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小止观》讲记 弃盖第三

  弃盖第三

  所言『弃盖者』,谓弃五盖也。一、贪欲盖、二、瞋恚盖、三、睡眠盖、四者、掉悔盖、五者、疑弃盖。

  我们先解释何谓盖:就是一个东西把它盖住了。佛法的一种讲法就说:众生本来是清净,本来是智慧、慈悲、有功德,但被一些烦恼妄想所盖住了,所以没有办法显现出他的智慧、慈悲和功德圆满,所以为什么说盖?主要是把这些功德圆满盖住了,被什么盖住了呢?烦恼妄想杂念!对打坐而言主要是有五种盖:贪欲盖、瞋恚盖、睡眠盖、掉悔盖、疑盖。

  第一、弃贪欲盖者,前说外五尘中生欲,今约内欲根生欲。所谓行者,端坐修禅,心生欲觉,念念相续,覆盖善心,令不生长,觉已应弃,所以者何?如术婆伽,欲心内发,尚能烧身,况复心生欲火,而不烧诸善法。复次:贪欲之人,去道甚远,所以者何?欲为种种恼乱住处,若心着欲,无由近道。

  贪欲盖:这里就文字而言,偏重于对世间的贪欲,事实上在打坐里所产生的贪欲,可以主要可以分做两大类:

  (1)染法欲:人会贪,还没有学佛的凡夫,会贪的当然很多,色、声、香、味、触、法,贪名、贪利、贪知识、贪学问,贪健康等等,这些我们不用去记它,因为在很多佛书,都可以看到。

  (2)善法欲:就某些修行人而言,那是善法,应该努力去做的,譬如:布施。人要修行、要布施、要做一些慈济的事,甚至要闻思修,要多听闻佛法等等,这些本来是善法,但如果是在打坐的当下,不能把这些想要布施、想要听闻佛法、思惟义理,这些念头放下,你就没办法安心好好用方法,你会坐立不安,会觉得我坐在这里是不是浪费时间呢?去布施还有一点功德、福德啊!去看经、诵经,可能还会增长智慧,坐在这边就能如何呢?如果有这所谓的善法欲,这本来没有什么错,如果我们在打坐,它会变成为我们的障碍,这是因为善法而产生的这些贪欲。这是跟学佛修行有关的。

  另外一种是一般人在打坐时更容易产生的,就是因为打坐之后而希望某些身心上面的变化,譬如说:我们最初讲到打坐可以帮助身体的健康,有些人还没开始坐就想,我的身体怎么还没有很健康呢?还有这些状况呢?希望身体健康,希望很快的有一些觉受。什么觉受呢?就是身体会发热、发暖─暖得很舒服,有人会变成清凉,清凉也很舒服,有些人身体会轻安,有些人气脉通畅,种种不同的好的感受,有人会想说奇怪!其它那些人都有那些现象,为什么就是我没有,就在哪里想,我哪时候可以有,可以见到!这是贪欲。

  也有人是贪求一种什么境界,这种境界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总是说打坐就是会有一种不可说的境界出现,所以很多人在打坐的时候,就期待那种境界出现,但什么境界,自己不知道;总而言之,跟平常不太一样就是了!什么开悟、见性,一大堆名词,都搞不太清楚。但是那种欲望都是存在的。这些欲望存在,叫我们没办法好好用功。因为你带着一大堆的妄想执着来打坐,很多人最初觉得自己的妄想杂念太多了,希望藉由打坐让妄想能够减少一点,结果因为打坐一大堆妄想杂念跟着来,本来不想的现在都想起来了,这是贪欲盖!所以这些善法欲,打坐时希望自己进步、有觉受、有些体验,这是一般人在打坐时,都容易犯的欲望。

  另外一种打坐会用方法,用功一段时间之后产生的定乐。在打坐如果方法用得好,可以得到身心上的轻安,有些人就陶醉在轻安里面,他不想出来,你叫他去看经,他不想看经,他说静坐就好了,为什么看经呢?或者有时候,生活有些事情要出坡,要劳务,他心里很讨厌,他只想打坐,打坐最好。我们说由定发慧,你只是用数息法、念佛法,用得很好,顶多入定,不能发慧;发慧要从止而能够观,如何观?我们以后会说,或者说像中国禅宗所讲,要去参话头,去思惟一些问题,不是只是坐在哪里,心很静就有智慧。所以有人因为执着定乐,他不愿意进一步去求智慧的方法。像在农禅寺打禅七就有这样的现象,有人用数息法,用得很好了,身心很轻安,结果要他参话头,他不要,参不进去!这是因为执着定乐。所以定乐也是一种贪,让我们没办法往上更进一步,由定发慧;或者执着定乐,没办法叫我们广修福德,因为喜欢打坐,不愿意去接触众生,多去修一些福德事业,这样都会变成障碍。

  如除欲盖偈说:

  人道惭愧人 持钵福众生  云何纵尘欲 沉没于五情 已舍五欲乐

  弃之而不顾 如何还欲得 如愚自食吐 诸欲求时苦 得时多怖畏

  失时怀热恼 一切无乐时 诸欲患如是 以何能舍之 得深禅定乐

  则不为所欺

  ¨ 不净观

  我们再把贪欲盖补充一下!在经典上说:要对治贪欲,要用不净观。我想大家都知道,但这不净观,有广义也有狭义。

  狭义:不净观是对治于身见,尤其是淫欲。狭义:对治身见,大部人都知道。譬如说:观一个人死掉之后,皮肤发黑,肉腐烂了,筋骨松散,然后变成白骨。本来一个很可爱的人,变成白骨了,这是不净观。我想各位大概听过西洋有一部小说《茶花女》,故事中的男主角本来很喜欢茶花女,死后还在一直想,最后没办法,只好开棺一看,没有了!变成骨头,这样他一下子沉迷的这些念头就消失了,这是用不净观对治淫欲。这有两种观法:第一种是先观外人,尤其是观异性;第二种是观自己,就是破身见。因为我们一定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很高贵、很清净,才会因为身体而产生种种的欲望,这是不净观,像我们对饮食、对衣服、对生活中的种种欲望,也可以用不净观来对治,不只是对治淫欲。对于色身,一般人都对色身太保护、太尊贵了!用不净观能对治我们对色身上的贪着。

  广义:不净观主要是指我们所贪欲的东西,用佛法去看,知道那种贪的东西,其实对你根本没有什么好处。不净,主要是说它不是好东西!我们当然认为它是好东西才会去贪,不管是名或利,或是刚才所讲的布施、持戒…,都认为它是好,才会去贪。如果从观念上,从体验上去了解它,事实上它并没有你想象的好,或者说它根本不好,就不会起贪心了;大部分人看事,看物,都是偏见,都只是看到一边,看到好的一边,就看不到坏的一边;看到坏的一边,就看不到好的一边,所以会产生贪欲,都是尽看好的不看坏的。事实上我们从更多的角度去看,就会觉得它没有你想象的好,如果你只是看到好,没看到坏,就会像经典上所讲的,看到刀上的蜜,去舔蜜,最后被刀所割。所以贪欲盖主要是用不净观。即知道它不是那么好!知道它,你太迷恋它,就会被它所伤害,这是不净观。

  第二、弃瞋恚盖者:瞋是失诸善法之根本,堕诸恶道之因缘,法乐之怨家,善心之大贼,种种恶口之府藏。是故行者,于坐禅时,思惟此心恼我,及恼我亲,赞叹我怨,思惟过去未来亦如是,是为九恼。恼故生瞋,瞋故生恨,恨故生怨,怨故欲加报恼彼,瞋恚覆心,故名为盖。当急弃之,无令增长!如释提婆那,以偈问佛:

  何物杀安稳 何物杀无忧 何物毒之根 吞灭一切善

  佛以偈答言:

  杀瞋则安稳 杀瞋则无忧 瞋为毒之根 瞋灭一切善

  如是如已,当修慈忍,以除灭之令心清净。

  瞋恚盖:在生活之中的瞋恚我们不谈,就是讨厌种种人、事、境界,大概平常我们看得很多、听得很多;我们现在讲─在打坐之中,容易产生的瞋恚。

  (1)对于天气。有人会觉得,尤其在夏天打坐,天气很热很容易流汗,就想这种鬼天气,流汗流得这么多!如果是冷,一般人还不觉得,冷,打坐更好!身体能够发热,身心很舒服,热再打坐就比较辛苦。

  (2)对人。有些人在打坐,容易对人起瞋恚,为什么?我在这边打坐,他在那边敲敲打打、乒乒乓乓的,怎么早不做晚不做,偏偏现在做;或者有人在那边讲话,也不知道讲什么好话还是坏话,但就在那边一直讲个不停,你心里想,你讲够了吧!休息一下!让我好好打坐,他还是继续讲。

  所以我们打坐希望天气能够舒服,希望周围能够安静一点,但因为周围不能够安静,所以我们反而起瞋恚心;事实上静不静?主要是因为我们关不关心,你愈关心就愈不静!

  境界:愈关心,则愈不静。我们都知道在家里比较不容易打坐,你离开家里,反而可以打坐,为什么?因为这个家,你太关心了;任何一样事情,都会引起你心境上的变化,小孩子、大人、什么声音,如果我们离开这个家到一样很吵的地方,你不太会受影响,为什么?因为知道这地方跟我没有关系,你到菜市场还可以打坐坐好一点,因为他卖他的,跟我没有关系。同样我们很多人也会有这样的经验,我们出家在自己的常住,修行修不好的,到别人庙里反而可以好一点,为什么?那是别人的庙,我只是来打坐而已,剩下的我都不管。所以因为你愈关心反而被吵了,所以声音也是一样,你愈讨厌的声音,就是愈专心去听它,它就愈吵!很多人都是这样,心里想静;结果对于声音,反而更敏感;反之,我们不管它,让它自起自灭,就没有关系!

  人:最重要的是一种声音,我们不要去抵抗它,一个东西过来了,你不要去抵抗它,让它过去,它就不存在,你去抵抗它,它才留下来;在我们人都是这样子的,如果我们在打坐时,你可以慢慢去比较一下,那声音过来时,一般人都会用一种心去抵抗它,说你不要来,结果因为你去挡它,所以才会有压力,如果你说你赶快过去吧!让你过去,左边过来,右边过去;右边过来,左边过去,你不要去挡它,反而不留下什么障碍,这是第二种是我们容易起瞋恚的是,对于人而产生的瞋恚。

  (3)身体:打坐刚开始免不了会酸痛,不管是腿酸痛或腰酸痛,或者各各地方的有一些酸痛,如果我们也是讨厌。有人一天到晚在问:我到底到哪时才能不酸痛?我说:你这问题一问就错了,你在想它哪时候不酸痛的时候,你就等着它不酸不痛!那你一等时,就说还在,又在!不可能不在!也就说像刚才一样,你愈去注意它的时候,它就会愈酸愈痛。所以第三种我们容易起瞋心的就是酸痛,身体上种种不好的觉受。

  (4)妄想太多:我们一再讲到打坐要数息,不要数妄想;妄想还没来时,你不要怕打妄想,妄想已经过去了,你还想说,刚才打了将来不要打,人因为自己打妄想,而把妄想留下来,然后形成自己打坐的障碍,恨自己,怨自己,这样形成障碍,这是瞋恚。

  (5)另外一种瞋恚也许你能够用功,好几天好几个月,可是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说我怎么在原地踏步,没有进步!你一天到晚想进步,坐了老半天,怎么还在数息,没有不见了,没有什么特殊的风光,没有什么特殊的体验,就会觉得自己很泄气。

  这样不管是对外境的冷热,对外境声音的动静或者对人,人会吵你,让你不能够安心打坐,对这身体的酸痛麻,对于我们妄想的此起彼落,以及在我们短时间内,见不到很明显的进步,这些都是瞋恚,因为打坐而能够产生的这些瞋恚;这些瞋恚不能够放下,是没办法安坐的。

  ¨ 观念:

  我们要了解到一个道理,瞋心是因为爱而有的;因为爱不得所以产生瞋心;这道理,我们一般人好象都懂,就像我们爱一个人,爱不到,反而起瞋心;同样刚才所讲也是一样,譬如说:天气,你爱那种很舒服的天气来打坐,结果爱不得,现在太冷了,太热了!所以起瞋心。我们希望很快的没有妄想,这是你爱,但妄想很多,所以起瞋心,我们希望很快的进步,结果没有进步,所以起瞋心,因此贪爱是瞋恚的根本,要去瞋恚,首先就是要除掉贪爱。

  ¨ 以佛法来讲如何去除瞋恚?

  瞋心用慈悲观,刚才讲到首先要去除贪爱,其次慈悲观主要是修慈忍。慈跟忍:首先讲忍,安忍。我们常讲到打坐,不先求进步,要先求能够安,而怎样能够安?首先要先能够忍。譬如:对于天气的冷热,你要能够忍,忍就是要能接受它,在心里上接受它就不是问题,同样我们声音也是一样,声音你不要讨厌它,也不要去抵抗它。有人想说我用念佛,念快一点,把声音逼出去,其实你在念快时,声音已经在你心中,因为你想把它逼出去;有人数息把数息数紧一点,把妄想逼出去,可是你这种动机,就已经有妄想的存在,对不对?你要把妄想逼出去,妄想就已经存在你心中,你再把它逼出去,所以忍的意思,就是要先能够接受!

  同样,对于所谓的酸痛麻也是一样!我们接受它,就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你不要想逃避,不想很快的没有,接受它;妄想杂念也是一样,我们都相信自己是初修行者,总是会有妄想杂念,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有进步,在方法上用功,不要想一下子没有妄想杂念,所以忍就是对于不好的境界,从忍而能够安,忍到最后我们不觉得跟它产生,对立、冲突、矛盾的时候,心就能够安。

  安忍是比较消极的,消极的去忍受;慈悲,比较积极的是要跟它产生和谐的关系,积极的去接纳、认同。这样瞋心就可以慢慢消除了!瞋心是因为对立跟冲突;用安忍使身心慢慢能够产生统一跟和谐,就能够去除瞋心。很多人学打坐,如果心调不好,很容易愈打坐,瞋心愈重。因为打坐者比较容易形成孤僻的现象,因为身心想静,不希望身心受到任何的干扰,在我们的世界里,你不可能不受到缘的牵连;所以只是想我要一直逃避这些缘,又逃避不了,瞋心就会变得愈来愈重,这是讲到打坐的瞋心。

  第三、弃睡眠盖者:内心惛暗,名为睡。五情暗蔽,放恣肢节,委卧睡熟,名为眠。以是因缘,名为睡眠盖。能破今世后世实乐法心。如是恶法,最为不善,何以故?诸余盖情,觉故可除,睡眠如死,无所觉识,以不觉故,难可除灭。如诸佛菩萨呵睡眠弟子偈曰:

  汝起勿抱臭尸卧 种种不净假名人 如得重病箭入体 诸苦痛集安可眠

  如人被缚将去杀 灾害垂至安可眠 结贼不灭害未除 如共毒蛇同室居

  亦如临阵两刃间 尔时云何安可眠 眠为大暗无所见 日日欺诳夺人明

  以贼覆心无所识 如是大失安可眠

  如是等种种因缘,呵睡眠盖,惊觉无常,减损睡眠,令无惛覆。若惛覆心重,当用禅镇,禅杖的却之。

  (三) 睡眠盖:我想睡眠上次已经说过了!主要是讲昏沉的现象。睡眠可以分做三大类:

  (1)第一是晚上睡觉:人本来就是需要休息的,但休息时间要节制,不要睡得太多,时间都浪费了!尤其很多人睡醒之后,不爬起来,继续睡经常就会乱梦,乱梦身体会更累。

  (2)第二在打坐之中产生昏沉的现象:我们上次说到有人是因为体质的关系,可以靠运动、饮食来慢慢调伏;有些人是气脉碰到障碍,所以产生昏沉的现象,这就要靠时间,慢慢使气脉的障碍去除之后,就能有所帮助。

  (3)最后一种就是心力不足:就是道心不够,就像我们前面所讲,机械式的数法,这就是要提起自己的道心,觉悟到生死可怕、烦恼众多;觉悟到佛道很遥远,必需自己很精进去努力。我们一生从开始学佛到现在,学得多少?剩下的生命还有多少?如果这样一天过一天,到临终的一剎那,我们有多少的把握?所以不断地提醒自己去精进用功,去努力,这样道心提起来,昏沉睡眠的现象就可以慢慢去除掉。

  第四、弃掉悔盖者:掉有三种,一身掉、二口掉、三心掉。身掉者:身好游走,诸杂戏谑,坐不暂安。

  (四) 掉悔盖:掉就是好动,平常生活中好动,打坐时身体就会不安。

  (1) 我们在打坐的时候,有一种现象就是,有人打坐坐了三四十分钟之后,就会开始觉得心烦,会开始觉得身不安,就很想下坐;那时候脚不一定是酸痛,身体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好的现象,但就是想动,这有两种原因,一种就是你这种好动的习气。

  (2)有些人是气脉碰到障碍,气脉因为碰到障碍,我们没有办法知道,可是让我们心烦、身不安,就很想放腿下坐;如果能克制继续坐,不要让心继续烦下去,不要让你的身下坐,用方法过一段时间,这障碍去除之后,反而能够更上一层楼,更进一步!所以坐不暂安,有时候是属于生理上的一种过程。

  口掉者:好喜吟咏,诮竞是非,无益戏论,世俗言语等。

  平常话讲太多,当然增加很多是非,让我们打坐时,增加很多妄想杂念,我想这大家都知道。另外一点,话讲多比较容易伤气,我们打坐时舌顶上颚,因为上下气能够衔接,比较不会伤气,而我们讲话时,当然没办法舌顶上颚,就会伤气!所以有些人,在比较严谨的修行时刻都要禁语。禁语,除了不跟人家讲话,会产生一些妄念,另外对我们的气有帮助。

  心掉者:心情放荡,纵意攀缘,思惟文艺,世间才技,诸恶觉观等,名为心掉

  心掉者,当然是讲很多的妄想杂念。在这时代很多人受了西方思潮的影响,就是希望生活多彩多姿、求新求变;所以有些人很奇怪的一点,就是每天一早看报纸,没什么新鲜事,就觉得整天日子过得太无聊。如果我们一天到晚,想说看有什么新鲜事,心不可能定的。所以我们常讲一个修定者,要能够安于平淡;因为平淡才能定,因为如果一天到晚想有变化,生活得多彩多姿,你的心不可能定的。你在想时,心就不定,碰到境界时就喜欢嘛,心随境转,当然不可能定!所以现代人这样的观念,才让自己自找麻烦,本来已过得很好,没有什么烦恼了,却一定要去找很多烦恼的事情,心不能安,不能安于平淡,不能安于寂寞。

  掉之为法,破出家心,如人摄心,犹不得定,何况掉散!掉散之人,如无勾醉象,穴鼻骆驼,不可禁制。

  如偈说:

  汝已剃头着染衣 执持瓦钵可乞食 云何乐着戏掉法 放逸纵情失法利

  既无法利,又失世乐,觉其过已,当急弃之!

  我常想在这时代,佛法说是末法时代,不好修行,但事实上这时代好修行,你要看经,经典那么多,一部大藏经现代人都可以买的起;然后你要上课做什么,很多科技的发明,能够帮助我们生活的更简单;可是很多人,没办法应付这些,一天到晚在忙碌,为什么呢?还是一句话,不能安于平淡,不能安于寂寞!觉得好象自己要做很多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上次有人问我:为什么现在活动这么频繁?结果我跟他讲:现代人就是为了要让人家知道自己还活着,所以不得不动一动也!为了要让人家知道你还活着!为什么呢?因为你要做很多事清,让人家知道,我在这里!所以现代人所谓的掉就是这样!不断地要去求新求变,自己要能够满足,也要让人家知道,那你就没办法,一定会有很多劳累的事情发生,没办法好好安心打坐,除非把这些观念能够修正过来,否则在我们这时代里,不管是出家或在家都一样,心不容易定。下面我们再看悔。

  悔者:若掉无悔,则不成盖,何以故?掉时未在缘中故。后欲入定时,方悔前所做,忧恼覆心,故名为盖。但悔有二种:一者、因掉后生悔,如前所说。二者、如作大重罪人,常怀怖畏,悔箭入心,坚不可拔。

  悔,有两种:第一种因为掉后生悔,前面掉举,妄想打了很多,最后发觉不对,不应该!第二种因为做了一些错事或者重要的事情,所以常怀怖畏,常常觉得自己会恐惧害怕,会悔恨。对于我们一个人,总是难免会做一些错事,所以我常讲要有悔,但不能恨。

  悔跟恨不一样!悔,我知道我做错了;恨,每个人最初都把自己看得很完美,我要学圣人,不可以起贪心、不能起瞋心、不要起愚痴心,自己好象出水莲花,很纯洁,把自己想象得很好!哪天做一件坏事情,这完美的形象就破碎了,然后就恨自己。所以对于现代心理学,也讲到当我们做错事情时,要能够接受!接受我们是会做错事情的凡夫,如果我们在心理上,不能接纳你已做错的部分,在我们心里有一部分是我,有一部分非我,那些不能接纳的部分还是存在,可是因为你自己不能接纳,所以会变成精神分裂。即使没有很大精神分裂的状态,会有一种很不稳定的情绪,因为那不能接纳的部分,有时候会突然冒出来了!冒出来之后,你本来已经控制好的身心状况,就会被扰乱了,所以变成不稳定的情绪,严重就是精神分裂。所以首先要悔,但不要恨!

  首先,就是能够接受,就说这件事情我做得不好。其次,要能够弥补,一件事情做不好,有的事情还能够弥补的;当然没办法百分之百的弥补,但能够弥补多少算多少,不要只是不断地悔恨而已;如果能够及时的做些弥补,还可以!第三、就是要改过,不是带恨。就是如果我们一方面能够接受已做错的事,然后又能够弥补改过,我们的心才能安。详细的内容会在持戒清净时继续讲。我们最后再把疑盖的部份简单讲一下!

  第五、弃疑盖者:以疑覆心故,于诸法中,不得信心,信心无故,于佛法中空无所获。譬如人入宝山,若无有手,无所能取。复次:疑过甚多,未必障定。今正障定疑者,谓三种疑:一者疑自、二者疑师、三者疑法。

  疑盖:很多人在方法上对于自己会有疑,会想我这人大概是善根不具吧!大概以前是如何!不能修这法门!其实我常说:善根是修出来的,这辈子为什么善根不具呢?因为你前辈子没有好好修嘛!如果这辈子再不好好修,那下辈子当然会更差。所以善根是修出来的,圣人是修出来的,所以觉得自己不行,反而应该更努力地去用功,别人进步得很快,我进步得很慢,那你还是要去努力!或者自己认为不错!但方法是不是我最管用的,其实对大部份人而言,方法没有很大的差别,只是你能够用心去用,就能慢慢地体会。最重要的疑,疑自己没有什么!佛法讲:众生皆有佛性,意思是:善根是修出来的,佛性不是说都有;但只要你不断地去努力,你肯花时间、精神去修,善根福德都可以慢慢地具足。我们今天就讲到这地方,下面的部份,我们下一次再补充!

  (五)疑:就是怀疑,怀疑当然是障定。我们平常有一句话叫犹豫不定!疑就是不定。所以疑当然是障定。所以不管是对什么疑,对佛法疑当然是障定;对世间法有疑惑,心还是不能定,所以疑一定是对于我们生活的定有妨碍;对于禅定的修习,当然也是有妨碍。

  所以要真正的去除疑,是要从智慧里去解决的,也就我们对一切事相都能够深入了解,这疑当然就消失;并不是盲目的相信就是解决的办法;怀疑当然也还是问题;就是要以真正的智慧,了解到真实的现象,才能对治疑,才能产生真正的信心。疑有三种:

  一、疑自者,作如是念,我诸根暗钝,罪垢深重,非其人乎,作此自疑,定法终不得发。若欲去之,勿当自轻,以宿世善根难测故!

  疑自:有些人在修行时,想我这样的人大概没有善根吧!或者修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自己没有很大的进步,就想自己不是这种材料。那么在上面讲说:以宿世善根难测故!意思是说你不要怀疑自己,也许你宿世是有善根的。但我觉得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因为最重要是,我常说的一句话:善根是修出来的!我们过去世没有修,所以这辈子善根不具足,怎么办呢?当然是继续修,善根不是一种神来之物,天生就有的,而是修出来的。所以我们不要说自己有善根或没有善根,如果这辈子没有善根,当然这辈子要努力去修;这辈子你有善根,还是要继续修,你这善根才能维持而增长。

  因此我们既不说自己是没有善根者,所以不能修;也不说自己是有善根者,我大概是什么佛或菩萨之类乘愿再来的,如果你有这样大的信心,那也必然是一个问题。所以我刚才说到,我们不要以怀疑的态度来看,也不要盲目的相信,我当然是有善根的,不然我怎么会出家呢?这么多人不学佛,我还出家了!没这回事!所以对于所谓的诸法实相能够了解,何谓诸法实相?就是善根是修出来的,你努力地去修行,善根就会愈来愈成熟,所以没有什么好怀疑的;要怀疑的只是我们是否找对了方法?找对了方向,而不断地精进努力,这是第一个疑自者。

  二、疑师者:彼人威仪,相貌如是,自尚无道,何能教我,作是疑慢,即为障定:。欲除之法,如摩诃衍中说:『如臭皮囊中金,以贪金故,不可弃其臭囊,行者亦尔!师虽不清净,亦应生佛想』此事彼论具明。

  (2) 疑师:怀疑所教授的老师。有人觉得这老师的威仪不行,讲的不清不楚,或是好象也没有什么修行;戒律、什么各方面不足;但有时他修得不好,但他可以把你教得很好。我常说一种比喻:常看到佛法把教师比喻为医生,我们看世间的医生,有些医生医术很高明,但身体不见得很健康;对不对?他病得要死,可是他可以治你的病,不能治他的病。为什么?因为每个人的业障不一样,他能够以他的知见、方法帮助消除你的业障;但他的业障是另外一种业障,所以医生也是一样;有的医生他内科很行,可是如果他生的是外科的病,他就是没有办法,得去找其它的医生。而修行也是一样,每个人过去生的业障、习气都不一样!所以人在修行上,最初是在自己比较有善根的部份,很快能有所成就;但在他业障比较重的部份,就会拖得很晚、很久。所以有些人禅定修得很好,但瞋心还是很重,禅定修得很好者,慢心还是很重,为什么?因为他们这方面的习气是比较重。也有的人讲经讲得很好,但叫他禅定修不出来的;为什么?因为每个人的业障不一样,所以他能够讲哪一部分,对我们有好处,我们就去接受这一部分;他能够讲经讲得好,对我们知见有启发,我们就取这一部份;他的贪瞋痴习气重,那是他家的事,那是他自己要去处理。

  所以疑师者,我的态度也是一样,我们也不要把教授师看得一无是处,这个人威仪不行,因他威仪不行,所以就什么都不行,不会是这样子;因为他持戒不严谨,所以说他持戒不严谨的部份,而禅定一定也修不好,讲经一定也讲不好吗?不一定!因为每人的业障、习气不一样!所以我们不要,因他某一点不好,就抹杀他一切的长处;也不因他一点的好,就肯定他一切的长处。众生都是这样子,有人因为碰到他一个缺点,就想完蛋了,大概他没有优点;或者欣赏他一个优点,就以为他已经成佛、成菩萨了,就什么都对了!也不见得!

  也就说我们对于自己或对老师也是一样,对因缘现象比较深入了解时,什么是可取,什么不可取,老师能够教你的是哪一部份?这一部份教得好,这一部份对于我们有帮助,这部份我们就努力地去吸收;这不只是佛教的法师,世间法也是一样。每个人都有他的长处,也都有他的缺失,取他的长处,不要取他的短处,那就到处都是老师,我们在任何地方,都能够得到教授师的益处。

  三、疑法者:世人多执本心,于所受法,不能即信,敬心受行,若生犹豫,即法不染心。何以故?如疑义偈说:

  如人在歧道 疑惑无所趣 诸法实相中 疑亦复如是 疑故不勤求

  诸法之实相 是疑从痴生 恶中之恶者 善不善法中 生死及涅槃

  定时真有法 于中莫生疑 汝若怀疑惑 死王狱吏缚 如狮子搏廘

  不能得解脱 在世虽有疑 当随妙善法 譬如观歧道 利好者应逐

  (3)疑法:对于疑不疑?或者信与不信,我们常说信有三种信:

  仰信:有些人很有知识、很有学问,他的选择我们相信一定比我们高明,我们自己没有能力去做判断选择,所以找到一个能够相信的人,以他的选择为选择。譬如父母,小孩子都是听父母的话,因为他们认为父母,能够帮助他们做最好的选择;学生对老师,经常也是这态度。这是仰信,是藉助于比我们高明者所做的选择,这种选择最初是可以的,但不够究竟。所以有所谓的解信。

  ‚解信:解是了解。为什么我们能够接受呢?因为从我们的知识跟经验去判断、分析,觉得这讲的有道理,我们就慢慢接受了,这叫做解,因为解而能够信。

  ƒ证信:最后我们用修行的方法,能够得到真正体验,当然我们对这个法,就能真正完全的相信。

  所以一般人或信徒,总是从仰信而解信,最后是证信,能够真正的信。这我还是说:真正的信,还是要从了解诸法实相,了解因缘果报,去做抉择的;盲目的信,或者一味的狐疑不定,对我们修行都没有好处。只有经过一种智慧的观照、抉择慢慢地去选择。人不可能一下子就选到最好的,即使我们现在亲近到一位最好的明师,他也不会一下子把他最好的知见拿给你,对不对?因为我们的程度不够,没办法接受最高、最深的道理。所以我们从当时能够接受的接受起,慢慢再不断地修证,使所接受的理能够慢慢深刻、能够广、能够高明。

  这也就说我们在心中,要随时保持一种弹性度,我现在所知道的道理是不圆满的;随时要有这种准备去接受更圆满的。我现在所接受的一定是有缺失的,我们随时随地准备去修正,如果我们存着这样一种心态,就会进步,这绝对不是狐疑不定,因为狐疑不定是绝对的好或绝对的坏;就说要嘛!就绝对的要相信,不要嘛就绝对的不相信!事实上我们并不是这个态度。所以,现在我是做了抉择,但这抉择在我目前为止是最好的;可是将来一定会有更好的因缘,会做更好的抉择,保持这种警觉性,这种弹性度,那我们在修行就可以慢慢趋向于圆满。

  在很多人也觉得自己,还没有到达开悟成佛之前,不能讲经说法,为什么?因为万一说错,把人家害死了,一辈子翻不了身的。其实问题也没有那么严重!因为人总是不断地再修正自己的意见,在我们小时候,也听得很多,到目前为止,我们有很多的意见,也慢慢被分析而排挤出来了。所以信或疑,都是这样子,就是以我们的经验、知识慢慢地不断地吸收更好的东西,这是疑与信之间的中道。下面这页的部份各位去看就好,我不用讲了。

  复次:佛法之中,信为能入,若无信者,虽在佛法,终无所获,如是等种种因缘,觉知疑过,当急弃之。

  问曰:不善法尘,无量无边,何故但弃五法?答曰:此五盖中,即具有三毒等分,四法为根本,亦得摄八万四千诸尘劳门。第一贪欲盖、即贪毒,第二瞋恚盖、即瞋毒、第三睡眠及疑,此二盖:即是痴毒,是故是有三毒。

  掉悔即是等分摄,合为四分烦恼。一中即有二万一千,四中合有八万四千。是故除此五盖,即是除一切不善之法。行者!如是等种种因缘,必弃五盖。譬如负债得脱,重病得差,如饥饿之人,得至丰国。如于恶贼中,得自免济,安稳无患。行者亦如是!除此五盖,其心安稳,清净快乐。譬如日月,以五事覆翳,烟云尘雾,罗侯阿修罗手障,则不能明照,人心亦复如是!

  

菩提下 - 非赢利性佛教文化公益网站

Copyright © 2020 PuTiXia.Net