荣虽快乐  有生老病死
  此四种若无  我心谁不乐 
  是时太子说是偈已。复更重语优陀夷言。汝优陀夷。当观于此诸婇女等。既被老夺盛庄色已。各各相睹。意不喜乐。况有痴人。欲于是处生爱乐心。而说偈言
  生老病死法  住此生老病
  若住生乐心  共鸟兽无异 
  尔时太子。共国师子优陀夷等。往复来去。言论之时。日遂至没。太子既见日光没已。便入宫中。共诸婇女。行于五欲快乐欢喜。相共聚集。围繞而住。其太子妃。耶输陀罗。即于是夜。便觉有娠。又当其夜。太子姨母。憍昙姓氏摩诃波阇波提。眠中梦见一白牛王。在于城中。扬声吼唤。安庠而行。无有一人能当彼前而作障碍。又复其夜。净饭大王。亦梦城内处中。竖立一帝释幢。以多杂种众宝庄严。复持种种璎珞。挍饰庄严。犹如须弥山王。从地踊出。在于虚空。彼帝释幢其中。又复出大光明。四方皆悉周匝照耀。又复四方兴起大云。俱来至于帝释幢上。降注大雨。滂霈灌洗彼帝释幢。又于空中。雨于种种无量无边妙华之雨。其帝释幢周匝。复有无量种种微妙音声。不作自鸣。更复有一鲜白伞盖。众宝为竿。黄金为子。端正可喜。自然覆于帝释幢上四方。复有四大天王及诸眷属。来向城中。开门将彼帝释幢出
  尔时其夜。耶输陀罗。疲极睡眠。无所知晓。卧梦睹见。有二十种可畏之事。心战身动。恐怖不安。疑怪惊惶。忽然而寤。时太子问耶输陀言。汝耶输陀。何故如是惊怖战悸。气喘心忪。忽尔而起。何故如是。汝耶输陀。今者又不在尸陀林。又复不为诸尸所绕。亦不在山。不居旷野。今此城内。无量无边。兵仗守护。在于王宫。此处深牢。不惧野兽。亦复不虑盗贼来惊。此中安乐。是无畏处。我今见汝耶输陀罗。心大惊怖。心大忧愁。心生疑畏。忽然觉寤。此事何因
  尔时太子妃耶输陀。泪下如雨。恐怖悲咽。报太子言。大圣太子。我于今夜。梦见如是二十种变。唯愿谛听。我当说之
  圣子。我向梦见。一切大地。周匝震动
  圣子。次复梦见。有帝释幢崩倒于地
  圣子。次复梦见虚空日月。及诸星宿。悉皆堕落
  圣子。次复梦见。有一最大鲜洁伞盖。是我从来依荫之处。守护我者。怜愍我者。而彼婢生车匿之子。忽以庄力。夺我将行
  圣子。次复梦见。我头发髻。为彼诸宝所庄严者。刀截而去
  圣子。次复梦见。我身体上所有璎珞。为水所漂
  圣子。次复梦见。我之身形微妙端正。忽成丑陋
  圣子。次复梦见。我身体上所有手足。自然堕落
  圣子。次复梦见。我此身形忽然赤露
  圣子。次复梦见。我之从来常所坐床。我坐之时。承事圣子。彼床忽然自蹈于地
  圣子。次复梦见。我常所共。圣子眠卧受乐之床。彼床四脚。并皆摧折
  圣子。次复梦见。有一众宝。所成大山。纤利四楞。无量高峻被火所烧。崩颓堕地
  圣子。次复梦见。净饭大王宫内。有一微妙之树。被风吹倒
  圣子。次复梦见。朗月圆团众星围繞。在此宫中。忽然而没
  圣子。次复梦见。净日照明。千光围繞。在此宫内。忽然而没。彼隐没后。世间黑暗。无有光明
  圣子。次复梦见。此宫城内。有一火炬。出向城外
  圣子。次复梦见。此城从来所护之神。遍体种种。璎珞庄严。可喜端正。彼忽悲啼。举声大哭。住在门外
  圣子。次复梦见。迦毗罗城。忽为旷野。可畏如夜。心无处乐
  圣子。次复梦见。迦毗罗城。所有诸池。水悉皆浊。所有树林。华果枝叶。并皆堕落。遍散于地。无可观瞻
  圣子。次复梦见。所有庄士。手执刀杖。身着甲鉾。周匝四方。交横驰走。圣子。我见如是二十种梦。心大恐怖。惊疑不安。此何征祥。为凶为吉。是何果报。为复我身寿命欲尽。为共圣子恩爱别离。是故我今心如撞捣。战动忙怕。不能自持。于睡眠中。忽然惊起
  尔时太子闻此语已。自心思惟。我今不久。舍世出家。是故今此耶输陀罗。见于如是大恐怖梦。是时太子即报其妃耶输陀言。妃耶输陀。汝虽见彼一千帝释幢崩倒卧地。于汝何伤。设复见于一千日月及诸星辰。堕落于地。汝亦何苦。虽见千伞婢生车匿。力揭将行。既是梦夺非关白日。汝心何乱。不假忧愁。汝善大妃。莫惊莫怖。莫作分别。世间法中。自有如是虚妄之梦。不须怀愁。但当安隐依常眠睡。汝善大妃。年时嫩少。身体柔软。为尔忧惧。恐畏疲劳。耶输陀罗。以受乐身未曾经苦。既闻太子如是语已。还卧而眠。太子为欲安恤慰喻耶输陀故。以五欲乐。共相娱乐。更同睡眠
  尔时太子其夜自复见五大梦。第一梦见。席此大地。持用作榻以须弥山。安为头枕。东方大海。安左手臂。西方大海。安右手臂。南方大海。安置两足
  第二梦见。有一草茎。名曰建立。从脐而出。其头上至阿迦腻咤
  第三梦见。有四飞鸟。作种种色。从四方来。在于太子两足之下。自然变成。纯一白色
  第四梦见。有四白兽。头皆黑色。从足已上。乃至膝头。舐太子子脚
  第五梦见。有一粪山。高大峻广。太子自身。在彼山上。周匝经行。不为彼粪之所污染
  佛本行集经舍宫出家品第二十一上
  尔时太子在于宫内。夜睡眠时。有一宿卫守宫之臣。告诸一切持更人言。汝诸人辈。行更之时。宜各如是唤金毗罗(金毗罗者隋言可畏)。或唤目帝罗(目帝罗者隋言解脱)。或唤鸯伽那(鸯伽那者隋言落里)。汝等人辈。在此已不。彼等报言。我等在此。是时大臣复更语彼诸人辈言。汝等并宜用心持更。汝等并宜用心持更。今夜已深。所有诸类。或住水中。或居陆地。或在树上。或处窟间。或山谷傍。或屋舍里。皆悉疲乏。染着睡眠。汝等诸人。今夜持更。悉执器仗。共守门合。应须警慎。好加制持。自余当铺持更之人。莫令睡眠。大王严重。有如是敕。何以故。恐畏太子舍此城邑剃发出家。若保宫内。此圣太子。必当得作转轮圣王。统四天下。大仙国师。如是授记。作是语时。初夜已过。至于半夜。漏刻之人。大唱而言。我圣大家。恒常尊胜。愿我大家。长命吉安。初分已过。次入中夜。漏刻未半尔时色界净居诸天下来。至于迦毗罗城。是时城内。所有人民。皆悉迷闷。沉重睡眠。净饭王身。并诸左右。及太子厩。当马诸臣。宫人婇女。皆悉迷惑。疲乏重眠。是时众中。有一天子。名曰法行。来至宫内。以神通力。令诸婇女身体服饰纵横不正。或复褰袒。不能收敛其中。或有诸婇女辈。或以手柱颐颔而眠。或有婇女。掷却箜篌。置于一边。而身倚卧。或有婇女。以其两臂。抱鼓而眠。或以两手。内着窗中。而其半身。露出而睡其中或有。各以两臂相抱而眠。或有婇女。目睫不交。睛瞳睆睆。熟视而睡。或有婇女。倚诸璎珞。垂亸而眠。或有宫人。形容端正。从来俯仰。具知羞惭。一切功能。皆悉备足。今以重睡因缘所缠。放气出声。大小粗细。臭处蓬勃。都不觉知。或有脱身诸璎珞具。或有掷却诸杂华鬘。或弃衣裳张目而眠。犹如死尸一种无异。傍人观看。不作活想。或有仰卧。长展手脚。张口而眠。或有乱掷手脚。一边交横而眠。或有拳缩手臂胯[月*坒]缭綟而眠。或有立地倚壁而眠。身体掉动。犹如醉人。或有覆头鼾睡而眠。或有蹲坐缩项而眠。或有面孔青白失色极丑而眠。或有婇女以细腰鼓。悬于项上。络腋而眠。或有婇女以于箜篌搭项而眠。或有婇女咬齿[齿*吉][齿*吉]鸣唤而眠。或有垂头讇语而眠。或有伏面犹如冢间死尸而眠。或有失于大小便利不净而眠
  尔时太子忽然而寤。睹其宫内。蜡烛及灯。或如拳麤。或如臂大。显赫朗耀。极甚光明。见诸宫人如是睡卧。或执铜钹笙瑟笳箫琴筑琵琶竽笛螺贝。口出白沫。鼻涕涎流。见如是等种种相貌。见已太子作是思惟。妇人形容。止如是耳。不净恶露。有何可贪。外饰粉脂。璎珞衣服。华鬘钗钏。假庄严身。痴人不知。横被诳惑。于色境界。妄生欲心。若有智人。正念观察妇人身体体性如是空无有主。犹如梦幻。是中应无有人可得放逸生贪以邪念故。无明所缚。而说偈言
  世间不净众惑迷  无过妇人之体性
  衣服璎珞庄严故  愚痴是边生欲贪
  有人能作如是观  如幻如梦非真实
  速舍无明勿放逸  必得解脱功德身 
  尔时太子。更复专念。如是思惟。咄哉世间。有是大患。咄哉可畏。有何可贪。以慈哀心。愍众生故。举声大哭。此处系缚。愚痴之人。犹如屠儿割断诸命。此处不净。愚痴之人。妄生爱乐。如画瓶中盛满粪屎。此处虚假。愚痴之人。埋没沉滞。犹如弱泥溺于诸象。此处臭秽。愚痴之人。以为香美。犹如猪在厕混之中。此处空诳。愚痴之人。横生染着。犹如狗抱无肉骨头。此处损害。愚痴之人。争竞投入。犹如飞蛾奔赴灯烛。此处有毒。愚痴之人。贪着爱好。犹如鱼鳖吞食饵钩。此处萎黄。愚痴之人。乐着亲近。如湿生华离水日曝。此处危脆。愚痴之人。行来履涉。犹如老牛入在深泥。此处悬崄。愚痴之人。坠堕没陷。犹如盲者落大峻崖。此处循环。愚痴之人。流转生死。犹如瓦匠旋器之轮。此处缠绵。愚痴之人。被其系缚。如犬着枷不得自在。此处无润。愚痴之人。被炙干枯。犹如夏天盛热旱草。此处衰耗。愚痴之人。日就消灭。犹如月亏渐将至末。此处无利。愚痴之人。善根用尽。犹如博戏输他钱财
  尔时太子如是观察诸婇女身。复更思惟。我今分明见如是相。应当欢喜。勇猛勤劬。发精进心。增长福德。起弘誓愿。济拔世间。无救众生为作救护。无养育者为作归依。无舍众生为作室宅。今所办事已现我前。不久决当得果斯志。何以故。此诸婇女。皆舍羞惭。着重眠睡
  尔时作瓶天子于夜半时。既见太子睡眠已觉。安庠而至。向太子所。白太子言。太子。往昔成就具足真实之事。又复太子。昔在人间。发如是心。愿我舍身。生兜率天。太子。彼愿时节已过。又复昔时。在兜率天。愿生人间。受于母胎。彼愿成满。在胎之时。愿早生出。彼愿亦毕。生已增长。在于宫中。童子受乐。游戏自在。彼愿又过。弱冠之时。欲得精勤。学诸技艺。彼愿已成。壮年纵心。欲受世乐。彼愿现验。不宜久耽。今日一切诸天诸人。愿令太子舍离出家。修学圣道
  尔时太子闻彼作瓶天子如是语已。即自着其八千亿斤金价众宝所作革屣。串于脚已。欲起回顾。观其所坐。合榻宝床。而发如是大语言云。此是我身。最后受于五欲之处。从今已后。当更不受。此是我身。最后受于五欲之处。从今已后。当更不受
  尔时太子。举右手褰众宝所成罗网帏帐。从宫中出。安庠徐步。始行少地。在于殿内东面而立。合十指掌。至心念于一切诸佛。念已举头。仰瞻虚空及诸星宿
  尔时护世四大天王。及天帝释。知于太子出家时至。各随其力。办具欲来。尔时提头赖咤天王。主领所部干闼婆等。一切眷属百千万众。前后导从。作诸音乐。从东方来。三匝围繞迦毗罗城。下于地上。却住其方。合十指掌。低头曲躬。面向太子
  尔时毗留勒叉天王。主领所部鸠盘茶等。一切眷属。百千万众。前后导从。手执宝瓶。盛满种种微妙香汤。从南方来。三匝围繞迦毗罗城。下于地上。却住其方。合十指掌。低头曲躬。面向太子
  尔时毗留博叉天王。主领所部诸龙王等。一切眷属。百千万众。前后导从。手执种种妙真珠贯。复持种种诸杂珍宝。兼起种种香云华云及以宝云。复起微妙柔软香风。从西方来。三匝围繞迦毗罗城。下于地上。却住其方。合十指掌。低头曲躬。面向太子
  尔时毗沙门天王。主领所部诸夜叉等。一切眷属。百千万众。前后导从。手执火珠。或执灯烛。或执火炬。炽盛猛炎。身着铠甲。或执弓刀箭槊器仗及鉾戟等。从北方来。三匝围繞迦毗罗城。下于地上。却住其方。合十指掌。低头曲躬。面向太子
  尔时天主释提桓因。与其眷属一切诸天。百千万众。前后导从。将天华鬘末香涂香。或复执持幡幢宝盖。或执种种诸妙璎珞。从彼三十三天而来。三匝围繞迦毗罗城。却住上方。合十指掌。低头曲躬。面向太子
  尔时太子观见诸方。仰瞻虚空及诸星宿。并睹护世四大天王。以诸上妙种种璎珞。庄严身体。头戴天冠。次第而行。安庠徐步。共干闼婆。及鸠盘茶。一切诸龙。并夜叉等。百千眷属。左右围繞。各从其方东南西北。而来至此。依方面住。复见天主释提桓因。将领百千诸天眷属。前后阂塞。在于虚空。周匝集聚。复见鬼星已与月合。时诸天等唱大声言。大圣太子。鬼宿已合。今时至矣。欲求胜法。莫住于此。人王师子。时至速疾。弃舍出家诸天如是。更复佐助。赞唱此言。速出莫住
  尔时太子仰瞻虚空。如是思惟。今中夜静。鬼宿已合。诸天大众。地及虚空。并皆佐助。决定我今时至不虚。宜出家也。太子如是。心思惟已。即唤同日所生奴子车匿告言。车匿。汝速疾来。莫违于我。急被带我同日所生马王干陟。将前着来。勿令我家所有眷属一释种子闻彼马声。是时车匿闻于太子如是言已。仰瞻虚空。如是思惟。今始中夜。心即生疑。遍体战栗。身毛皆竖。悚惧不安。白太子言。大圣太子。云何中夜遣我被带干陟马王。有何恐怖。有何怨敌。有何急疾。或复城外。或今城内。有好恶耶。是时太子语车匿言。谓汝车匿。我今急疾。恐怖怨敌。被诸苦逼。汝那得知。但速被带我同日生马王干陟。时疾将来
  

  功德无量:如果您发现本经文有误/缺,可以点我为众生修正此经

  

  《佛本行集经》由菩提下网站(putixia.net)提供分节阅读,后面还有【44】个分章。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