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我的阅读记录 ▼

《瑜伽菩萨戒本》讲记 第四卷

  第四卷

  请大家打开《讲义》第六页。

  第六页讲到「修悦意之心」,修习慈悲之心。这个「慈悲心」我们讲到「增上意乐」。「增上意乐」的意思就是要把我们对有情众生的慈跟悲的心情,转成自己内心的一个责任感跟使命感,所以这个地方的意思就是「我应决定如是作」,这件事情是我应该要做的,舍我其谁。在《海慧问经》 上说:有一个大富长者,他有一个独生子,这个独生子还是个小孩子,喜欢到处跑,有一天不小心坠落到一个臭秽的粪坑。旁边的路人看到以后,不断的对这个小孩子释放他的慈悲心,「我真希望你离开粪坑」,但是却没有人采取行动,因为粪坑实在太臭秽了;这个时候有人就赶快报告大富长者,大富长者知道以后二话不说,马上跳到粪坑把儿子救出来。佛陀在经典上的这个是譬喻说:旁边的路人就像外道的四禅天人、或者是阿罗汉的圣人,他们在禅定三昧当中也不断的对流转众生释放他的善意,希望他们离苦得乐,但是他们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有这些大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观音菩萨、地藏王菩萨,他们能够从空出假,来到我们众生这种杂染的世界陪着我们流转,在这个地方建立佛法、广度众生。为什么?就是他们有增上意乐,他们认为「度化众生是我不共的使命」,不是别人该做,是我该做的。这个地方「增上意乐」是简别外道跟二乘的慈悲心。就是说「我应决定如是作」,这件事情舍我其谁,你要建立这样的使命感。「愿速堪能求加持」,希望有这样堪能的增上意乐,这个地方祈求三宝跟上师的加持。就是我们在修菩提心之前先修利他的慈悲心,有了慈悲心做前方便,我们就可以「正」式「修菩提心」了,就是「修」求「菩提之心」,我们开始要去追求无上菩提。我们看宗大师的偈颂:

  戊二、正修菩提心

  ┌任运成办自他利,世尊而外更有谁,

  ○修菩提心之心┤

  └以此为利有情事,愿速成佛求加持。

  「任运」就是我们完全没有任何的障碍,就能够「成办自利」跟「利他」的功德,我们能够让自己解脱,我们也有无量无边的方便力让众生解脱。具足这种能力的,在十法界当中,「世尊而外更有谁」,除了佛陀以外,没有人有这样的能力,因为佛陀的内心有无上菩提的力量。所以「以此为利有情事,愿速成佛求加持」,「以此」这个「此」就是无上菩提,因为佛陀内心当中有无上菩提的功德力,所以他能够广泛的成就「利」益「有情」,所以我们也应该要「愿速成佛求加持」。

  我们在过去的修行当中,我们的心情可能只是为了自己的解脱,如果我们今天只为了自己的解脱,我们不一定要广修方便,我们只要证得空性就可以,所以对于修一切善、度一切众生这二件事情就不生好乐;但是,当我们如实的知道「其实众生跟我们有深重的恩惠,而度化他们是我们不共的责任时」,我们开始内心当中有一个目标──为利有情愿成佛。所以这个地方,在菩萨的精进当中,其实众生是我们的一个增上缘。就是说菩萨因地的时候,他为什么要速求无上菩提?就是因为他思惟:「假设菩萨懈怠,他晚一天成佛,就会有更多的众生在流转当中受到更多的痛苦」,所以说一个菩萨他别无选择,就是说你要成办所有利益有情的事情,除了无上菩提,你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你的成佛是「为利有情愿成佛」,因为你认为度化众生是你一个不共的使命。一个人有使命感以后,他修行就有动力,就有个目标在资持着他。所以当我们有了慈悲心以后,我们心中有了目标要使令众生离苦得乐以后,我们就会很真诚的去追求无上菩提,因为只有无上菩提才能够救拔一切的有情,使令他们离苦得乐。

  七重因果的修法,阿底峡尊者的传承从前面的「平等舍心」到「悦意心」、到「慈悲心」、到「修菩提心」,这七重因果事实上既然讲七重,就是有因有果了,「平等舍心」是一个前方便,七重因果应该从知母开始算起来:就是知母是因,念恩是果;念恩是因,报恩是果;乃至于增上意乐是因,菩提心是果。前前是因,后后是果,这个次第是不可以混滥的、不可以混滥的,要有一定的次第修上来。

  我们修出离心跟修菩提心的心境不一样:我们修出离心的时候,你所思惟的所缘境,你只考虑你自己的五蕴,你的生命是无常的、你在流转当中是痛苦的,你考虑的是一个个体的生命;但是菩提心的所缘境是广泛的无量有情,所以那个心境就不一样,不一样。在《维摩诘经》上说圣人的心有二种:小乘圣人阿罗汉的心,就像虚空,在虚空当中空空荡荡,烦恼也不可得,但是功德也不可得,什么都不可得,他就是一个清净涅槃的寂静乐;菩萨的心,他除了虚空以外还有大地,大地能够生长种种的草木,能够荷护无量有情,大地就是赞叹菩萨的愿力。就是说「三乘共坐解脱床」,三乘的圣人同样证得空性,但是菩萨不共的地方就是,他在空性当中有他的菩提愿力,他有一种成就佛道、有一种广度众生的愿力,这个就是不共的地方。

  这个地方我们再说明一下。有一个观念,我们修止观的时候跟我们修习善业不同。比如说今天有人做慈善事业,你去护持很多的钱,这个叫做善业。善业给你生命的意义,就是在你的流转当中,你会出现一些安乐的果报,就像你做一场美梦,做完以后你的心态完全没有改变,还是恢复你原来的面貌。换句话说,对你生命的增上其实意义不大。你在流转当中,很多人也会因为一时的因缘而起一个恻隐之心。但是修止观的意义不同,透过你止观的修学,一种智慧的观照,你内心当中产生一个坚定的慈悲、菩提心的功德出现以后,那你这个生命是从根本上的改变,你这个受益是生生世世的受益,跟你在偶然的机会里面成就一个善业那完全不一样,那是生灭法。你在偶然机会里面出现一个善业,对生命的改造不大的。我们大家都知道佛陀翻成中文叫觉,其实佛陀有很多功德、神通、三昧、总总的身相庄严,但是所有的功德根本上就是内心的觉悟。所以我们内心当中,假设不能透过止观而去觉悟、而去突破,你只是广泛的修习善业,那只是造下一个暂时的安乐而已。所以这个地方我们一定要清楚,就是你修菩提心以后,你就正式的入菩萨种性了,这个时候对你的意义就重大了。

   丁二、依寂天菩萨自他交换法修学

  「自他交换」的传承是来自于《大方广佛华严经》。我们看「自他交换法修学」,先解释标题。「自」是爱护自己的心情、爱护自己的心情,「他」是爱护众生的心情。我们凡夫的心情,爱护自己的心是强烈,爱护众生的心是轻微,现在要把它「交换」一下,交换一下,就是我们应该要更加的爱护众生,更加的不顾自己的安乐,把爱护自己的心转成爱护众生的心,这叫「自他交换」。「自他交换」可分三段,前二段是方便,第三段是正修。先看第一段方便:

  ┌自他于苦皆不欲,愿得安乐此心同;

  ○自他交换修法┬┤

  │└他之求乐亦如我,自他等视求加持。

  「自他于苦皆不欲,愿得安乐此心同。」就是我们「自」己跟「他」,「他」指的是无量无边的众生,我们自己跟众生对「于」痛「苦」都是「不」希望,而希望「得」到「安乐」,这个「心」情是相「同」的。这一点很重要,这个地方是破除自他差异的障碍,自他有差异。也就是说,我们的心有「我爱执」,所以我们总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这整个世界、整个地球、月亮都是绕着我运转。我们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我们就不再关心众生了,因为我是特别,所以我积集任何的功德都应该归我受用。为什么?因为我与众不同。但是这样的思考是颠倒错误的。也就是说我们由于过去差别的业力而创造今生不同的相貌,有些人是男人相、有些人是女人相,男人、女人相貌有各式各样的差别,这个是事实,这是由业力所招感的差别;但是当我们把这些差别的因缘法都拨开以后,我们观察到这个果报体的内心深处、那个明了的心识,其实每一个有情众生乃至于一只蚂蚁,他想要离开痛苦、想要得到安乐,这一点跟我们是完全一样的,我们跟众生其实没有什么差别,我们抬高自己,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换句话说,「他之求乐亦如我,自他等视求加持」,我们应该知道:不是我想离苦得乐而已,别人也想离苦得乐,他的心情跟我是一样的,所以「自他等视求加持」,我们应该要平等的观察自己跟众生,就是遮止我们完全关心自己而不关心别人,因为大家都一样:我们想离苦得乐,其实众生也想离苦得乐。先建立这样的一种观念。再看第二段:

  │┌爱自即成众苦因,爱他则是万善根;

  ├┤

  │└生佛差别从此出,自他交换求加持。

  这一点是破除自重,自己是尊重的、是贵重的,自重他轻的障碍。我们会想「虽然我也想离苦得乐、你也想离苦得乐,但是我比较重要」,这个观念刚好错误,就是自己是重、他人是轻,这种是一种障碍。怎么说呢?「爱自即成众苦因,爱他则是万善根。」就是说如果我们生命的心情不能改变,我们时时刻刻只是爱着自己,而这个刚好是痛苦的根源。怎么说爱着自己是痛苦的根源?我们应该有个观念:痛苦的产生不是上帝给我们的、也不是自然产生,是有因缘。什么因缘让我们痛苦呢?简单的说就是有罪业,我们内心当中有罪业,有杀盗淫妄的罪业才有痛苦。为什么我们会创造罪业,为什么佛陀不会创造罪业?因为我们有我爱执、无明,我们在整个平等生命的法性当中产生一个自我意识,捏造一个自我意识出来,由这个自我意识的个体生命才去创造了欲望、才去造作罪业。所以假设我们今天不能停止这种错误的思考,不断的爱着自己,正是加强你心中的无明,那你要停止造罪业是不可能的,因为有无明就会创造行,就会创造识、创造生老病死。所以如果我们今天一再的去放纵自己的私心,结果就是加强自己无明的烦恼,很容易就会去创造另一个罪业,而这个刚好是痛苦的根源。反过来,…

《《瑜伽菩萨戒本》讲记 第四卷》全文未完,请进入下页继续阅读…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